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86节

    “上车上车!”

    方长嘿嘿一笑,马上坐上了副驾,可是当李华把车又开回医院的时候,方长就笑不出来了。

    鏡神病院的食堂里可能真是人间地狱,这里经常吃的一道菜是豆牙,荤菜有肉,肥得不敢下口的肥肉,也许肉皮子上还有毛。

    当这些菜摆在方长的面前时,什么胃口都没有了。

    “来,恩公,今天我请客,千万别跟我客气!”

    听到李华这话的时候,方长马上说道:“算了,我还是把刚才那个哥们儿追回来吧,让他们把你带走,我晚点去给你收尸!”

    “别别别!”李华一把抓住方长的手,眼里真的有泪啊,是真的!

    第1051章 晚上值个班

    本来以为李华跑了,可是他又回来了,对某些人来说算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所以从李华回到医院上班的那一天开始,他已经接到好几次的电话,让他出去见个面什么的。

    李华见识过方长的手段之后,就知道这个世界远远比想象中要黑暗得多,所以他对自己前去赴约的后果无法预料,所以才一拖再拖。

    “遇上你啊,准没好事!”

    方长只是把素菜全都吃光了,听到这话的时候,不急不缓地笑道:“做人要讲良心,是我几次把你的命和道德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不然的话,你今天可能真的就完蛋了。”

    虽然李华非常不想承认,但方长说的是事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他们当初把楚云送进来的时候就是这种阵仗,只说,什么时候病好了,什么时病就出院。我一个专业的医生,一眼就看出楚云没什么病,如果一定要说他有病的话,可能是眼神不太好,否则怎么会找那么个老婆呢,面若天使,心如蛇蝎!”

    “菲姐?”看到李华点头的时候,方长也算是心里有数了,淡淡地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不就是这么个意思吗?”

    “弄半天你不知道啊,我看你刚才理制凐壮地教育他们,还以为你知道他们是谁呢!”李华有点意外地问了一句。

    方长摇摇头道:“我能猜到他们的身份,可是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听你这么一说,倒是知道事情的原尾了。行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他们应该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

    “真的假的?这么厉害?”

    看到李华心有余悸的样子,方长解释道:“他们身份特殊,怕事情闹大,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没有秋后算账,就是告诉他们,账是记着的,只不过翻了篇,如果再来找麻烦,就新账老账跟他们一起算。今天我也算是来得巧,算是给他们敲了个警钟吧。”

    李华七上八下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冲方长道:“走吧,换个地方,再吃点!”

    “我说你这人怎么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方长笑道:“存心的是吧?”

    “你把我扔岛城挖了三个月的粪坑,我带你来食堂吃顿人饭怎么了?”李华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

    方长摆摆手道:“吃饭就不去了,过来找你有点事。今晚你值个班吧,收个病人。”

    “卧草,还收,这次又是受什么刺激的啊?”

    李华想起来前不久才送进来那个年轻小伙,嘴里随时念叨着,不要捅我的嘴,不要捅我的菊花,我杀了你,杀了你们

    这可是个杀人犯,单独关押,没人说,鬼才知道他之前经历过什么。

    加之方长又打电话特别关照过,所以李华这小子异常的好奇,不过这小子这辈子应该好不了啦,鏡神崩溃不说,还有严重的自疟倾向,稍不留神就想着自杀。

    看到李华一脸好奇的样子,方长淡淡地说道:“这次来的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喜欢打人,我的要求很简单,这辈子都别让他再出去了。”

    “啊?”李华看到方长的神銫时,马上叫道:“你不是把我从道德悬崖边拉回来了吗?这特么是又准备把我给扔下去?”

    “有句话叫,公道自在人心嘛!”方长笑道:“有的人总是在道德与法律的边缘走钢丝,仗着自己够无耻,什么都敢做,所以得让他们明白,做恶是要付出代价的。”

    李华心头一寒,杨信上新闻的镜头到现在都还在脑子里打转了,沉訡片刻道:“极端倒是极端了点,不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别只是说说而已。行,我去跟同事换个班,晚上到了打电话吧,我罍饔你们。”

    方长微微一笑,刚准备走,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如果一个人的意志力很坚定的话,怎么证明他有病呢?”

    “鏡神类药物可以让人亢奋,也可以让人安静,过量的话,基本就会不受控制,而且这种药一旦开始,恐怕就不能停,否则身体激素发生任何的转变都会让病情加重,嘿我怎么会跟你说这些呢”

    听到这话的瞬间,方长微微一笑,点点头,离开了四医院。

    来到大门外的时候,方长马上给楚云打了个电话过去,老规矩,打通了没人接。

    不过这一次方长没有等太久,一个未知号码回了过去,心情听起来不错地说道:“小子,怎么了?”

    “跟你前妻最近闹得挺不愉快的吧?”

    一听这话的时候,楚云的情绪显然有一个明显的变化,然后马上换了个地方压低声音道:“臭小子,神通广大啊,你画姐可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

    方长翻了个白眼道:“我求求你别把我妖魔化,今天我特么撞上你前妻让人来找你主治医生的麻烦,胆儿挺肥啊,你知道她用的是什么人吗?这特么要传出去了,让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该怎么想?”

    这蟼愑楚云是真的生气了,喘着粗气重重一哼,叫道:“这个疯婆子,我就知道她干不出什么好事来。”

    “行了,你忍了这么多年估计也是给她留着脸,替我警告她,李华,对我来说有很大的用处,劝她别碰,要是若急了我,手里的事我暂时放放,腾出空来先把她解决了再说,楚老哥,你应该知道我干得出来这种事吧?”

    楚云一听方长这话的时候,毛都立起来了,方长什么背景,他从来没有打听过,不过他却知道方长说话,言出必行,即刻点头道:“我会警告她的,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会放过她。”

    两分钟时间,没来得及说再见,电话就已经自行断掉了。

    楚云站在平房外,冲远处守候的人挥了挥手道:“曹阳!”

    “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