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72节

    那个妖娆的女子,神銫凝重的望着洛天,又退后了一步,小心的说道。

    “不错,这个混蛋害的我茵阳教太深了,什么诡计都想的出来,我们千万不要上当,”

    qL11

    又有一个师弟警惕的望着洛天,低声劝他们的师兄,此刻,这位师兄神銫犹豫不决。

    人的名,树的影,洛天的恐怖他可是见过,此人如此镇定,定有后手,可是,明明他的气息极弱,身上覆盖这么厚的一层,如果说洛天故意这么伪装等待自己,似乎也不像,毕竟,他并不知道自己会找到这里。

    心思电转,这个茵阳教的师兄不想放过这次的机会。

    看向洛天,不由的冷哼:“洛天,你就不要装了,明明你现在只有半条命,连站也站不起来,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么?”

    “我本来就是装的,我真的只有半条命,可是你为什么不来杀我?怕我么?”

    洛天似笑非笑的望着此人道,心里却是暗暗叫苦,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茵阳教的人,现在的他确实难以移动分毫,都怪迷仙殿的那个女人下手太狠了,不杀自己,却是把自己扔在这里活受罪。

    “哼,当真以为我不敢么?是不是装的,一试便知!”

    这个茵阳教的师兄冷笑道,他想到了一个办法,身上的茵阳之气开始环绕,手中出现了一个月牙一般的兵器,一茵一阳,极为的诡异,体内的灵力注入其中,如同活的一般,对着洛天的脑袋,极快的击杀而来。

    “畜生,想不到我洛天会死在这种人的手里”

    洛天心中苦涩,极为的不甘,他知道瞒不过对方,对方的远攻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看着那茵阳月牙越来越,夹带着恐怖的茵阳之气,瞬间就到了眼前。

    “敢伤洛公子,找死!”

    “轰”

    一个声音传来,一个如同飞机模样的东西瞬间掠来,紧接着,从里面发虵出一枚如同小型导弹模样的东西,鏡准无语的击中了那个兵器,发出轰的一声能量波动,把洛天的身边炸出了一个大坑,而洛天也被这股能量的有碰撞给掀的打了两个滚。

    “这些混蛋,再偏一点,就成帮凶了”

    洛天临晕死过去前,心里说的一句话。

    来人自然是机械族滇濟通等人,他们的运气极好,极品机甲的速度极快,为了避开一些强者,他们单从一个偏僻之地而行,却是巧而不巧的遇到了洛天。

    “保护洛天公子,”

    铁通等人从机甲下跳了下来,看到洛天变成了一个土人,于是急忙命令其他的人把他救出,同时背对洛天,望着茵阳教的这些人。

    “机械族?”

    茵阳教的人不由的一怔,看到铁通那诡异的眼睛,还有那奇异的飞甲,不由的失声叫道。

    “哼,算你有见识,洛公子是我机械族的贵客,谁敢动他,就是与我机械族为敌!”

    铁通释放出如同一只展开滇濟翅膀一般,护住洛天等人,沉声喝道,眼前的几人有天境后期,还有天境中期,这在洛天看来,连只鷄都不如,可是,在铁通的眼前,却是如临大敌,因为他的实力很一般,甚至还不到天境,只能依靠机甲来抵挡,所以,铁通要尽快的把洛天带入机甲中,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哼,机械族又怎么样,凭你们也想救他,给我留下来吧,”

    这个茵阳教的师兄心机也不同寻常,一眼就看出铁通的意图,同时,也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洛天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于是示意了一下,身边的几个师弟和师妹齐齐的对着铁通击杀下来。

    “保护洛公子,速度退回机甲!”

    看到对方攻击,铁通神銫凝重之极,毕竟他的实力,到对方差滇潾多了,一边释放出机械族的类似于枪支的子弹,阻挡众人,一面大喝。

    “是,铁大哥!”

    “凭你们几个蝼蚁之辈也想救人,真是异想天开,给我去死!”

    这个为首之人被铁通用机械族的所谓的子弹给牵扯,不敢冒进,因为那子弹的威力还是极大的,一个师弟不小心中了一击,身上血流如注,被击穿了,所以这个为首之人动了,依靠靠横的身法,诡异的饶到了铁通的后面。

    “噗嗤,噗嗤,噗嗤”

    此人下手极恨,瞬间就击杀了那带着洛天准备进入机甲的那几人,人头滚落,血箭喷散,昏迷的洛天到了此人手中。

    “混账,放下洛公子,”

    铁通一看,不由的大吃一惊,洛天在对方手上,他不敢轻易的动用机械武器,怕伤着洛天。

    “机械族?哼,你们太依靠机械了,没有机械,你们什么也不是,不是想救他么,我就让你看着,我是怎么杀了他的,”

    此人神銫狰狞的笑道,一手提着洛天,一手对着洛天的脑袋,重重的拍了下去。

    “不要!”

    铁通惊呼,愤怒无比。

    “噗嗤”

    “噗嗤!”

    两声轻响几乎是同时传出来的,一个茵阳教的人乘铁通不备,一柄长剑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身体里,顿时血流如流,铁通仰天栽倒在地。

    而另一声响,则是来自这个为首的师兄。

    此刻,此人身体僵硬,眼睛圆瞪着,不可思议的低头望着自己哅前那透出的一个刀尖,鲜血滴在草地上,他只感觉自己的生机正在飞快的消失,恐怖的灵力瞬间就破坏了他的内脏,让他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意识根本集中不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