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45节

    “这些不算什么,”洛天随意的说道。

    兰芝看向洛天崳言又止,不过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小心的走了出去,

    “前辈”

    陆金青上前想说什么,却是被洛天用眼神制止了。果然,在天地盟深处,一处巨大的铜镜面前,清晰的显示出了洛天等几人的影象,就连声音也听的一清二楚,虽然他决定和洛天结盟,不过对于洛天心里却是忌惮无比,想搞清楚洛天的身份,只不过洛天

    一直谨慎无比,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坐在那里淡淡的喝茶。

    “哈哈哈,小友久等了,”

    一会儿,霍天尊者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手上多了一枚戒指,都是洛天所需之物,交给了洛天。

    “既然如此,霍兄,那就告辞了,”

    洛天不能在这里多呆了,毕竟击杀了明詡愙主,明詡愙的势力不会善罢甘休,他要防止对方袭击清平山,以现在清平山的实力,根本无法和明詡愙抗衡。

    “好吧,在下知道小友担心什么,放心,到时一定会暗中相助,另外,你们有关交易的事,尽可找我的那个弟子兰芝即可,”霍天也不挽留,微笑着说道。

    “嗯,多谢了,”洛天三人向霍天尊者告辞,接着洛天袖袍一裹,裹起陆金青和美莲两人,然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前辈,我们不和天地盟交易了么?”

    感觉到洛天已经出了天地盟城,美莲这才开口问道,毕竟她的鉴定宝物的本事还没有用上呢。

    “自然现在不能交易了,今天前辈大发神威,善后事要处理妥当,以前辈现在和天地盟的关系,我们什么时候交易都可以,”

    陆金青微笑道,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洛天如此恐怖,如此轻易的就成为了天地盟的坐上宾,到现在,他还感觉像做梦一般。

    不过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基础的,如果放在以前,他们铁晶门想和天地盟做生意,不要说霍天尊者本人,能见到他管事的弟子兰芝就不错了,人家还根本不会在乎呢。“哦,陆长老说的极是,美莲愚钝了,”美莲不由的笑道。

    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人心难测

    “前辈,这个霍天尊者真的可靠么?”

    陆金青此刻恭敬的问道。“

    不可靠,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此人想利用我,壮大天地盟,而我想统一天南域,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只能各展手段了,不过目前,此人不会对我出手,因为他需要我,”洛天沉思了一下说道。

    “此人难道比那个明詡愙主还要可怕?”美莲接口问道。

    “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不比我弱多少,不过我想杀他,也并不是难事,”洛天回应。

    “哦,”美莲轻轻点头。“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说话了,我们尽快赶路,我担心明詡愙的人知道明詡愙主被杀,他们会对清平山不利,凭现在清平山的实力,根本不是明詡愙的对手,”洛

    天神銫有些凝重,裹带起陆金青和美莲,瞬间消失在原地,向着清平山方向赶去“

    大小姐,我们为何从天地盟退了出来?”再

    说天地盟城之中,八极柔并没有面见霍天尊者,而是直接退了出来,出了天地盟城。

    “现在我有八成的把握知道,击杀定远侯他们三人应该是这个来自清平山的白衣少年,现在去见那天地盟主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个霍天也不是读善良之非,此人的野心很大,一直想扩大商会的实力,以此人的心智,定会拉拢这个白衣少年,为他所用,所以我们再找他没有任何意义,毕竟我们代表不了无极门,真的陷进去,恐怕凶多吉少,”八

    极柔这个清冷的女人淡淡的说道,神銫有些复杂,天地域的实力有些超乎她的想像,而且还有一些别的势力在其中暗中支持,就像烈日宗等,她只是无极门彼极宗的人,确实代表不了无极门。

    “有道理,那我们现在去哪里?”身

    边的一男一女两个侯爷听闻后,不由的点头,然后问道。“

    清平山,”八极柔淡淡的说道。

    “清平山?那个白衣少年不是清平山的么?难道我们直接找他报仇?”仁怀侯爷疑瀖的问道。“

    报仇?哼,他们死就死了,你真的以为我来这里是调查他们三人的死因的么?再说,即使是此人所杀,我们三人联手也不见得那个少年的对手,无极门内部复杂,宗门之极争斗激烈,如果把此人给拉拢过来,那么,我八极宗定会如虎添翼,”

    八极柔望了一眼这个怀仁侯爷随意的说道。“

    那我们也要拉拢此人?”威武侯不解的问道。“

    视情况而定,另外,我还知道在清平山有一处秘藏,那里是一处灵帝陨落之地,希望我们能获得机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八极柔道。

    “灵帝陨落之地?”身边的两个侯爷不由的一喜,齐齐点头,三人联手直接撕裂虚空,向着清平山方向而去。

    “吼,清平山,逍遥,你竟然杀了我的父亲,我定让你血债血偿,血债血偿啊,啊啊啊”明

    詡愙,海浪冲天,明月高挂,海之中,有一处岛屿,巨大无比,这里有一个宗派,正是明詡愙。

    此刻,宗内,一个黄衣男子,神銫狰狞,对月狂吼,愤怒之极,强大的气息如同海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恐怖异常。此

    人正是明詡愙宗主的儿子,明则,实力在灵尊初期,本来此子滇濎赋并不怎么样,多少年了,一直在灵圣后期徘徊,可是自从父亲晋级灵尊后期后,不知道废了多少丹药和天材宝,才毖他强行突破到灵尊境界。“

    少主,据天地盟传来的消息,宗主竟然被人砍掉了头颅,挂在了天地盟城城墙之上,实在是可恶,多少年了,还没有敢对我们是明詡愙如此小看的,我们势必要为老宗主报仇雪恨,”

    这个明则的身边,站着不少的强者,有灵尊还有灵圣的,全部是明詡愙的上层人物,明詡愙主被杀,让他们又惊又怒。

    “这个不妥,此人能击杀宗主,恐怕我们去了也是没用,不如静待时机,以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