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022节

    “就是啊,龙镇长,我们今天可就是为这事来的。”

    “开始吧,早签字早开工”

    众人一阵吆喝之后,龙墨马上把工作安下去,不到半天功夫,所有的人都签上了字,摁了手印!

    有了这份名单,镇上的工程就可以开动了!

    “行了,字也签了,到时候等着交钱,该散的就先散了吧!”

    这话一出口,院子里没有人挪步子,眼巴巴地看着龙墨傻笑着。

    磨蹭了一会儿后,沈老头拿着旱烟枪冲吧唧了两口,首先沉不住气地喊道:“镇长啊,是不是忘记什么事了?”

    “忘记事,没什么事啊!”

    沈老头脸一黑,把烟杆子在自己的鞋底儿上敲出一地的烟灰渣子,呼呼地吹了一口烟杆子,漫不经心地说道:“镇长,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了,小方他们手里捏着一张名单,什么伍德君啊,许有财啊等等的可以跟什么公司合开农家度假小村,我们也是镇上的人,我们也想开啊,镇长可不能偏心啊!”

    终于还是憋不住,把目的给说出来了啊!

    第1085章 就是干

    既然沈老头这么直接地就把目的说了出来,方长也省得现跟他们浪费时间,冲龙墨点了点头,示意他来就可以了。

    原本还想让方长别太过的龙墨这蟼愑连一点欠下去的崳望都没有了。

    只看到方长走到沈老头的面前道:“沈大爷,这事镇里做不了主,名单是公司选出来的,我看,你们还是散了吧,这事镇上又管不着。”

    沈老头一听,来劲了,叫道:“小方啊,咱们认识多长时间了,有这种好事你怎么就不能想着你大爷啊?他伍德君能开的小度假村,我们怎么就不能开啊?”

    方长笑道:“这要钱啊,要投钱的!”

    “投啊,我们有钱!”

    “可是不光要投钱,前两年还的利润都属于公司,之后一年,利润对半,然后挣的钱才属你们自己啊!”

    听到这话的瞬间,所有人开始掰起手指算账,也就是前两年的房子和度假村都不是自己的,从第三年才有钱赚?难怪陈斌那小子要承包五年,这么看来的话,前面五年是肯定有得赚的。

    这时候,众人的脑子那是转得一个比一个快。

    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叫道:“我干,就是两年不拿钱嘛,第三年就有得挣了,方长,我们都是乔山镇的,没理由他们可以,我们不可以啊!”

    “我也干,方长,一事同人嘛,别这么抠门薄!”

    方长听着众七嘴八舌地叫喊了一通之后,一直没吭声,等他们闹够了,也说够了,这才说道:“可这得需要信用啊,你们有吗?”

    “有!”

    “有尼玛个比!”方长反手就是一大嘴巴子抽在那李大河的脸,啪地一声,震得一群人都傻了。

    “老子借钱给你入股做生鲜加工厂做生意,你特么拿着分红不还钱?”

    被方长一句话吼得没有了脾气,李大河捂着脸退了两步,结巴道:“我不是不是还了吗?”

    “是还了,还夹了四张假钞嘛!”方长笑了笑,也不给李大河解释的机会,大声说道:“就你们这德杏,怎么和你们合伙做生意啊?”

    沈老头赶紧仗着自己有脸站出来冲方长喊道:“小方,小方,你消消气,这次的事是我们做得不对,我们不是已经及时把钱给你补上了吗,你看这乡里乡亲的大河,这几张假钞是不是你的,赶紧给换回来。”

    李大河被抽出一个大巴掌印儿来,也憋着一肚子鬼火没地儿撒,他知道要是这个时候跟方长撕破了脸,以后挣钱可就再也没有这等好事了。于是装腔作势地在自己全身上下搜了个遍,满脸苦涩地对沈老头说道:“我身上没钱了啊!”

    方长摆摆手道:“不用了,去跟会计认个错,这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了!”

    李大河眼中的凶光一闪而过,压住火来到会计跟前,点点头道:“会计,刚才叔火气大了一点,你一个晚辈挨一巴掌也别太在意,叔在这里跟你赔个不是了!”

    这尼玛比的叫道歉?

    会计哼哼冷笑,不过刚才自己挨巴掌方长已经替他找回来了,所以这心里的火气也消了大半。

    “小方小方,钱还了,欠道了,你看咱们是不是也能参与这个这个这个项目了啊?德君,快,你快给劝劝,都是一个村的,你还想吃了这独食不成?”

    伍德君一听,明面上也不好拒绝,冲方长挤出一张笑脸来道:“小方啊,大伙都是一个村的,你看”

    “你是想把名额让给沈大爷他家吗?”方长微微一笑道:“凡事讲个先来后到嘛,和尚多了也没水喝的道理你们应该懂,公司一共给了二十家指标,谁上谁不上,你们自己决定好不好!”

    话一说完,方长轻轻拉着龙墨往后退了几步,杀招放出来了,就等着看他们表演了!

    “依我看啊,就听小方的,人家公司选出来的名单,那是看中盂们的诚信,大伙说对不对?”

    伍德君改口了,前后两句话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弄得沈老头差点没把自己滇澋给呛死,指着伍德君大叫道:“对尼玛个比啊对,这名单不作数!”

    “你说不作数就不作数?草尼玛的!”

    “我曰死尼的玛!”先前的李大河早就一肚子鬼火,一瞧伍德君这德杏,当场上了头,抡起拳头,狠狠一拳砸在了伍德君的眼睛上。

    这伍德君在村子里也是个狠人,提着身边一把凳子哐地一下砸在李大河的头上

    这一蟼愑,镇办公大院里乱作一团,两边的人挤成一团,打得鷄飞狗跳。

    场面稍稍有点血腥,龙墨见了之后,没拦没拉,顺手打了个电话出去,等到人赶到的时候,差不多也分出个结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