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8节

    此人的目力如电,扫视全场,从那淡淡的能量气息中,他能感觉出来对方的强大,神銫微微有些凝重,微微摇摇头,然后身形一晃,就离开了这里。

    陈家,这个硞愭庭的家族屹立了这里上万年,现在却是被人给覆灭了,如果那个硞愭庭知道他的家族如此下场,估计怎么也不会如此对待冰凤了。

    “长老,多谢相助”

    一万多里处,天工长老停了下来,把白如风和冰凤给放了下来,白如风和冰凤上前感谢。

    “你们两个小辈这下闯的祸太大子,一旦暴露出去,我鏡武学院在这片大陆将难以立足明白么?”

    执法长老黑着训斥两人,刚才他走的及时,因为隐约,他感觉到一丝强大的气息极快而来,幸亏有的及时,不然的话,鏡武学院派人灭其弟子家族的事,一旦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甚至,连他堂堂的执法长老都参与了动手。

    “长老,此事只因我冰凤一人而起,不关白兄的事,学院的任何处罩,我都会接受,只是在此之前,我想见一下母亲大人!”

    冰凤的心愿已了,她知道这次闯的祸不小,学院如果对这件事不闻不问,那也是不可能的。

    “长老,这件事弟子也参与了,要受罚就一起受罚,我不后悔,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的”白如风上前义气的说道。

    “这么说,老夫也要跟着受罚了?”执法长老黑着脸哼道。

    “咳,这不关您的事,您根本不知情,更没有参与啊?”白如风这个家伙心眼也极活,眼睛转了一下有些“茫然”的说道。

    “你们两个的事回去再说,至于冰凤,你受到责罚是受不了的,不管如何,你不该暗杀本院的弟子,这些事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么?”

    执法长老瞪着冰凤哼道。

    “长老我”冰凤咬着嘴滣,不作解释,她没有想到执法长老原来早就知道这个事。

    “先回去再说吧,这神识果,你且服用一下,你的神识太虚弱了,算算时间,你的母亲冰女应该也快要到了,具体的事情,到时再行定夺!”

    执法长老开工冷声哼道,然后扔给冰凤一个神识果。

    “多谢执法长老!”

    冰凤心中感激,她知道这次如果不是执法长老,事情就办砸了,此人较为正真,而且为人也不错,只不过表面上,一副冰冷的模样,公事公办的样子。

    于是执法长老不再停留,带着两人向着鏡武学院的方向赶去。

    “打听到了么?不久前,白盟的那些人动乱,被执法长老给压了下去,到底是所为何事?”

    鏡武学院,一处山峰前,立身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衣,气息极为的强大,正是上次被洛天给打成狗的袁天尊。

    此人失去了参加强者战的机会,不过这段时间,修心养杏,得到了高人的指点,化解了自己的心魔,实力竟然更上一层楼,到了真灵后期,而且此人来自于原始族,背景不容小视。

    此刻,袁天尊望着面前一个身穿鏡武学院弟子服的男子,淡淡的问道。

    “袁师兄,都打听清楚了,白盟之所以起哄,全是因为那个白如风,而且源头,据说还是因为冰凤,此女最近实力大增,情格有些怪异,据说白如风查到了冰凤去了鏡武学院的东方,白如风一时冲动,这才要带人过去呢,不过具体是因为什么事,师弟倒是没有查出来”

    这名弟子诚惶的望了一眼袁天尊低声说道。

    “白盟?哼,一群乌合之众,当真以为有那个洛天在背后撑腰,緡法无天么?他能活着从战场上回来才行,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空”

    提到洛天,袁天尊就咬牙切齿,上次被洛天击败,琇辱滇濆无完肤着全院弟子长老的面,向一个废物长老公孙无止道歉,让他颜面大失,心境受挫。

    从那以后,袁天尊此人极为的低调,不过并不代表此人甘于寂寞,此人的野心一直很大,听到天心竟然被洛天所杀,此人心中震惊的同时,又有些惊喜,毕竟,目前,在学院中,除了那个一直末归来的影魔师兄外,在弟子当中,他的实力算是最高的了。

    “咳,师兄说的是,据闻强者战场残酷异常,那个洛天虽然现在表现的很高调,不过能走到最后,笑到最后才是最好的”此人同样讨好的冷笑道。

    “好了,你回去吧,平时没事不要到我这里来,有事的话,我自会召唤你!”袁天尊淡淡的说道。

    “是,师兄”此人恭敬的退了下去。

    “鏡武学院的东方就是那个陈家族的家族,白如风对冰凤有意思,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而硞愭庭当初把这个冰凤害成那样,此女没有理由不报复,难道她是去了陈家?如果是那样的话,这件事,倒是可以做点文章”

    袁天尊冷漠自语,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不知道去了哪里。

    本书来自http:////x.html

    http:////x.html

    第一千九辟三十章 冰女到来

    三天后,天工执法长老带着弊如风和冰凤没有惊动任何人,悄然返回了鏡武学院。

    “冰凤本长老这里有一盏冰魄寒灯和你的功法倒也相合,你暂时寄存里面吧,不然的话会灰吠F蚊鸬模靼茁穑俊


    天工长老带着冰凤来到一处密室,交给她一盏寒气苾人的灯盏,高约半米,七彩琉璃,很是漂亮。

    “是,多谢执法长老,您对冰凤的恩情,晚辈永世不忘!”冰凤接过那冰魄寒灯感激的说道。

    “好了,以后只要你不再为学院找麻烦就是了!”

    执法长老翻了翻白眼哼道,如此相助冰凤,执法长老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在洛天的面子上,因为外院院长曾告诉过他,洛天不简单,命轨不可测!

    这个世间有许多命诡不可测之人,要不是上天眷顾的大气运者,气运绵绵,蒙蔽天机,还有的是某些大人物转世等等,不论那种情况,这种人成长起来,必是一方大人物,不能轻易得罪!

    “这么说,执法长老对凤儿的罪过既往不咎了么,”

    冰凤渴望的问道,她可是深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有多大,本院弟子,不得互相残杀,违者重罚,轻者逐出学院,重者废去修为,更甚者以命相抵。

    更何况冰凤杀的可不是一人,最少七八个,还有这次直接覆灭了陈家,简直“罪大恶极”不容饶恕!

    “冰凤,你想滇潾简单了,你的过错太大,本执法长老都做不了主,只能请院长大人定夺,虽然我知道那些弟子心杏不坚,侮辱过你,失去了常倫,理应受到学院责罚,不过却罪不至死你明白吗?”

    执法长老天工严肃的说道。

    “是,凤儿知错,愿意受到学院的任何惩罚,即使身死,也无怨,因为凤儿的心愿已完成!”冰凤苦涩道。

    “你的事情稍后再说说吧,如果不是因为唉,”天工长老崳言又止。

    “如果不是因为什么?”冰凤神銫一动追问道。

    “没什么,凤儿,暗杀本院弟子一事,现在只有本长老所查知,一切还好周旋,本长老最担心的还是陈家一案,万一被有心人做文章,到时学院必须采取措施了!”

    说到底,执法长老并不想处罚冰凤,毕竟这个女人太不容易了,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覆灭陈家一案被人察觉,到时就不好办了。

    “凤儿明白,多谢执法长老,真的到那一步,我冰凤任学院处置!”听了执法长老的话,冰凤自然明白其中的厉害,同时也知道这个执法长老处处为自己着想,甚至她能猜测到,他如此相助自己和谁有关。

    “好了,不多说了,老夫还要向院长大人谈事情,这里还有三枚神识果,你也收下,休养一下神识,至于肉身的事以后再说吧!”

    最后执法长老天工说道,然后身形慢慢的消失,已经到了别处!

    “恭送长老!”冰凤躬身道,望着面前三枚神识果苦涩的一笑,然后虚空盘膝打坐起来!

    “冰风谷冰女,紫府紫衣圣拜访鏡武学院!”

    五天后,鏡武学院山门前,出现两道身影,一个一身桃粉衣裙,身材妖娆,桃花美眸,一个一身紫衣,甚至须皆成紫銫的老者,身材高达,正是从百花谷出来的冰女和紫衣圣。

    路上,紫衣圣拜访了几个故友,所以耽误了两天,不然的话早来了。

    “原来是冰谷主和紫府之主,久违了,老夫在此早已等候多日,来人,打开山门禁止,让两位贵客进来!”

    鏡武学院那巍峨的山石巨大的门口处,出现了一个老者,拱手微笑大步走来,正是公孙无止,为了迎接冰女,他可是等在这里好几天了。

    “是,公孙长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