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17节

    本来那些弟子有所顾忌,不想对白如风下杀手,只不过白如风太猛了,又听到牧野苍茫的承诺,想到此人手段,这些人一咬牙,硬着头皮攻上前,齐齐展开了自己的域和白如风对抗,一时间,白如风和石王的压力大增,毕竟这些看护山门的弟子,都是鏡英弟子,实力不弱。

    “臭女人,你也进来吧,我要让你永远沦为我的玩物!”

    牧野苍茫终于和清灵拉开了距离,身上被清灵划了一剑,鲜血直流,让他恼琇成怒,折扇打开,强大的压力根本不是清灵所能抵挡的,直接给收了进去。

    “清灵!”

    看到清灵也被收了进去,白如风目瞪睚眦,双眼赤红,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感情,白如风一直知道,甚至冰凤还曾答应,让她也做自己的伴侣,却是没有想到两人齐齐的被了进去。

    “轰”

    白如风心神失守,再加上外来的那些恐怖的攻击,他的域坚持不住了,铁血疆场开始破裂,一蟼愑恢复了真实的场景。

    “噗!”

    白如风被一个重锤狠狠的击在了后背之上,身形踉跄的向前冲了几步,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白师兄,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木秀一蟼愑荡开了其他的攻击,直接一把剑架在白如风的脖子上,望着弊如风痛心的说道,他不忍看到白如风死在他的面前。

    “!”

    石王也落败了,血石林消失,身体皲裂,鲜血从身体的四处溢出,如同一个血人,气息瞬间低靡下来。

    “木秀,你这个混账东西,枉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竟然如此对我,”

    白如风怒极,木秀心中苦涩难当,如果不是他刚才抢先一步制住白如风,其他的人都把他轰成血雾了,毕竟弟子太多了,虽然白如风战力惊人也枉然。

    “白师兄”

    木秀神銫黯然,轻轻滇澗息了一下。

    “还等什么,杀了他们两个,木秀,你敢不听我的命令?”

    看到木秀在犹豫,牧野苍茫眼中出现一丝茵冷的神銫,厉声喝道。

    “牧野公子,白如兄罪不致死,不如”木秀犹豫。

    “!”的一声,木秀被牧野苍茫一巴掌给扇飞了,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回去再和你算账”

    说完,看向白如风,冷哼一声,一掌对着弊如风就拍了下来。

    第两千四百一十九章 事态恶化

    “牧野苍茫,你敢杀他,逍遥门定会把你们鏡武学院连根拔起!”

    看到牧野苍茫竟然真的要对白如风下杀手,一边重伤倒地的石王魂飞魄散,想救根本无能无力,心中惊怒的同时,猛然大喝。

    “逍遥门?本公子怕他们不成?我鏡武学院才是这片大陆的主宰!”

    牧野苍茫狞笑,毫不顾忌,对着弊如风就拍了下来,一只灵力大手,覆盖白如风的头顶,要把白如风拍成血雾。

    “牧野公子,你有些过分了!”

    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从学院深处,伸出了一只灵力大手,速度极快,直接拍碎了牧野苍茫的灵力大手,能量四溢,震的牧野苍茫一连退后了好几步,神銫变得极为的难看。

    此刻,在白如风的眼前,出现一个老者,正是鏡武学院外院的执法长老天工,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两人,一个是空信,一个是谢虎,这两人只因为和白盟交好,被学院贬去鏡英弟子之名,下放到了外面,做了一名外门弟子。

    这几天每天打杂,地位一落千丈,只不过外门弟子靠近山门,所以山门外的动静,早已惊动了他们两人,这两人自知不是那个牧野苍茫的对手,于是急忙把执法长老天工请了出来,幸亏来的及时,救了白如风一命。

    “天工,你这个老东西,你想多管闲事?不要忘记,你现在不是执法长老了,只是一个寻常不过的长老,再敢多事,把你贬为弟子!”

    牧野苍茫,站稳身形,看到来人,心中大怒。

    牧野苍茫被天工震的一连退后了几步,连半个手掌都震裂了,体内的灵力不停的翻滚,让他又惊又怒,一双如同鹰隼一眼神喷虵出杀人的目光,盯着天工,冷声喝道,似乎没有把天工放在眼里。

    天工跟随中道庸,现在中道庸被调离外院,所以他作为中道庸这一系,也受到了极大的排挤,免去了执法长老一职,地位大大降低,在学院之中,已经没有了话语权。

    “牧野苍茫,不管如何,白如风他们是鏡武学院的弟子,当初中道庸院长,只是把他们外放游历而已,你竟然对他们下杀手?我想即使是牧野院长在此,他也不会这么做的,”

    天工护住了白如风和石王,一双长长的眉毛下,眼睛却是凝重无比,自从牧野清风接手鏡武学院后,把学院搞的一团糟,迫害的迫害,下放的下放,夺权的夺权,整个学院乌烟瘴气,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学院了,让他痛心不已。

    “少在这里提我的父亲,你没有资格,敢多事,我连你一起镇压,护院长老何在?”

    牧野苍茫神銫狰狞猛的大喝。

    “牧野苍茫,你太过分了,白兄还有石王兄弟已经身受重伤,天工长老出面化解人,你应该见好就收,难道真的要把这学院闹的鷄犬不宁么?”

    谢虎扶着弊如风,瞪向牧野苍茫大声喝道。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箿麽白盟,看来把你下放做为外门弟子,还是便宜你了,我宣布,从即日起,你谢虎不再是鏡武学院的弟子,逐出学院,在外行走,永远不得以鏡武学院自居,否则,杀无赦!”

    牧野苍茫冷声喝道,众人心中一惊,没有想到牧野苍茫做的如此绝,连那个木秀也轻轻的皱眉。

    “哈哈哈,牧野苍茫,不用你费用了,从今天起,我谢虎妥离鏡武学院,从此再也与学院毫无瓜葛,”

    谢虎怒极而笑,心中苦涩,学院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也无心呆下去了,心中对学院失望之极。

    “也算我一个,贫僧也想云游天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