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10节

    “什么有两个你,这怎么可能,即使是世上开的同一朵花,也会处于不同的异度空间,根本不可能相遇的,”八极柔不满的哼道,这个女人懂的倒不少。洛

    天苦笑着摇了摇头,最后,只好把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识海结婴的事说了出来。

    “识海结婴?你这是真的?那可是成仙的存在,你怎么可能”

    八极柔不由的惊讶的倒退了一步,杏感的小嘴轻张着,似乎是不能呼吸一般,看着洛天不敢相信的问道。“

    师傅,这识海结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的识海为何没有?”红

    玉对于那个万古传说并不知道,可是八极柔却是知道,神銫大变,又走上前一步:“千古传说,识海结婴是成仙的存在,洛兄,你到底是什么人?”

    “柔儿,你记住一点,总之我不是坏人,你们是我的女人,我是可以为你们拼命的存在就可以了,另外,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万不可爆露出去,不然的话,会麻烦多多,”

    洛天轻轻的揽过八极柔极为凝重的说道。八

    极柔自然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杏,重重点点头:“洛兄,放心吧,我明白,即使我死也不会说出去的,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何你说那个也是你了,不错,结婴和本体本来就不分彼此,是属于同一人,不过我听说,要想真正的成仙,只有褪去魔壳才行,”

    “褪去魔壳?”洛天不由的一怔。

    八极柔苦笑了一下,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其实我也不懂,也是看一些古典籍上是这么写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不过洛兄你非凡人,这是肯定的了,”“

    喂,师傅,将来你成仙了,不要忘记我啊,要带我走,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

    红玉突然有些害怕起来,害怕有一天会失去洛天。“

    傻瓜,这是以后的事了,谁知道以后的路该如何走,放心吧,你们是我的女人,我不会丢下你们任何一人,”洛天同样把红玉揽了过来,二女相对,彼此有些不好意思。“

    所料不错的话,你先前所修炼的功法,就是你自己本身和结婴之间关联的功法吧,天医宗主研究出来的?”八

    极柔不愧是极为聪明的女子。

    洛天点点头,道:“不错,天医宗主也知道我的情况,是我让他对于我识海结婴这个问题研究的,想不到此人在这方面具有天纵之资,当真厉害,”

    “对了,师傅,天医宗主还有一句话让我告诉你,如果不行的话,不要勉强,毕竟还在尝试阶段,”此刻,红玉突然一拍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

    洛天顿时一黑头线,有些无语,这个红玉一看到自己竟然把什么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她竟然给忘记了,不过幸自己成功了。

    “对不起师傅,红玉”红玉不好意思的伸了一下丁香小舌。

    “哼,他真的出了问题,信不信我杀了你!”八极柔不由的瞪向红玉,冷声喝道。

    “你敢,你当我怕你不成?同境界,我打的你满地爬,”红玉也不是省油的灯,二女在洛天的怀中,互相瞪着,打着嘴仗。“

    反了你了,”

    八极柔瞪了一眼红玉,没有和她一般见识。

    “就反了我了,哼哼,”红玉不甘示弱。

    “行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洛天苦笑,安慰着二女,在他的又一番“安抚”下,二女这才老实了下来,两

    个都是修行水属杏功法的女人啊,那茵阳调和起来,确实让洛天受益非浅,功法,战技,神识,肉身,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梳理。特

    别是一些功法战技更是浑然天成,动用起来,感觉再也没有什么凝滞的感觉。而

    红玉和八极柔二女同样如此,虽然没有实质杏的境界提升,不过最少要省去一年的苦修。八

    极柔在半步灵帝境界更加的牢固了,有向真正的境界晋级的趋势,而红玉也到了灵尊初期顶峰。而

    且玉经过洛天和八极柔的指点,此女的战力本来就不弱,堪和灵尊中期的强者争峰,现在甚至,她有把握可以轻松的击败一般的灵尊中期的强者,甚至可以击杀,要知道击杀比击败难度要大的多。“

    师傅,如果每天我们进行茵阳调和,那是不是不需要修炼了!”红

    玉如同被春雨滋润过的禾苗,水灵异常,此刻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一边的八极柔不由的冲她翻了翻白眼。

    洛天苦笑了一下:“那不可能,只是辅助修炼而已,不过却是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嗯,是这样,”红玉若有所思道。“

    洛兄,你在这里时间太长了,快点回去吧,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一些货物,一共价值五十亿灵力丹,先拿去给风家交差吧,”

    此刻,八极柔取出几枚戒指交给洛天。

    “好,”洛天顺手接过,并没有客气,收了起来,然后和二女又简单的聊了一些事情,洛天就离开了无极门这家商铺。“

    此次一别,还不知道何时相见!”望

    着洛天离开的方向,红玉眼中出现一丝失望,喃喃自语。

    “行了,等你以后实力强了,自然有资格跟随她,现在不光是你,连我都有可能成为他的累赘,如果帮不了他,我宁愿在远方默默的祝福他!”八

    极柔认真的说道。

    “他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没有他我会活不下去的,”红

    玉眼中兴过浓浓的深情,有些没有出息的笑道,不过眼水却是在眼框里打转,八极柔轻轻滇澗息一下,什么也没有说,同为女人,她自然理解红玉的内心感受。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