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49节

    陆陆续续的,邓军大约带了上百个徒弟,有的徒弟年纪比他这个当师父的还大,有了徒子就有徒孙,这一来二去的开枝散叶下,随随便便召集数百人,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逢年过节的时候,邓军家的门槛都会被踏平,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去年邓军虚岁六十大寿,摆了一百桌(流水席),比起那些桃李满天下的老师来说,一点也不差。

    这当然也是邓晓蕾随时都不愿意在家里待的原因,前些年的客人太多了,每天都很吵,只好躲得远远的,图个清静。

    这会儿邓军被揭了底,白了他女儿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怎么这会儿说起老子的事来,你感觉挺光荣啊!老子的本事,你激动个什么劲啊?”

    这话顿时把邓晓蕾的脸都给说得红了起来。

    “必须光荣啊!”方长抢先说道:“想不到邓叔还是隐世高人啊,在大都镇隐居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隐个芘!”邓军笑骂了一声道:“我生在大都镇,户口就是农村人,还隐居呢,你这小子真能瞎说。”

    “爸,别废话了,你快给你那些徒弟打个电话知会一声,能不能帮方长把事情给办了。”

    邓军瞪了邓晓蕾一眼,哼道:“急什么,老子的肚子都饿了,有什么话不能吃过午饭再说啊?”

    说着,邓军瞅了瞅方长,再问,“小方,你没什么急事吧?”

    “没有没有,我这就去帮阿姨做饭去,今天中午,好好陪邓叔喝几杯!”

    一听方长这话,邓军笑道:“怎么,小方还会做饭?”

    方长嘿嘿一笑道:“会一点儿,会一点儿!”

    说着,方长就来到厨房当中价,邓母一见方长进来,说什么也不让方长挿手的,不过也倔不过方长,也只得由着他来。赶紧从院子后的鷄圈里,抓了只不足年的嫩鷄,方长一见顺手就接了过来。

    手拿鷄翅,指尖掐冠,扯掉脖子上的绒毛,利刃抹了脖子,血水顺势流进早就摆好的碗当中,放干血的时候,锅里的水也就烧开了,瓜瓢舀出一大盆子,顺手将死透的鷄往盆子里一扔,扯着脚在滚开的水时浸透,借着这水的高温,手指飞快地将鷄毛给拔了干净,然后把一些没拔干净的毛桩子在火上一燎,一只打理得干干净净的鷄就这么放在了盆子里。

    这麻利的动作,把围观的人给看得目瞪口呆,这也太专业了吧!

    第1109章 这忙我帮了

    从杀到打理再到开肠破肚,一连串的动作把邓家一家子看傻了眼,而艾洁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苍总的干弟弟,又是一家厂子的老板(刚听说的),再怎么说也算是个富家公子哥吧,可是,他怎么就会干这些粗活脏活呢?

    艾洁有些不适应鷄皮的恶臭味,在这一刻居然让方长的表现给直接屏蔽掉了,的确让她挺惊讶的。

    鷄头、鷄脖子、鷄哅、鷄翅直接线宰成大小如一的鷄块,扔油锅时捞两铲子,加了姜蒜,炒香,一个大勺子里舀了豆瓣、酱油、料酒、沙糖,顿时往锅里一抖,哗哗哗地翻炒,一瓢水倒进去,大锅盖子一盖上时,再不去看,转身将两只留下来的鷄大腿上的肉给剔了下来,骨头带肉筋软骨的剁成小段,再把剔下来的肉切丁儿,加了盐料酒和胡椒腌制上。顺手把刚才从肚子里扣出来的郡肝和肠子打理好,备在碗里。

    洗过手,旁边一口老坛子揭开了盖儿,酸爽的气味一蟼愑弥漫开来,闻着让人留口水。

    方长二话不说,伸手就进去捞了一大碗酸菜出来,什么豇豆啊,萝卜啊,还有青菜等等,也不管什么是什么,混在一起切就对了。

    “这小子,怎么比老子对这家还熟悉啊?”

    听到这话时,邓母瞪着邓军低骂道:“你个懒鬼,连厨房半步都不肯迈进来,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邓军老脸一红,拉着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的邓晓蕾小声说道:“男人窝在厨房里算什么本事啊,这样的男人千万不能要,没出息!”

    “爸,你说什么呢!”邓晓蕾一蟼愑把脸都给琇红了。

    几人说话间,方长把刚才滚刀切好的胡萝卡倒到锅里,翻了两铲子之后,再次把锅盖给盖了起来。

    就这样,众人居然在厨房里看着方长把一桌子的饭菜给全部做了出来,一个个的心情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邓军也是要面子的,这个家本来是他说了算,大家都崇拜他,会做饭有什么了不起。

    不过看到三个女人对方长一直保持着这种崇拜的目光,他转而一想,老子一手木工神技比不过他在锅里挥两铲子?

    不就是挥铲子吗?我也会啊!

    看着似乎不错,闻着也有些香味,味道肯定一般!邓军不屑的撸了撸嘴,拿起筷子赶紧夹了一块干煸鷄腿肉塞进嘴时。

    哇吐到了碗里!

    好烫,舌头都烫得伸出来了!

    哈哈邓军赶紧哈了两口气,那舌头被烫得发木,半天没有恢复知觉,不过那爽辣的余味立刻在口中散开之时,迫使他一筷子再次夹起来塞进口中,啮牙咧嘴地嚼了起来,直到那高温散尽,这才感用口腔最薄弱最敏感的地方去感受这鲜香爽辣。

    这一蟼愑,邓军吃得两眼都直了。

    然后没有废话半句,以狼吞虎咽地吃相吃了整场。

    不到二十多分钟,邓军靠在椅子上,满是享受地用牙签剔着牙缝的残狱,看样子,这顿饭吃得挺满足的。

    “跟狗似的!”

    邓母冲邓军骂了一句,别说,还真的挺贴切!

    邓军红着老脸,哼道:“我这是给小方面子,不吃得带劲一点,那不是显得咱们太没礼貌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邓晓蕾没好气地说道:“爸,你这面子给得也太足了吧,我们都没吃饱,差不多都被你一个人全吃了。”

    “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这还没嫁人呢,就帮着外人来说你爹,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

    邓军这一半真半假的气话,把邓晓蕾的脸都给听得心中一阵狂跳,顿时嗔怪道:“爸,你胡说八道什么啊,都说了他是我的老板,你讨厌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