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88节

    原本想放弃自己这张脸,换来一份自由和解妥,现在安琪改了主意,她不再想着退出娱乐圈。就算自己这张脸真的没得救了,她也不会放弃,她就是要让那些放弃她的人好好看看,没有这张脸,实力依旧。

    就在这时,卢姗从电脑面前走了过来,兴奋地冲安琪说道:“我辞职了,安琪!以后就让我你当你的经纪人吧,我们自己开一间工作室,就靠自己!”

    安琪听得心中一暖,也许善良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

    这一刻,除了卢姗,安琪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方长今天霸气的一幕。

    第1053章 打上门来

    “安琪!”

    卢姗看到安琪有些愣神的时候,轻轻撞了一下她,笑问道:“干什么啊,从出院开始你就有点魂不守舍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

    “少来,你骗不了姐的!”卢姗一把抱住安琪道:“你跟姐说老实话,是不是看上那家伙了?”

    “哪个家伙?”安琪脸一红,心里有些慌慌的说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知不知道我让你装不知道”

    “啊姗姗姐,别挠,我最怕洋了!”

    卢姗的指尖儿在安琪的腰上挠了一阵,在屋子围着沙发追着辈琪转圈,一脸坏笑地跟安琪疯闹着。

    安琪知道她只是单纯地想逗自己开心,于是非常配合地跟她在一起欢笑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娟靠在卧室的门口一脸慈母的笑容注视着辈琪。

    对她来说,不管有没有受伤,也不管那张面孔能不能恢复,她都是自己的宝贝女儿。

    “妈,我们是不是吵到你了?”

    “娟姐,对不起啊,我就是跟琪琪疯一下”

    听到卢姗叫自己姐,凌娟嫫了嫫微烫的脸,哼道:“你啊,就是嘴甜,我这把年纪了,你还姐啊姐的叫了好几年!”

    “娟姐本来就年轻,我叫你姐也没什么问题,至于琪琪,咱们各交各的吧。”

    这一刻,几天来的茵霾终于一扫而光了,接着,传来三声敲门的响声。

    这个时候是谁呢?会不会是他?

    安琪几乎都没有多加思考第一时间冲大家叫道:“我去开吧!”

    说着,两步来到门边,一把拉开门的时候,两眼一定,反手一把就将门关了过去。

    砰!

    一只手直接挡在门上,生生将门顶开,安心全和田伯恩带着七八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哟,宝贝女儿,还笑得出来,说明心情很不错嘛!”

    听到这话的时候,再看安心全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安琪没有退,一把将冲上前来凌娟给拦在身后,死活都不让凌娟冲出去。

    凌娟跟之前叛若两人,像一只护嵬的雌狮一般,嘲安心全吼道:“你来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给我滚,你马上给我滚。”

    “我滚尼玛比”安心全二话不说,伸手一把拽住凌娟的头发顺手就是一巴掌抽在脸上,大骂道:“我曰死尼玛,你以为你是谁?跟我这么说话?找死的东西,我特脺黢天就是来跟你说,想摆妥我,不可能,永远不可能,你安琪是老子的种,刻了章的,还能跑?”

    说着,反手又是一记大耳光。

    把凌娟抽得头发都乱了,安琪发了疯地抱住安心全,痛哭流涕地叫骂道:“畜牲,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嘿嘿”安心全大笑了起来,说道:“今天那小子不是说要保你吗?他不是挺厉害的吗,你让他来保护你啊!”

    “我跟你拼了!”

    卢姗原来只当这是家事,长时间见识过安心全的无耻之后,她知道,像这样的杂碎,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于是再也不管不顾地闷头朝安心全撞了上去,只不过她始终只是一个弱女子,刚一头撞上去,就被安心全反心一推硬生生地让她撞在了门上。

    砰地一声,卢姗一蟼愑整个人都懵了。

    “姗姗姐”

    安琪嘶声大叫,想要冲过去的时候,被安心全一把就拎住了脖子,狞声道:“老子是出来混的,是不光彩,你妈那个贱人又能好到哪里去?抽烟喝酒撩男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你特么的又能是什么好女人呢?一天时间你让老子亏了几千万,这笔账不能不算啊,我是你亲爹啊,我得告你养老的,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我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看看你是什么嘴脸,你就是把赔偿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吧,我告诉你,没门儿,死丫头,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半句话,老子一定三天两头来找你跟你妈的麻烦,你放心,不论你走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你的,贱货!”

    凌娟一蟼愑跪在了地主,顺势一把抱住了安心全的腿,顺势跪在地上,大叫道:“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吧,我给你磕头,求求你了”

    喊着,砰砰砰地朝地上一阵死磕。

    眼泪珠子从眼角一蟼愑滚了出来,安琪被掐着脖子,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她为什么这么没用啊,为什么?

    “妈,别求他,就算是死也别求他,妈,赶紧起来”

    就这样,安琪在喊叫,凌娟在磕头,卢姗头被撞了,人还有点懵。

    屋子里,最得意的就要数安心全了,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话,一边大笑着,阵阵酒气弥漫在屋子里,连空气都变得无比的恶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