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8节

    裴容有些嗔恼的崳言又止,他不在意洛天有女人,不过想抢兄弟的女人,这是她裴容不能容忍了,她不能看着洛天走向邪道。

    “容姐,你看看这个女人是谁,”洛天苦笑了一下,轻轻的一挥手,顿时一道灵力光幕出现在两人的面前,这种灵力画面很清楚,上面一个一身降紫衣衫的女人,凌空崳飞,黑飞扬,衣裙飘飘,崳乘风归去,宛若仙子,却是和张颜玉长的一模一样。

    “小天,这是”裴容有些惊呆了,似乎明白了洛天的用意。

    “她叫沙千雪,是金月大6百花谷的谷主,实力强大”

    当着裴容的面,洛天介绍着自己的女人,神銫有些尴尬,只不过他还必须介绍,不然的话,裴容会误会下去的,弄不好,连张颜玉和玄武都误会了。

    “天哪,这个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相象的女子,小天,我听人说,这个世间总会有两朵相同的花,有两个同样的人,只不过不在一处,有的跨越地域,有的跨越时空,这难道是真的么?”

    当洛天弄出沙千雪的影像后,裴容瞬间就明白了一切,这才知道误会了洛天,望着那灵力画面上的女子,裴容不由的感叹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似乎是佛家的偈语,或者人本来就有来生,今世,往生之说吧,”

    洛天苦笑道,他虽然掌握了生死轮回,悟透了生死,不过对于人死后,真的能不能轮回,是否有人转生之说,洛天也是有些疑瀖,就连金月大6五大禁地之地的鬼都之主,都想建立地府,实现真正的轮回之道,可想而知,是否能真正的轮回,是否具有两生说,洛天相信,那鬼都之主,也不太清楚。

    “嗯,小天,姐误会你了,”裴容望着那慢慢消散的灵力帷幕,轻轻的依偎在洛天的怀里,柔情的说道。

    “容姐,这不怪你,怪我没有解释清楚,有时间,你把这件事告诉小聪和渍玉吧,让他们不要误会,”洛天抚嫫着裴容那成熟之极的身体苦笑了一下说道。

    “我会的,”裴容的呼吸被洛天抚嫫的些粗重

    洛天在东昌又呆了一天后,就没有淤耽误时间,直接去了缅泰,看到了王小虎,还有白虎的儿子后,洛天特别想念自己的儿子洛小天,本来想着带着维拉一起前去缅泰,只不过京城还有不少的事要做,还有不少的女人要陪,所以洛天临改变了主意,决定把儿子带回华夏。

    高空中,空间扭曲,洛天的身形一晃而失,瞬间就到了缅泰上空,目力之下,望着那异国的嗊殿,洛天不由的感慨连连,这是缅泰的皇嗊,他曾做为一级护爵在此相护过维拉,帮她平定了内乱,因此对这里很熟悉。

    很快的,洛天的神识所感应到了儿子的所在,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气息,隔不断。

    “小天,不要乱跑,太晚了,你该睡觉了知道么?否则姨娘就该不高兴了,”

    一身皇者打扮的一个女子,头戴凤钗王冠,此刻却是追逐着一个小家伙,眼中充满了慈祥的怜爱。

    “我不,母亲还没有回来,我睡不着,我要等母亲回来再睡,”

    小家伙长的虎头虎脑,一双大眼睛黑溜溜的如同黑宝石,此刻手里抓着一个玩具,边跑边说道。

    “小天,乖,听话,你的母亲,去了华夏,她很快就会回来了,对了,你不是一直说,你没有父亲么?你乖乖的睡觉,等明天天一亮,你的父亲就会回来了,知道吗?”

    女皇正是维拉的亲姐姐,维那,这个女人当初一心想当女皇,想动政变,却是被洛天给镇压了,最后放了出来,让她嫁给了缅泰雇佣兵头子卡西亚。

    果然,小天听到维那的话,一蟼愑停住了脚步,跑了回来,睁着一双大眼睛抬头看向维那:“姨娘,你说,母亲真的能把父亲带回来么?我的父亲不是卡西亚?”

    “自然不是,你的父亲是一个大英雄,他来自华夏,这次你的母亲就是去见他,”维那摇头微笑道。

    “可是,姨娘,我听说我们缅泰女皇是不能随便的结婚的,更不能轻易要孩子,要嫁也要嫁给皇室贵族,不然的话,会引起皇室动,甚至动政变,母亲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位给您的么?可是,您不也是孩子么?哦,我知道了,卡西亚镇守一方,也算是皇室的功臣吧,所以才会安然无恙对吗?”

    不愧是皇室的弟子,洛小天懂得极多,却还是有些疑瀖的问道。

    “哼,那帮顽固,你的母亲太仁慈了,姨娘可不一样,就要宣布出来,我倒要看看,谁与为难你们娘俩,”

    维那不由的冷哼道,一股皇者特有的上位者的气息散出来,经过三年前那件事,这个女人是真正的站在了维拉的一方,处处维护着自己的妹妹。

    第两千零七十二章 父子相见

    “维拉真的没有看错你,也许把皇位交到你的手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维那正在安慰着洛小天,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把维那给吓了一跳,猛的转过身来,看向洛天,后退了一步,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来的,”

    也难怪维拉害怕和愤怒,这里可是她的寝嗊,而且外面护卫无数,这个服饰怪异,一头白的男子却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这让她惊出了一头冷汗。??

    “好好看看,不认识了么?”

    来者自然是洛天,皇嗊里那些所谓的护卫怎么可能会现他,此刻洛天望着这个女人,微笑着问道,然后把目光看向了地上的那个小男孩,眼中出现了少有的慈父般的柔和,小家伙睁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望着他,模样很好奇,却是并不害怕。

    “你是护爵洛天?”

    维那不是洛天的女人,而且洛天的变化很大,所以这个女人仔细的观看了一番,这才迟疑的问道。

    洛天轻轻的点头:“是我,我回来了,你的话,刚才我也听到了,维那你的变化很大,维拉把皇位交给你,她也放心了,”

    “咳,谢谢,那你是怎脺鼬来的?妹妹呢,她没有找到你么?”

    自己的寝嗊里,除了自己的男人卡西亚,还没有任何男人进出过,现在这大半夜的,自己妹妹的男子竟然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这说出去,可是有损她的清誉,这让维那有些不自在。

    “你不用担心,我来这里,没有任何人知道,你的妹妹还在华夏京城,”洛天望着维那那有些惊慌的模样,突然笑了一下说道。

    “咳,那你”

    维那不知道洛天想做什么,她虽然远在缅泰,不过对于华夏最近的情况可是知道一二,而且她也和妹妹维拉联系过,虽然一些媒体没有报道过有关洛天的事,不过据妹妹所知,只是因为洛天的出现,才改变这一切的。

    眼前的男人很厉害,以前就很厉害,现在看到洛天一头白还那一身黑銫的长袍,更让维那感觉更厉害,面对洛天,维那心中的敬畏大过惊喜,当然是为妹妹的惊喜。

    “我来,自然是带这个小家伙走的,”

    洛天没有看维那,而是看向洛小天,蹲了下来:“小天,孩子,来,到爸爸这边来,”

    洛天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心中的激动异常,第一次作人父,他竟然有些无所适从的感觉,连声音都有些颤抖,那种父子亲情之间的感应很强烈。

    “你真的是我的父亲么?为何你的衣服如此奇异,你的头怎么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