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78节

    安心全冲安琪冷哼一声道:“你给我听好了,经纪公司的人马上要过来,你要是识趣的话就闭上嘴,让我跟他们谈,你只需要点头就可以了,要是敢多说一句,你瞧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跟你妈。”

    话语中的凶狠从来都不是吓唬,上一次的不妥协造成的后果就是凌娟的手被打到骨折。

    安琪暗自咬了咬牙,她妈躲在她的身后哭得全身发抖,又恨又怕,紧紧地抱住安琪的腰,脸贴在她的背上拉油着,让安琪嗅澺得厉害。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两名男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手里捧着大束鲜花,还提着一个大大的果篮,顺手就放在了安琪的床头。

    “安琪,我代表公司全体来探望你,请你放心,你的脸,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保住的,接下来,公司会动用所有的关系替你找全世界最知名的整形医生来给你手术,你的脸一定不会受半分影响。”

    听到这样的话,按理说,安琪应该很高兴才对啊,可是她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因为这个穿着打扮看起来光鲜帅气的男子并不如他的外表这般阳光干净。

    可以说,安琪落到今天这种地步,跟他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他就是经纪公司的副总,田伯恩!跟安心全的祸害程度那是一样一样的。

    第1043章 利益的牺牲者

    安琪的市场潜力在当年已经很明显了,出身星探滇濓伯恩习惯以最低的成本为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

    当他知道安琪的身世时,主动联系到了安心全。

    安心全当初受够了找安琪拿钱的日子,一听到可以牢牢地把安琪控制在手里,哪里还忍得住?让他去吃屎,他也是愿意的。

    这两人私底下一箿麽,安琪的卖身契就这样成了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件。

    所以此时安琪看到田伯恩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銫。

    此刻男伯恩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搓了搓手,笑了笑,然后指着旁边一个男子道:“安琪啊,这位是极乐tv公关部的负责人赵总,也是特地过来探望你的。”

    “安琪小姐,首先我代表极乐tv对你表示歉意,因为公司的运营发展给你带来了身体与心灵上的创伤,我们十分抱歉。”

    听到这话的时候,安琪免强点了点头,然而安心全一蟼愑就不干了,当场叫道:“抱歉?抱歉值几个钱?你看看我女儿这张脸,她的职来生涯就这么毁了,你们那个什么极乐世界不赔钱就想这么算了,别做梦了,讲价钱,讲价钱亲热一点。”

    极乐与安琪所在的经纪公司是有很多合作的,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对艺人造成的伤害很明显,而极乐也是一个受害者。

    不过让极乐赔钱,几乎是不可能的,老贾这个人是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所以今天赵总过来的意思,顶多也就是走走过场,于是赵总淡淡地说道:“极乐tv是一家正规公司,凡事讲规矩,在这次的直播事故当中,我们是不负主要责任的,我们不会因为事件恶劣就采取拿钱封口这种手段,我今天过来,主要还是表达对安琪小姐的歉意,对安琪小姐的遭遇表示同情。说到责任与赔偿,我觉得我们还是走法律程序比较公平,这样一来,没人说我们极乐仗势欺人,更没有人怀疑我们极乐的运作方式。”

    赵总这话一出口之后,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安琪的这张脸将注定她以后再没有别的商业价值,所以也用不着再留什么退路了,江湖再见,那只是一个传说。

    这样的现实,安琪猜到了,她也是接受的。

    可是她接受,安心全不能接受,指着赵总的鼻子就骂道:“我草尼玛别跟我**律,老子今天可以让你出不了医院你信不信?”

    赵总也不是吓大的,手指将安心全的食指轻轻地拨到一边,道:“安琪爸爸,求财不求气,做人也别太贪心,你坑谁也坑不着我们极乐的头上来,广告是经纪公司接的,产品是奥米的,跟我们极乐有什么关系呢?这就好比你开着别人送你的豪车在公路上跑,然后出了事,最后把责任推给公路,你们我们这些修路的怎么活啊?”

    安心全一听,居然无言以对。

    赵总哼哼一笑,说道:“也别总拿打打杀杀的来吓唬人,这几年间哪儿还没几件分尸的案子啊?”

    安心全怂了,钱是万能的,越有钱的人做起事来越狠,这一点他是清楚的,所以也能感受到这番话当中的威慑力。

    就在安心全认怂的时候,赵总看着辈琪道:“是这样,安小姐,维权是可以的,我们也支持你维权,不过在走法律程序之前,你不能对媒体发表任何关于极乐的言论,否则造成了任何的经济损失,我们终很遗憾地和你对薄公堂,向你追讨公司的经济损失。”

    还记得自己健康的时候,这些人对她说话一个个的都低声下气,嘘寒问暖,而此时,表面上看来客客气气,实际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威慑与恐吓。

    是啊,他们都是生意人,又怎么可能指望他们有什么人情可讲呢?

    安琪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着头一脸无奈的笑着,赵总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房间。

    安心全此时一回过神来,反手就把田伯恩的衣领子给拎了起来,叫骂道:“我草尼玛,你带他来干什么,恶心我是吧,他说得不错,这广告是你们接的,我女儿受这么重的伤,你说怎么赔,怎么赔!”

    田伯恩都被勒得喘不过气了,用力地拍着辈心全的手,大叫道:“放手,放手,极乐不赔,有人抢着赔”

    一听到这话时,安心全果断撒了手,刚才还恨不得吃了田伯恩,转脸就笑咪咪地问道:“经纪公司赔多少?”

    “经纪公司也是受害者好不好,你看看安琪这张脸,这对公司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啊?”田伯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奥米科技这次对安琪的意外很是重视,公关部的总经理与副总经理昨天就到都城了,现在正在外边呢,既然人都齐,不如就在这儿把事情给谈了。”

    安心全一听有钱赔了,心中已经暗自想定了一笔大数目,他们要是不答应的话,就把他们告得倾家当产。

    安心全一定不知道奥米多有钱,不论他喊出什么天价来,也吓不到奥米的人。

    田伯恩得到了安心全的首肯,压根就不问的安琪的意见,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不一会儿,代表着甭米科技找上门来的和解的盛夏与陈元来到了病房当中。

    “你们特么的生产的什么破手机?啊?”

    安心全像一个尽职尽责的父样一样,肆无忌惮地宣泄着自己嗅澺女儿的愤怒。

    一把就将陈元的领子给拎了起来。

    陈元本来就瘦,虽然嘴很臭,但是一旦跟人动上手,也永远是最吃亏的那一个。

    “老哥,有话好好说,你看我们这不是派人来谈了吗,别动气,别动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