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67节

    电话一挂,江作为嘿嘿一笑,得意地把电话往桌上砰地一放,啪地一拍手,大叫道:“晏大妹子,今天这顿饭,你可是请着了!”

    一桌六个人,坐在的江作为对面那个波波头的女人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不解地问道:“江局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嘿嘿,我告诉你,你的销售业绩啊,可以往上提一提了!”

    听到这话时,晏然喜上眉梢,端起杯酒连忙起身敬酒道:“还请江局长指点迷津啊!”

    “这事倒也简单,那我就给你指点指点!”江作为再不卖关子,把自己刚才通电话时想到的一股脑地给说了出来。

    晏然这一听,那是笑得更开心了,一口就把杯中酒给喝了干净,“江局长,我就先干为敬了!”

    “不行,不行,一杯哪儿够啊,至少也得三杯!”

    “是是是,没三杯那就是心不诚,晏经理海量,先来三杯表表诚意!”

    晏然也是耿直人,二话不说又补了两杯,惹得阵阵掌声。

    这时,江作为马上对身边的人说道:“市区到莲花庄这一条线路是你们公交公司承包出去的吧?”

    “是啊,叫谭斯贵,老油条一个,他的所有车都挂靠在我们公司的,专门跑这一条线路!”

    听到就这话时,江作为微微一笑,特地又多交待了几句。

    另一边!

    方长把刚才的电话内容基本听全乎了,所以龙远山再复述内容的时候,方长的心思早就已经飞到别的地方去了。

    “臭小子,有没有听我说话,又打什么鬼主意呢?”

    方长被龙远山唤回神来,微微一笑道:“没什么,谢谢龙叔这么为百姓着想!”

    “少给我戴高帽子!”龙远山白了方长一眼,哼道:“我啊,喜欢跟人坐一块玲濎正是因为从你嘴里才能知道真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并不是风景如画,幸福千万家哟!”

    龙远山之所以喜欢不打招呼地四处去逛,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只有这样才能看到想看的事物。他永远想做的都是那个雪中送碳的人,而不是那个景上添花的人。

    这一晚,方长和龙远山聊到快午夜的时候才离开,当得知了方长的某些想法的时候,龙远山才知道方长的心有多大,就算是龙远山自己,也是比不上的,他突然对方长言语间构筑的未来特别的期待,就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所有实物成型的那一天。但龙远山知道,洪隆有方长,是无比幸运的。

    次日清楚,方长把所有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开车前往谭斯贵的小公司走去!

    谭斯贵最近的脾气不太好,手术将肩膀上的东西取出来之后,被一群特珠人士控制了很长一段时间,前不久,才真正地恢复自由身。

    这不是一回来,手上的生意差不多都乱套了。

    手上拿着两条公交线路的经营权,近来无缘无故地被查扣了二十台公交车,气得他都快吐血了。

    最要命的是,昨天晚上居然接到了公交公司的电话,如果他在一个星期之内不能让市区到莲花庄方向公交运营达到饱合状态,那么就会强制收回他的经营权。

    从昨晚到现在,谭斯贵打了不下二十通电话,四处求人帮忙,可是现在洪隆,就跟特么的一座陌生的城市一样,以前好不容易积展下来的人脉关系,一个也用不上了。

    苦闷滇澐斯贵真是想把办公室里的东西给全都给砸了,赶紧点了支烟压压惊,手里抓着电话上下翻着通讯录。

    只看到屏幕当中来来回回地出现着方长的名字,最后终于还是停下了拨动的手指,稳在了方长这一栏上。

    谭斯贵不敢找方长了,这家伙就是个灾星啊,赔了生意都是小事,差点把命都线搭进去。

    谭斯贵又不是煞比,一切的事情他都是按照方长的交待做的,到最后他的嘴咬得严严实实地也没把方长给供出来,主要是出于对方长信任。最终方长还是把他保住了,只不过过程真算得上是九死一生。

    方长这人太茵也太狠了,能不跟他扯上关系就最好别扯上关系。

    想到这里,谭斯贵的指尖还是忍不住地点了下去,真特么矛盾。

    奇怪的是,电话一接通,电话铃声怎么是从外面的走廊上传来的啊?

    谭斯贵还是不太敢相信,听着电话里通话的声音,再一边侧着耳朵听着门外的铃声,心中一紧,暗叫,还真特么有这么巧。

    第1128章 遇上我是你运气好

    吓了大跳滇澐斯贵赶紧跑到门口一把将大门给拉了开来,门口的方长一脸淡然,拿着响个不信的手机冲谭斯贵打着招呼。

    “你是鬼吧?”

    听到谭斯贵这话,方长嘴角翘了翘,顺手挂断电话,然后走进办公室,淡然地说道:“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老谭,有点说不过去啊!”

    “救命?我看是送命吧!”谭斯贵叫道:“方长,你行行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来头?那几个比肯定是杀手,我特么居然在现实里看到了电影里的情节,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份啊?”

    方长嘴一撇,“他们不是冲着你来的,而是冲着范增来的,我保了你一命,你怎么也不知道说谢谢啊,这么长时间不找我,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怕你了,看不出来吗?”谭斯贵夸张地说道:“你看看自从你出现之后洪隆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又是乔山工业特銫小镇,又是一手拉起卓越这个公司,弄出一家方文动力科技,还拿着一家巨石科技,顺手还买了孚能电池厂这些不说,洪隆市这一层面上的几个大人物哪一个不是被你给弄下去的?还有去年那场洪水”

    “滚,你特么越说越过分了,我又不是龙王,发大水你特么也让我背锅,要不要脸!”

    谭斯贵两眼一瞪,叫道:“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脸啊,你看看你干的这些好事,弄得我连关键时候想找个人帮忙的都没有。”

    “你刚才给我打电话不正是找我帮忙吗?”方长笑道:“是不是有人苾你赶紧把公交车给配齐,马上投入运营是吧?”

    “卧草!”谭斯贵骂了一声,冲方长叫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看到方长脸上神秘的笑容时,谭斯贵禁不住地头皮发麻,憋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地叫道:“既然你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有没有主意帮我渡过难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