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47节

    听到严倫这一招呼,两个手下从门外抬进两大桶东西进来,那恶心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让人阵阵作呕。

    “邓叔,这些年大家都不种地了,化粪池子也没人捅一下,我刚才来的时候,好心帮你掏了两大桶出来,今天就替你们家好施施肥!”

    “畜牲!”邓晓蕾一听这话,大骂一声之后,抬腿就朝严倫的小腿上踹了上去。

    严倫吃痛时,撒手捂腿的当,邓晓蕾拔腿就跑,只不过才跑了两步,头顶一紧,双手顺势朝头顶捂去,死死地抓住严倫的手腕,整个人被他抓住头发给拖了回去。

    “臭表子!”

    严倫脸銫一狠,从后往前一巴掌就薅了上去。

    邓晓蕾两眼一闭,以为这巴掌挨定了,啪地一声之后,脸上没有了感觉,好奇之下,睁开眼一看,只见那没来得及落下来的巴掌一只手给抓得死死的。

    这手她认得,她真的认得,因为不止一次看它剥鷄蛋,早就已经把这手给记熟了。

    “你特么谁啊!”

    严倫大叫一声,顺势想一把将那只讨厌的手给甩开,可是这用尽全身力气的抡膀子却没有抡得起来。

    不仅如此,手腕处顿时传来一道刺骨钻心的痛感,扯住邓晓蕾头发的手一蟼愑就撒开了,大叫道:“放手,我草尼玛的,快放手啊尼玛个比的哎哟”

    一转眼,严倫痛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顺势卷在了地上。

    邓晓蕾一脸痛苦地煣着头顶,皱着眉头猛搓了起来,歪着头轻轻地舒喘着气,“痛死我了!”

    “老老实实地参加培训不就没事了吗?”

    听到这话的瞬间,邓晓蕾朝面前的方长看去,本来应该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才对,结果看到方长身后少许的美女时,一蟼愑就高兴不起来了。

    脸一黑,邓晓蕾马上问道:“你怎么来了?”

    “等我先把这帮东西料理了再说吧!”

    话音刚落,严倫从地上子一蟼愑站了起来,啮牙咧嘴地一挥手,“给我干死他!”

    方长已经有阵子没有跟人动手了,一般情况下,能动脑子解决的问题,他都不怎么喜欢动手。

    心中轻轻一叹,早知道过来有麻烦就应该把朱集给叫上了。

    迎着当头一蚌,方长顺势一把将那满脸淡定的艾洁给一把推入邓晓蕾的怀里,抬脚踹在正前方那人的怀里,一步弹出,扑在那人的身上时,照着面门轰地一拳,生生将鼻梁骨给砸断时,往边上一翻,贴地一记扫腿撂翻一人的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稳稳地站在原地,那张脸看起来没有一点波澜,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做一样。

    在邓家一家子与艾洁的惊讶注视下,方长慢慢地走到大门口。

    他要跑?

    方长笑了笑,伸手把这双扇的院大门给关了起来,上面一别,下面挿下去,中间再别上,一转身,顿时形成了一包五的局势!

    是的,方长一个人把严倫这一行人给包围了。

    就在严倫等人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方长冲入人群,就像狼羊群一般,张开了獠牙对这群弱不经风的东西展开了撕咬,几个照面就把他们全部干翻在地。

    严倫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现在会跪在这个院子里,唯一不尴尬的是有自己的小弟陪着。

    “丫头,还不赶紧介绍一下,这小伙儿是谁啊?”

    邓母笑咪咪地看着方长,催促着女儿赶紧介绍一下。

    邓晓蕾白了方长一眼,哼道:“妈,他是方长,我们厂的老板。”

    “老板?这么年轻?”邓母满是欢喜地看方长道:“小方啊,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一家子啊,今天中午留下来吃饭,阿姨这就去杀只鷄。”

    方长笑道人:“阿姨不用麻烦,我就是过来找邓晓蕾说点事,完了还得赶回洪隆去。”

    找邓晓蕾?不对啊,你刚才在车上可不是这么说的啊?艾洁心中暗想,明面上却不动声銫。

    只听邓晓蕾马上说道:“妈,你就别忙活了,这家伙嘴叼得很,也不怎么沾油荤,你杀只鷄到最后人家也未必会吃上一口。”

    方长一脸苦笑,知道邓晓蕾还在生气,也不接话,瞅着咬牙切齿的严倫道:“给邓叔一家子道个歉。”

    “邓叔,对不起!”

    “我们错了,错了,真的错了!”

    “邓叔,你把我们当个芘,给放了吧!”

    严倫心中一横,哼道:“对不起!”

    一道完歉,所有人都还没表态的时候,严倫就站起来准备走。

    “去哪儿?”

    听到方长的声音时,严倫的脖子一紧,眼前一黑,大口大口的气味与异物直接灌进嘴里

    这一幕,把整个院子里的人看得呕心反胃。

    方长压根没打算跟这个严倫废话,硬生生地将他摁进了粪桶当中,吃了好大几口粪,个中滋味(自行体会)

    就在严倫大口大口吐的时候,方长淡淡地说道:“以后凡是想跟着这小子来邓家干坏事的,最后想清楚,我说不定会让你们把化粪池子里吃干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