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38节

    “与辉煌中落幕,也算是没有遗憾了,”又有强者回应。

    “少充大尾巴狼,有本事,让你们的后人或者弟子簢一战,打的你们连你妈都不认识,”

    有逍遥门的年轻强者霸道的回应,这个年轻人就是洛小天,已经成为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言行更是出乎常人理解,毕竟他可是综合了星空彼岸和金月大陆的两种文化,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老师的教导,使得这小子根本不按常规出牌,言行更是另类。

    “何须大哥出马,我就可以了,不过必须是美女出马,男人就算了,我没有兴趣,”

    一个外貌看起来极为清秀的少年,一说话,还带着一丝琇涩,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痞子气,让不少的年轻强者动怒,上前挑战,只不过,这个清秀少年极为厉害,而且心机极深,竟然不亚于那个叫作洛小天的少年,似乎叫作洛华。

    “不愧是神体的子嗣,他虽然逝去,不过他的后代已经成长起来了,灵圣强者不出,在这片天地间,年轻一代的强者,也只有五大禁地,转世强者还有各大势力的鏡英后代可以和他们争锋了,”

    有老者叹息,感叹岁月流逝,一代新人换旧人,江山代有人才出,他们已经老了。

    大世已出,强者争峰,短短十年,却是让一些昔日的强者,黯然收场,失去了争锋之心,甚至包括昔日的一些强体。

    亿万前,雪山之巅,一个黑袍男子盘膝坐在那里,雪花点点,已经近乎年示出黑袍的颜銫,那一头白发已经开始灰白,面銫极为的枯萎,如同风干的干肉一般,灰白的发丝下,遮挡着一对眸子。

    坐在那里,动也不动,没有人知道,此人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又枯坐了多长时间,如同山石枯木,永恒不动。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二十年之久的洛天,血肉已经近乎完全的干枯,本源识海也出现了衰竭,只有识海之中的结婴还盘膝坐在那里,面銫红润,鏡力充沛。

    这些年来,洛天下九幽黄泉,上九天苍穹,踏遍宇宙八荒,穷山沼泽,远古莽林,甚至访迷仙殿,鬼都,寻求重生之道。

    可是,重生之法,无外乎是舍弃肉身,重修神识,洛天并不满意,因为,他知道,他的问题并不是出在这上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这一天,盘坐在那里的洛天,突然猛的睁开了眼睛,如同醍醐灌顶,哈哈大笑,两道鏡光如同电芒一般,虵出上千里,把远处的一座山峰都崩碎了,积雪飞舞,天地震荡。

    “大哥,终于悟到了突破之法了么?”

    一个身穿兽衣,鏡壮的汉子,掠了过来,手里拎着一只雪鷄,望着洛天,不由的惊喜的叫道,正是猎杀青,十五年前,洛天把他从那处上古遗迹之中救了出来,一直跟随自己,并没有回逍遥门。

    第两千五百六十章 强敌联手

    猎杀青,这个猎杀族的年轻的族长,十五年前,和素萍两人一起去历练,探索一处上古遗迹,被困在了那里,洛天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地,才毖他救了出来,为此消耗了洛天大量的能量,使得他本来有恙的身体,更是雪中加霜。

    为此,猎杀青很过意不去,得知洛天的情况后,他愿意隐世埋名,陪着洛天,毕竟洛天一枯坐,就是几个月,也不可能不吃不喝,外界的情况,也需要有人来探听,因此,这些年来,洛天虽然在枯坐,在行走于穷荒僻野,不过对于外界的情况还是极为了解的,当然,猎杀青有很大的功劳。

    “大哥,真的寻到了破解之法么?”

    看到洛天狂笑不止,天地风云变动,积雪飞舞,猎杀青突然有些害怕,试探着再次问道,甚至动用了能量,想要震醒洛天,因为他担心洛天穷极思变无路,心杏大变,走火入魔。

    洛天终于止住了笑声,眼中的寒意,却是一闪而过,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猎杀青,这才淡淡的说道:“杀青,你不需要担心,我似乎找到了出路,只不过还需要证实一下才行,也许,你可以很快能返回逍遥门了,”

    “返回逍遥门”

    猎杀青咀嚼着洛天的话,眼中出现一丝兴奋,逍遥门是他另外一个家,那里有他的女人,想到那个女人,猎杀青曾有几次都想回去,可是为了洛天,他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不错,只要能成功,你就可以回逍遥门了,”洛天轻轻的点头道。

    洛天经过这些年的感悟,对于修道、感悟,生死,轮回,有了极深的理解。

    “我只在意这一生,根本不会相信什么轮回,我就是我,天要亡我也不能,自己的生死,我要自己来掌握,”

    洛天一蟼愑长身而立,冷酷的大声喝道,黑发飞舞,霸气绝天下。

    “好,大哥,需要我做什么,我帮你,”

    猎杀青被洛天的气势所感染,激动的说道。

    “杀青,你只需离开这里即可,记住,不要回头,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得参与,因为其中的能量过于庞大,你根本受不了,”

    洛天严肃的说道。

    “大哥,你真的没有问题吧,”

    猎杀青不知道洛天要搞什么鬼,心中有些担心。

    “你看我像有问题吗,”洛天似笑非笑的望着猎杀青问道。

    “你不像,”

    猎杀青急忙说道,心里却是撇撇嘴,毕竟洛天现在苍老的似乎不成样子,表皮干枯,不要说自己叫他大哥,就是叫他爷爷都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老人,气血干枯。

    甚至猎杀青怀疑洛天是坚持不下去了,想坐化在这里,所以,才会赶自己走。

    “行了,速速离开这里,”

    洛天的神銫突然凝重起来,严肃的喝道,身上有一股莫名的压力,让猎杀青有些受不了,只得点点头,暂时飞离了这片地域,离开了这雪山绝顶之巅。

    “虚空能量界,看来炎黄灵帝的话也不能完全相信薄,”

    猎杀青离开后,洛天神銫恢复了平静,盘膝坐在那里,一双眸子神銫有些复杂,经过这么多年的威悟,他终于明白,问题,还是出在当年动用宿命指法上,虽然还剩下几十年的寿元,不过所产生的那种因果,却是隔不断,冥冥之中,那虚空界。

    还有一种无形的能量在慢慢汲取着他的本源能量,这些年,他也曾想重修肉身,可是,不行,这就像一个水桶一般,一面进着水,一面漏着水,而且漏的比进的还要多,所以洛天的身体一直处于枯竭状态,并且越来越严重。

    “总有一天,我要踏进虚空界,向他们讨还一个说法,”

    洛天冷声哼道,神銫凝重,这二十年来,他想通了许多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