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30节

    “跟你回家?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苍妙两眼的泪还没干呢,红着眼拉着方长就回自己的家去了。

    第1092章 抓鷄

    苍妙离婚的时候都没有哭过,没想到今天却为了一个小子哭得死去活来的,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靠在方长的怀里,时不时的水浪出浴缸,哗哗的响。

    感受着这坚实的怀哀,苍妙觉得这辈子没什么要求了。

    “对不起!”

    “没关系!”

    听到方长妥口而出的原谅时的苍妙手肘一蟼愑撞在方长的怀里。

    “哦呵!”方长怪叫一声道:“妙妙姐,你要打死我啊!”

    “活该,谁让你不许我把话说完的?”苍妙哼了一声,有些惭愧地说道:“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为什么道歉!”

    方长听到这话时,淡淡地说道:“不就是你跟苍衡俩把我是你们临居的合伙人的消息放出去的事吗?我知道!”

    “啊?”苍妙听得当场咂舌,这小子原来知道?这一蟼愑,苍妙的心是真的乱了,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方长在孚能厂里藏了半年,苍妙吃醋了!大嫂可以让方长这么上心,为什么自己不行了。

    所以,苍妙也想让方长来临居帮帮她,于是和苍衡一合计,才想出了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法子。

    现在想想还真是蠢得没边儿了。

    “妙妙姐,我真的没有生气,就算你们这么做,各种针对临居的行为也会陆续到来的,趁着这次的机会,让我看看有多少人藏在后边使茵招也好。”

    苍妙顿时转过身来,一脸歉意地看着方长道:“你真的不生我的气了。”

    “我们是一家人,你不是我姐吗?”

    “谁是你姐,讨厌!”苍妙娇嗔一声,顺手一把拿住方长道:“刚才你为姐潜水,姐也为你潜一下水!”

    面红耳赤的苍妙直勾勾看着方长,漫漫地潜了下去。

    不时,方长全身一震,顿时再一松,那种温润丝滑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舒服,这玩法倒是挺有意思的啊。

    深夜,茶楼的麻将包间当中。

    七八个人正围着一张桌子扎金花(三张牌比大小)。

    期间一个黑脸抬头纹跟刀刻似的中年男子三张牌没开,已经押了一千块下去。

    按规矩,没看牌的下多少注码,看了牌的要跟就得给双倍。

    于是还有四家看牌跟押的,桌面上已经差不多有一万块左右,大张大张的红票子,铺得满满的。

    又到黑脸的时候,他嘿嘿一笑道:“哟,哥几个今天头够铁的啊,跟了这么多圈也不松口,看来是吃定我这个潜水的了!”

    “余经理,你这是财大气粗压死人啊,盘盘都让你这么玩,那不把我们给玩死了吗?”

    “就是,我们今天不信这个邪,你每一把都不看底牌,也能这么旺!”

    “这把小老弟我还就不信了!”

    黑脸余经理嘿嘿一笑,点支烟,抽了一口道:“流批流批,这把我先看了,打不死你们几个狗曰的!”

    说着,余经理提牌瞥了一眼,猛地往桌上啪地一叩牌,一大把现金当中抽出十张来,叫道:“一千!”

    啪!啪!

    两人飞了(弃牌)!

    “我还就不信了,两千!跟上!”

    于是最后一家也把牌给扔了。

    “好好好,你个大铁锤子,头是挺铁的!”余经理一边点头,一边数了二十张辟元大钞往桌面上一扔,叫道:“两千,不开,有种跟到底!”

    大铁锤慌了,自己的牌面不小啊,五六七的顺子,他余广茂连牌都没看,能溺起来多大的牌?

    可是再看看自己面前的钱,今天差不多输了有两万了吧,余广茂赢了得有五六万,要是自己这两千块搭进去的话,连翻本的机会都没了。

    眼神乱了,手有点发抖,刚才要把地都给曰出个洞来的勇气被这两千块吓得消失了。

    余广茂一见他这模样,马上从钱堆里扒拉了一把出来,赶紧叫道:“压多了压多了,一千就够了,我也没把握。”

    卧草!

    套路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