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29节

    苍家搞地产这么多年了,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所以当苍妙一看到苍衡这副样子,苍妙就知道她这个私生子弟弟要去当“水鬼”了。

    工地“水鬼”,这是个职业!

    熟知这一行的人第一个会想到九死一生,一般的人只会想到,干一票,两万块。

    时常有人开玩笑说,下得去上得来,两万!下得去,上不来,八十万!

    建筑行来的地基施工需要钻孔浇筑,所以得用到大型的钻孔机械,而钻头的价值昂贵,对项目承包方来说,这就是成本,掉一个钻头损失已经不小,如果再改工程设计(这是不可能的),代价惊人。

    洞里不是水,而是密度高于水的泥浆,正常人下到七八米的时候感觉就坠了一块大石头难以呼吸,何况要下到二十几十米的深度,甚至更深的五六十米

    关键是会塌方!

    所以,每一次下去都是赌命!

    “水鬼呢?”

    “被人高价买走了!”

    听到苍衡的话,苍妙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咬牙道:“向文召干的?”

    苍衡点点头,“恐怕还不止它仁和地产一家吧,有好几家地产公司最近也杀进了洪隆,听说昨天放了狠话,谁敢接临居的活,就让他永远在这一行混不下去。”

    方长知道,话再狠也挡不住为了挣钱连命都不要的人,除非,给了他们更高的价钱。

    要知道这一行的饭就算不好吃,也不是天天都吃得到的,一个工程项目下来顺利的话,一次卡钻、钻头掉落的情况也许都不会出现。

    说到底,临居置业,这是被人给盯上了,是不是仁和地产集团干的,那也得查查才知道。

    方长没有废话,熟练拿着潜水设备就往自己身上套,吓得苍衡和苍妙一个劲儿地拉拽。

    “抽他啊,大嘴巴抽他啊,让我哥清醒一点!”苍衡一个劲地怂恿着苍妙。

    “你给我滚一边去!”

    被苍妙吼了一声,苍衡委屈极了,刚才你可没跟我废话啊,上来就是一大嘴巴子,脸都给我抽肿了,怎么到你干弟弟这儿,就不灵了?

    “行了,妙妙姐,这工程耽搁一天就是巨额的成本,今天我不下去,不管拖几天,也都没人来做,交给我吧!”

    “你疯了!”苍妙当真急眼了,一把扯住方长,领子都给也扒拉下来了,扯着嗓子喊道:“这不是度假潜水,会死人的。”

    方长轻轻地把苍妙的手给拿下来,看她一边掉眼泪,一边柔声道:“去年洪水来的时候,乔山镇的下水道堵得跟什么似的,水排不下去,淹成大海了,没有照明,也没有洋气瓶,什么都没有,我徒手下手给通掉的,这井里的最需要的应该就是体力了吧我体力好不好,你还不知道吗?”

    最后这一句话是方长杵在苍妙耳边小声说出来的,听得苍妙破涕为笑,扬起巴掌来就要抽方长。

    “哥,要不,你繙骰待点什么吧!”

    啪!

    这一巴掌总算是找到落手的地方了,抽得苍衡眼冒金星,苍妙大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玩意儿,你就不会盼你哥一点的好!”

    “又打我,你又打我”

    看到这对亲姐弟,方长摇头笑了笑,戴上面罩,冲两人竖起大姆指,然后吊着绳索降入那浑浊的泥水当中,缩头一潜,两个大水泡子咕嘟咕嘟往外一冒,转眼就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苍妙看到方长消失的那一刻,眼泪珠子给绝堤了似的往外滚,止都止不住。

    突然,苍妙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眼神一蟼愑变得坚定了一些,也不再哭了,直勾勾地盯着水面,伸手找苍衡要了一支烟,当着这些工人的面,完全不顾及形象就那么蹲着,跟自己的弟弟,左一口,右一口地吞云吐雾。

    只有苍衡知道自己挨这两巴掌和他姐自己给自己那一巴掌代表着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这姐弟俩恨不得捶死自己,落到让方长亲自当水鬼的这种地步,也是他们俩自己造成的。

    心慌!慌得一批!

    那水下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有那牵引绳的平静表着方长的暂时安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绳子出现一阵大力的拉扯,噗哧一声,一个泥糊糊的头从水面冲了出来。

    四周一阵欢呼响起时,方长被吊了上来,取下面罩,噗把泥水喷出来的那一刻,嘿嘿一笑道:“搞定!”

    “哇”

    苍妙再也忍不住了,汪地一声嚎啕着冲进方长的怀里,也不顾他一身的泥浆,死死地抱着方长的腰大叫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方长知道她为什么道歉,如果真的生她的气,那就不会下去了。

    水下是挺难的!只不过对方长来说也不算什么,毕竟比这更恶劣的环境他都试过。

    钻头打捞完成,工地的施工可以继续进行了,方长马上苍衡说道:“今晚发生的事情只能有一个版本,那就是乔山镇的方长接了水鬼的活,让人放出去!”

    让方长冒了这么大的风险下去干这种活,不让人妥层皮,那根本就不是方长的风格。

    苍衡点点头道:“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方长重重地舒了口气,冲怀里的苍妙说道:“瞧我这一身脏的,你衣裳那么贵,废了我可赔不起。”

    “别废话,跟我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