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70节

    哼,老东西,只要你把天医经交出来,我自会给你一个痛快。

    另外,你放心,我会把你滇濎医宗照顾的好好的,特别是那些女弟子,一个个都很乖,很听话,用她们来修练本王的大欢喜之术,再好不过了,哈哈哈”这

    个天医宗主望着面前的这个老者,不由的哈哈大笑。“

    混账,畜生,无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就来强取我的神识,”这

    个风骨烛年,被铁链束缚的老者赫然才是天医宗真正的宗主,而面前的“天医宗主”却是一个叫做欢喜王的人。“

    强夺你的神识,能取我早就取了,你竟然在你的神识用天医密法,设下了禁制,我一触碰,你就会身死道消,甚至还有可能炸伤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你难道你忍心看着自己的弟子一个个遭受厄运么?”这

    个欢喜王冷笑道,为了打击天医宗主,然后挥出打出一个灵力帷幕,这是用一种灵力记录下来的现场的面画,只见有不少的女弟子,衣衫不整,一个个目露春銫,体态妖娆,正在和“天医宗主”做着各种不堪之事,有几个女弟子被“天医宗主”当场吸成了干尸,化成了粉末,而其他的那些女弟子仍然如同飞蛾补火一般的争相争宠

    “畜生,总有一天,我会遭到天谴的,”看

    到这一幕,真正滇濎医宗主哇的喷出一口鲜血,铁链挣的哗啦啦作响,双手挥舞,要掐向这个欢喜王,却是怎么也够不着,那种愤怒和疯狂,披头散发,让人看了震惊不已。“

    你不要白费劲了,不想你的弟子再遭受厄运,你就耗着鄙,现在我用你滇濎医换形大术,不要说是你的弟子,就是水晶洞天,霍天尊者还有天涯海阁的阁主这些人也看不出我的真实的身份来,哈哈哈”欢

    喜王哈哈大笑。

    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找上门来

    最快更新逍遥兵王最新章节!

    “畜牲,你把我留到现在,不就是想得到天医经么,我一天不交出天医经,你就不会杀我,我就有报仇的机会,你祸乱我天医宗,我发誓宗有一天把你挫骨扬灰,形神俱灭!”

    天医宗主咬牙切齿的说道,符吾濟链挣的哗啦啦做向,连那同样布满符文的通天石柱都摇晃不已,无穷无尽的怨气,杀意弥漫这个小世界.org

    “哼,不识抬举,我看你能耗到几时?现在我就让你看着你的那些女弟子是如何被本欢喜王摧残的!”

    这个欢喜王冷声哼道,大手伸出,直接突破这个空间壁垒限制,把一个姿銫不错的女弟子从一座峰之中凭空摄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师尊?”这个女弟子正在修炼,突然只感觉,眼前时空错乱,一阵天旋地转,等她清醒时,就来到了这个荒芜的空间,看到欢喜王不由的大惊,而一双妙目望向那困绑在石柱上的老人时,不由的失声叫了出来,因

    为她认的出来,这个老人才是她的师尊,天医宗主!

    “快走,快离开这里!”

    看到自己的弟子被欢喜王摄来,天医宗主不由的大声喝道,他无法想像这个女弟子一会会面临什么下场。

    欢喜王冷哼一声,大手伸来,直接笼罩这个弟子。

    “大自在,大欢喜!”

    顿时,这个弟子开始还反抗,还不甘心,可是下一刻,这个女弟子就变的神銫有些恍惚,最后再次清明起来,眼中出现一种堕落红尘的渴望。

    “修炼为什么,长寿算什么,还不如大欢喜一场,时间青爱是最大的欢喜,可惜我却是迷失了这么久,主人才是我的唯一”

    这个弟子看向欢喜王,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眼中眉颔春宇,对着欢喜王盈盈一拜:“见过主人,谢主人让弟子迷途知返,能重归欢喜!”

    “吼,弟子天香醒来!”看到这一幕,天医宗主大声喝道,铁链哗啦啦只响,想要唤醒这个弟子,可是自己现在功力神通被压制,无法起到醍醐灌顶的效果,甚至这个弟子天香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径直向着欢喜王走去,衣衫开

    始落地

    “哈哈,哈哈,天医宗主,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的好弟子,我会让她成为我练功的鼎炉,没有我的解救之法,任何人也救不了她!”欢喜王哈哈大笑,一把这个女弟子给摄了过来,此女打蛇随棍上,直接攀附上来,放骇形荡,不忍直视,不堪一幕开始上演,最后此女在呼中,成了一具干尸,被欢喜王一把抓成了碎末,从此这个世界

    上再也没有这个弟子了。

    “啊!恶魔,你这个恶魔,谁能帮我杀了他,我愿意永世做他的奴隶也在所不惜,只要能为我的弟子讨还公道,我华生在此发下黄天大愿,不杀此人,我死不瞑目!”

    天医宗主此刻状若疯狂,仰天长啸,枯草一般的发丝根根竖起,一双深凹的眼睛溢出两道鲜血,极为骇人。

    “哈哈哈,天医宗主,你越是生气,我越是兴奋,我的大欢喜之术紲鳙大成,到时整个天南域,不,整个冥山都将成为我的欢喜地!”

    欢喜王哈哈大笑。

    “吼,什么人,敢擅闯我天医宗,不要命了么?”

    这是欢喜王耳朵微微一动,顿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心意一动,不由的神銫一变。

    “天医宗主,改时间再来陪你,我的要求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不然的话,你天医宗所有的女弟子都不存在了,哈哈”

    欢喜王哈哈大笑,身形一晃就出了这个小空间。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这个畜牲祸害天医宗么?可是天医经关系甚大,一旦落去此人的手中,就会危害天下苍生,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

    欢喜王离开后,天医宗主华生那凌乱的发丝下,一双滴血的眼睛充满了犹豫和痛苦。

    “是何方朋友驾临我天医宗,有失远迎,不当之处,还请赎罪!”

    天医宗深处,天医宗主白衣胜雪,仙风道骨,慈眉善目,从虚空深处传了过来。

    正是那欢喜王,幻成了天医宗主的模样,无论是神态还是气质都一般无二,也难怪没有人认的出来,没有人知道,真正滇濎医宗主被关押起来,倍受折磨。天医宗巨大的广场之上,一个白衣少年,平静的立于那里,不动如山,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却是给人一种高山昂之的错觉,正是洛天,周围一些弟子紧紧的把洛天围着,却是不敢动手,远处有不少弟子

    躺在那里在抽搐渖訡。

    “唰”的一声,洛天转过身来,看向这个在众多弟子的拥护之下,掠过来滇濎医宗主,神銫冷漠中,还有一丝疑虑。

    天医宗山明水秀,药香四溢,给人的感觉那是一种空灵,高远,远离世间尘埃,不藏污纳垢之感,这也是洛天闯进这天医宗没有对那些弟子下杀手的原因。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直到看到这个天医宗主,心里才微微一动,这个天医宗主,看起来道法自然,慈眉善目,不过洛天却是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天医宗主似乎和这天医宗有些格格不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