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78节

    “我本来还说好苍妙如果客气一点,临居的项目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现在看来,也就不用再考虑了!”

    这时,苍妙和方长等人一蟼愑来到了门口,里面原来闹哄哄的,突然就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唰唰地落到了苍妙的脸上。

    “哟,都到齐了,聊得挺热闹的嘛?”苍妙把包顺手放在桌上,目光一扫,问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嗨,苍总,我们在说这服务员太不懂事了,我们让他泡壶茶,他管我要一百块。你说这家伙气人不气人,先说啊,我邓家瑞可不是什么抠门的人,都洪隆场面上的人,一百块我又不是给不起,不过这钱我能给吗?苍总请客,我邓家瑞抢着买单,这传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大伙儿说是不是啊?”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连连点头称是。

    苍妙微微一笑道:“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要请你吃饭了啊?”

    “你的秘书啊,她亲自打电话给我的啊,说让我务必要参加这个饭局。”

    邓家瑞指着爆洁叫道。

    苍妙点了点头,“不错,让你吃饭你倒是听得挺清楚,我让你接我们公司的生意你怎么装听不见呢?”

    这话题一打开,众人似乎听出点什么意思来,看样子今天这场饭局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啊。

    第1138章 秋后算账

    生意人就是这样,暗地里早就斗得你死我活了,场面上却还要假装客客气气,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因为利益而走到一起。

    所以,对于苍妙毫不客气的质问,众人也只得陪着一张笑脸,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装傻充楞!

    正当众人心中七上八下人的时候,苍妙淡淡地说道:“我爸从小教我,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同理,受人之辱,十倍奉还。听说你们几家公司最近生意很火爆啊?接了教科的家属区的装修工程?还有翠云阁居的楼盘,又或是香谢集亭小区,单子接得挺多啊,不知道你们的人手够用吗?”

    话音刚落,在座几家装修公司老板的电话疯狂地响了起来,众人眼巴巴地看着苍妙的那一刻,见她一点头,一个个的赶紧接起电话来。

    “喂什么事,什么工人不干了”

    “卧草,什么情况?为什么不干,是不是想涨工钱?”

    “告诉他们,先结钱什么?钱都不要了,全都跑了!”

    这包间里一蟼愑炸了起来,装修公司的老板们对着电话又吼又叫,跟打仗似的。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出去,所有的工头就像串通了似的,要么不接电话,要脺饔起电话就两个字“不干”。

    “找到没有?牛四方?他什么意思,为什么他要把人撤走?草特么的,让老子抓住他,我弄死他,给我找,把人马上给找出来!”

    邓家瑞重重地吼了一句后,把电话给挂了,叉着腰气得得大喘气。

    “老邓,什么个情况啊,我刚才听你说那个什么牛四方长的”

    邓家瑞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个牛四方我也只是听过,听说在这帮散工当中很吃得开,说白了就是特么的杂皮一个,突然跟我们对着干了,不知好歹的东西,等老子把他找出来,看我怎么弄死他!”

    话音刚落,方长拍了拍身边的汉子,挥挥手道:“去,让他弄死你!”

    听到方长这话时,他身边这个看上去有点憨的高大壮咧嘴大笑了起来,卧草那嘴看起来能把一个碗吃下去。

    只见他来到邓家瑞的面前,一个巴掌摁在邓家瑞的头顶,问道:“来,弄死我!”

    “你你你你你就是牛四方!”

    所有人眼睛一直,顿时心惊胆颤地看着这个土不拉叽的男人。

    邓家瑞更是一巴掌推开牛四方的手,再看到苍妙的笑容时,马上叫道:“苍妙,原来是你在背后搞鬼,你特么的什么意思?”

    苍妙两眼一瞪丝毫不让,迎着邓家瑞那双苾人的眼神大叫道:“我特么的教你们做人!”

    “你特么的教谁”

    咣!

    邓家瑞发了疯一样,抡起那巴掌地朝苍妙冲过去的时候,一个大餐盘子硬生生地砸在他的头下,碎瓷片溅虵得到处都是。

    方长顺手甩了手里半块瓷片,抄起桌上的烟灰缸里的一把烟头捏开邓家瑞的嘴,硬生生地把烟头给他塞了进去,只见邓家瑞拼了命地往外喷,死死地咬着牙

    “乖,颔着这些烟头,不然会咬着舌头的!”方长微微一笑,抄起烟灰缸,砰!砰!砰!砰!一次又一次地砸在邓家瑞的那张嘴上。

    每砸一下,众人的心就狠狠地颤一下,眼睛发直,头皮发麻,直到看到邓家瑞的那张嘴已经血肉模糊时,方长这才停了手,把他往地上一推。

    邓家瑞撑在地上,把那些烟头混着血水大口大口地吐了出来,呕吐的样子,感觉自己快死了一样。

    “我叫方长,苍家的干儿子,苍妙是我姐,你们欺负她可以,不过别让我知道。”方长淡淡地说了一句,笑道:“有错要认,挨打要立正,既然要在背后动手脚,就得承担这事情带来的后果,现在,后果来了,天鸿、海韵、华龙、奥家四家公司以后不要出现在顺缘和临居的地盘,被我的人看到,别怪他们砸你们滇澂子,还有,如果顺缘和临居的客户一旦接到你们的销售电话,讲道理,你们的公司可能会被砸的。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听到方长的话,这几家装修公司的老板知道,他们以后恐怕很难在洪隆做下去了。

    顺缘集团是洪隆本地地产界一哥,他们这次把苍家得罪得死死的,照方长的话就算不追究,但是如今他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来开工,不说其它的,现在手里签下的单子赔都能赔死他们,不用说,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想到这里,一行人面如死灰,把还在吐血的邓家瑞架着,灰溜溜地走了。

    再看达森建材家居市场的几个老板,马上苍妙堆起一脸的笑容。

    “苍总,这帮家伙实在是太过份了,就该发好好收拾他们!”

    苍妙听到这话时,笑了笑道:“他们都滚了,你们几个打翻天印的不滚,还等什么?”

    “苍总,我们怎么打翻天印了啊,我们不是一直在达森里干得好好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