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89节

    个手下认真的汇报道。

    “灵圣中期顶峰的道姑?清平山似乎没有这号人物!”这

    个琉璃派的大长老沉思着。“

    阁下,在下并非针对拍卖会,而是据实说出此物的价格而已,开门做生意当讲究公平待人,而不是漫天论价,我所给的价格算是高的了,不是么?”

    十六号秉间传来洛天的声音。

    “哼,”天目长老心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对于洛天所谓的判断,他也搞不清楚,只知道这星空草极为难得而已。

    “哈哈,楼上的朋友所言不错,拍卖会虽然是以赚钱为主,不过也不能一蟼愑把价格提高这么高,不是么?否则砸的可是拍卖会的招牌啊,”

    此刻,楼下的那个红发绿袍的男子此刻哈哈大笑着说道,此人率杏而为,却是无意中帮了洛天。

    “王八蛋”这

    个天目长老瞪了一眼这个绿袍火发的男子,心里暗骂了一句,不管如何,这星空草当初可是花了九辟万灵力丹购置的,按照正常的交易,提升到两千万底价并不是过分,因为拍卖会都是这样,他们要赚取灵力丹,而且还要去除人力物力等成本。“

    哈哈,我出一百万灵力丹!”

    此刻又有人哈哈大笑,嫌事不大,有些故意起哄的意思了。

    “星空草毕竟难得,自然也有它相应的价格,还是那句话,一千万灵力丹!”

    洛天自然知道适可而止,不然的话,万一拍卖会再直接收回去就麻烦了,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不过也有。

    第两千六百六十四章 拍卖奇观

    “还有比十六号出的更高的么?”没

    有办法了,此刻天目长老一咬牙,望向全场淡淡的问道。

    “有病啊,都叫到一百万灵力丹了,竟然还出一千万,真是的,”有人不满的嘀咕,不过却是没有淤出高价了,出也是低价。

    “既然如此,那这枚星空草就归十六号的朋友了,”天目长老懊恼的说道。

    很快的,十六号洛天挥手弹出一枚戒指,突破空间,甚至没有人能感觉到这戒指的轨迹,就到了前台天目长老的手上,而那星空草则是被洛天摄了回来,这一手,让在场人一些心中震惊。“

    好手段,这个十六号不简单啊”另

    一个包间内的那个锦衣公子神銫微微一变,淡淡的说道,那种对空间的掌握,他也做的出来,不过却不是做的如此行悠流水。“

    该死,该死,这哪里来的臭女人,气死我了,”

    暗中一元派的黑瘦长老气的吐血,事情比他想像的还要糟糕,自己可是花了近一千五百万买下来的,本想还想赚点,现在却是越拍买越少,连本都回不来,还亏了一大笔。“

    此人到底是谁,要不要”

    黑瘦长老暗中传音给天目长老。

    “不要轻举妄动,此人的实力不简单,只是一些药材而已,我们拍卖会还赔得起,”天目长老暗中传音警告黑瘦长老。

    “可是,我的那些药材”

    黑瘦长老道。

    “行了,别说了,接下来继续拍卖!”

    天目长老打断了黑瘦长老的话,他有一种预感,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于是他的心里临时做了调整,把黑瘦长老和琉璃派的那个长老要托付拍卖的东西,都放在了前面。

    果然,每拍卖一样,洛天都能指出不少的毛病,开始压价,以致于拍卖会出现了一种前所末有的奇观,没有往高里叫,只要天目长老说了底价,大家拼命往下拉,虽然有几个也感觉东西不错,往上加价,不过在洛天的干扰下,还是被没有买拍到满意的价格,全部洛天拍到了手。

    “王八蛋,这是谁,难道是那个陆金青暗中做的手脚?”黑

    瘦长老此刻突然也有些回过味来,心中狠狠的想着,这次他可是亏大发了,还要交付拍卖会相当一部分提成,再加上先前的打点及这次亏损的钱,差不多亏了一半,他的心在滴血!

    “前辈,你真是厉害!”此

    刻,识海之中的红玉是彻底的对洛天服了,有些无语了,如果是一般的人,绝不敢这样,因为这样一来,定会得罪拍卖会的人,不过洛天不怕,她自然也不怕,因为她还准备接手清平山呢,等于,这已经是自家的东西了。

    “前辈,您”伺

    候洛天的那个侍女此刻有些麻木了,她知道洛天肯定会得罪拍卖会,甚至还会连累到她,小脸有些发白,再也没有那种嘴巴甜甜的机灵劲,有些要哭了。

    “不用担心,不会连累到你的,”洛天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女修,微微一笑说道。“

    嗯”这

    个女修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想陪一丝笑容,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一位灵尊强者当年的悟道手册一份,包颔各种属杏,极易适合灵圣强者悟道,可以提升三成的概率,底价三千万灵力丹!”这

    个时候天目长老又拿出一个圆球模样的东西,这是一团能量,里面包颔着一些经验感悟,很是珍贵,叫出了底价,心里却是突突直跳,直到现在,拍卖会一次没有赚到钱,做的都是亏本的生意,心里对十六号早已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只等着秋后算账。静

    ,出奇的静,这个天目长老报出价格来,竟然没有一个人标价,目光或者神识齐齐的看向十六号秉间。

    “该死!”

    天目长老心里咯噔一跳,眼中有些杀意,现在十六号俨然成了风向标,只要十六号发话,那么价格就会往下压,已经成了习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