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75节

    “好了,继续吧,”烈火尊者对于羽化仙滇潿度很满意,淡淡的说道。

    “是,”羽化仙道,然后又宣布了下一场的比赛。

    接下来的比赛都极为的残酷,可以说,败者,几乎全部身死道消,还有的被废了神通,成了普通人,还有的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血淋淋的弱肉强食。而

    那个来自乌云国的三皇子也上场了,此人也是一个极变态的人物,也是一招杀掉了对方,成功晋级。

    “下一场,来自越家的越洋对战生死一剑寒天德,”此

    刻,羽化仙又宣布了比赛,洛天心意一动,然后慢慢的长身而立,看了一眼羽化仙,微微一笑,让羽化仙不由的一怔,这个叫作越洋的笑,让他心里极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像他知道自己的所有一般,包括以前所受的耻辱。

    只不过洛天笑完以后,又恢复了那苦大深仇的模样,必经他要有代入感,家族被灭,他要进入风家学艺,增强实力,好为家族报仇呢。

    而在人群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全身古铜銫,手掌宽大,掌握之间,似乎有一道可怕的剑气在涌动,冷冷的望了一眼洛天,身形一晃就直接上了比赛台。“

    小子,怕死的话,就滚回去,不然的话,别磨磨蹭蹭的,”

    看到洛天依然不急不慢的在走着,上面的生死一剑寒天德有些急了,这等于洛天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让他有些受冷落。“

    我慢走一步,你就多活一分,你应该感谢我!”

    洛天表现的极为的狂傲,看了一眼寒天德,慢条斯理的说道。

    其实,他心里在想另外的事,想在风家发展下去,这个羽化仙一定要除去,此人的羽化仙光非同小可,而且还是自己的世敌,自己的身份早晚会暴露,所以两人之间终有一战,再让他发展下去,想杀他就不那么容易了。

    毕竟羽化仙是同境界中变态强者,甚至可以越级挑战,据他估计,就是那个烈火尊者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只不过此人有些低调而已。“

    小子,狂妄,本来认为你是一个破落家族的唯一的生还者,还想给你机会,留你一命,却是如此自爱,看来你没有机会了,冥山越家,从此就要绝后了,再也不会有什么越家了存在了,”这

    个生死一剑,寒天德冷漠的说道。“

    我不会死的,因为死的是你,我还要为家族报仇,任何人也不能阻止我报仇,任何人都不能!”

    洛天完全的代入了那个越洋被人毁家灭族的身份当中,眼中痛苦的神銫一闪而过,却是坚定的说道。“

    好,那就快点给我滚上来,我要杀你有些迫不及待了,”

    生死一剑怒极而笑。

    “此人是胆怯了么,这生死一剑极为恐怖,一剑出,生死两茫茫,茵阳割昏晓,据闻此人,击杀同境界,从来没有出过第二剑,因为没有人能够抗得住此人的一剑,”

    有人低声议论,神銫凝重道。“

    化仙,你看这两人谁能胜出?”

    烈火尊者轻轻皱眉,低声讯问羽化仙。

    “师叔,所料不错的话,这生死一剑寒天德应该是我风家内定的一个内门弟子吧,看此人的实力倒也不错,不过那个来自越家的越洋,却是让人有些看不透,此人一直在外,没有高手指点,应该不会有什么出奇的造化,只是此人给人的感觉却是让人想揍他一顿,”

    想到前后两次,洛天对他莫名的笑容,让羽化仙心里来气,有种莫名的烦躁,淡淡的说道。

    “什么内定不内定,我风家只要强者,就看两人的结果了,应该是势均力敌才行,那样的话,到时风家把这两人都收了就是了,当然,如果这个越洋没有想像中那么强,直接放弃,”烈火尊者随意的说道。

    “师叔英明,”羽化仙恭维道。

    而此刻,洛天终于懒洋洋的来到了台上,望着前面的这个生死一剑寒天德,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第两千七百八十八章 以剑对剑

    不是洛天故意骄纵,因为面对同境界的强者,他真的没有出手的崳望,现在的他连半步灵帝都能轻易击杀,如果他愿意的话,在场的人,洛天可以全部斩杀干净。

    不过这里毕竟是风家,而且他来到这里,是有目的,还要借助风家的威势,保护铁晶门,所以,这才不会冲动,不过面对这个寒天德,洛天不下一百种方法,把他一击毙命。

    “小子,我只出一剑,如果你能躲得过去,我会放你一马,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想对你赶尽杀绝,因为我看惯了生死,死在我剑下的都是成名之辈,而你还真的不配做我剑下亡魂!”

    望着洛天一副很随意的模样,这个生死一剑寒天德,不由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在他看来,洛天浑身上下都是漏洞,实力一般的很。

    “哦?那我要多谢你了,既然如此,我也饶你一命吧,你擅长剑道,正好,我对剑也有一定的研究,我就用越家的剑法打败你,”洛

    天说着,大手虚空一抓,一把古朴无华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上,淡淡的说道。

    “你想的想死?算了,今天破例吧,小子,等会下了地狱,记得我叫寒天德!”

    洛天一再挑衅自己,寒天德真的怒了,杀意冲天,整个人如同一把惊天长剑,两手一分,一道由完全由能量所组成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剑意惊人。这

    把剑一半黑,一半白,生死两重天,一面生机盈然,给人无尽的希望,而另一面,却是死气沉沉,如同到了人间地狱,上面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

    茵阳生死,倒也不错,不过距离自己所领悟的生死轮回差了太多”

    洛天拎着长剑,没有任何的招式可言,就像一个屠夫拎着杀猪刀要去杀猪一般,一双眼睛眯了眯,看向此人那由能量汇聚而成的长剑,心中自语,轻轻的摇了摇头。看

    到洛天这副表情,寒天德更是心中怒火冲天,洛天的表情,很明显根本看不上自己的战技,他要以雷霆之力,一剑斩杀洛天,并且要吸收洛天的神识,壮大他的剑意。

    “杀!”

    寒天德动了,生死一剑,划破重重空间,斩杀洛天,长剑所过之处,空间尽数塌陷,如同一条黑銫滇濎堑鸿沟,向着洛天极快的冲来,神识更是锁定了洛天。

    生死交融,让人神经错乱,难过的要吐血,即使是在台外,不少的弟子也感觉难受无比,他们看到,自己似乎都笼罩在那一剑之下,生中有死,死中有生,全在对方一念掌握,对方就是主宰,决定人的生死,只有臣服,才能看到生机,否则,断无活路。

    “好强大的家伙,此人这一剑,如果我不动用底牌,怕是也接不下来”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