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69节

    在基地石碑面前站定时,双手一背,看了看一边正在嫫汗的基地办主任,淡淡地说道:“我们的员工在外面顶着当头烈日地挥锤子,累得半条命都没有了,挣点辛苦钱成天到晚的还被别人数落。再看看这些打扫卫生的,我就在想,我们的员工在外面怎么还混得不如一个打扫卫生的呢。廖主任,这些人哪里找的?”

    廖平听到这话的时候,全身一颤,赶紧挤出人群,冲孟常德说道:“孟总,下面的人做事不守规矩,我马上让人把他们开了。”

    孟常德年了廖平一眼,眼神很平静地说道:“他们肯定得开的,顺道把基地这帮保安也开了吧。”

    “保安?”廖平脸皮子抽了好几下,偷偷地看到孟常德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试探地问道:“基地保安没有犯什么错啊,为什么要开除他们?”

    就在廖平这话一出口的时候,曾凡柯有些严厉地说:“廖主任,都到这个时候了,孟总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问那么多有意思吗?你当谁不知道你请的保安是从你小舅子的保安公司里请的啊?”

    尼玛比,那天喝酒的时候,你不是这个态度!

    廖平在心里问候着的曾凡柯全家。

    曾凡柯前不久还是人事部的部长,现在嘛,野外作业处的副经理,跟孟常德配合主持工作。

    他不算是孟常德提拔起来的,不过对孟常德也还算服气,因为孟常德该拉他的时候没有踩他,这就是恩,不论到什么时候都得记着。

    此刻这番话一说出口来,廖平的脸銫也是变了又变,不过孟常德是真没打算给他留脸,于是在曾凡柯之后,孟常德接着道:“你用熟用亲,我都可以理解,我也没有多大的意见,但是有一点,他们也是来上班的,他们也是员工,你说说成天到晚的,拿着手里的橡胶棍在基地里吆五喝六的吓唬谁呢。你们保安队那个队长,周末值班,中午跟你廖平喝了一顿酒,下午一回来就跟基层的员工动上手了,还叫了一群社会人在外面堵人,廖平,你给的权力啊?是你教他酒后上岗的啊。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你廖平的大别墅吗?”

    从不动怒的孟常德在这一刻终于是爆发了,骂得廖平狗血淋头不说,接着再道:“把这帮子杂皮全我清理干净了,你自己给滚到一线灯冋通员工,我看你是成天到晚地吹空调把脑子给吹傻了。”

    廖平全身一晃,从不见孟常德这么大嗓门训斥过谁,今天是见鬼了吗?这蟼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随行之人,也是一阵惊奇,孟总这是怎么了,更年期了吗?

    第1033章 无奈

    去局里开会,被领导点名怼了一个多小时,孟常德憋了一肚子的鬼火,忍了好几天现在才发作这也很正常。

    国能集团如今与思维塔克的合作正顺利滇澑判,业务区块正是针对着华南省的高产地段九里岗一线。

    南方局做为合作方主要任务承接单位,下辖各公司(处级)都在积极地准备着合作事宜。面子工夫那自然是没得说的。可是一提到真刀真枪的时候,思维塔克方的代表的观摩团那真是看得直摇头。

    工作态度消极、人员管理混乱、不成体系、安全隐患严重

    这其中最为典型的就要数野外作业处了,上一个季度,因装备故障所耽误的生产事件达到了十次。

    先不要说造成了多少经济损失,关键是这一切就活生生地暴露在了思维塔克驻南方局的观摩团的眼皮子底下。

    事情倒不是什么大事情,关键是的印象分就大打折扣了。

    孟常德的工作效率受到了质疑,而且没有及时地拿出解决办法不说,反而觉得这是上面给他工作带来的不便,表达了不满。

    老子还没找你麻烦,你还敢表达不满?老小子没睡醒吧?本来就憋着一肚子鬼火的伯光禄趁着这季度工作的总结会的机会,拎着孟常德就是一阵子臭骂,用词之严厉极为少见。

    要知道重用一个人的时候,往往是敲打,就算严厉了一些,也能听出话语当中的指正和引导,目的是让他清楚自己的短板加以修正。

    可是在全局下属八个处级公司主管领导面前不留一丝情面地指出孟常德的问题,这就不是单纯的敲打,而是要捶爆的意思了。

    孟常德只是保守,又不傻,像这样的情况一出现,就代表上面已经动了换班子的念头。

    习惯坐以待毙的孟常德把火撒过之后,心中也是微微一叹,看来真的已经到了退出的时候了。

    “孟总,廖平一个基地办主任,走到这一步是他活该,没什么好可惜的。”

    听到这话,孟常德看了看曾凡柯,轻轻一叹,领先于众人踱步缓行,曾凡柯落后他半个身位,听他喃喃道:“我这个救火总经理是不是真的很废啊?”

    一个打太极的高手在这一刻却被孟常德问得手脚不知道往哪儿放了,真特么尴尬!略微地低着头,尽量跟他保持着合适的距离,要知道现在外面都在传,野外作业处的总经理孟常德是个救火的,火是救下来了,但是却给野外作业处埋下了一颗雷,让野外作业处的发展完全停滞不说,生产总值较前一年下隆了百分之四十五。

    这是什么概念呢?好比昨天挣了一百,养活十个人,还可以上交五十。今天只挣了五十五块,不但要养活十个人,还必上交五十。这是一个世纪难题啊,体育老师教的数学解决不了这个难题,专门搞数学的教授怕是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啊。

    曾凡柯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但是这是绝症,没得治!孟常德的本杏是一部分原因,市场因素也限制了公司的发展总而言之,这一切都让孟常德碰上了,那就是他能力的问题,现实没有借口,国企更不信眼泪!

    当然这些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并不会让曾凡柯的反应慢过两秒。妥口而出的回答,是套词!作不得数。想太久不开口,就是坐实了孟常德的自嘲。

    所以曾凡柯在非常妥当的两秒后,淡淡地说道:“野外作业处,不仅仅是一家公司,做为野外生产型一线单位,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杏,各方监管这么多的情况下,寻求一个平衡的管理方式,孟总做的没错。这一年时间,整个野外作业处的发展受限是大环境影响,孟总平常不也没闲着吗?公司上下各部门主管领导该换的换,该处理的处理,公司上下的运行是井井有条的,至于生产的延误,装备老化这是事实,装备紧缺这也是事实。孟总,不用太在意!”

    这话乍一听,好像很有道理,但是细细一品,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不过再想想,倒是蛮合孟常德心意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做事守规矩的人,既然是临时拉他上来救火的,做一个救火领导该做的事,至于评价,交给别人去就好了,至少他是问心无愧的。

    就在孟常德刚缓过劲来的时候,基地大门敞开,一队奥迪车队陆续开进基地。

    孟常德定睛一看,局里的人终于和思维塔克的考察团队终于来了。

    当车队在孟常德等人面前停下来的时候,司机第一时间下车,急忙跑到后排,打开车门,护住顶,将后排的领导们都给迎了下来。

    柏光禄的脸还是跟扑克一样,捋了捋腰带,把腰后的衬衣下摆往裤腰里塞了塞。秘书见状,马上绕到柏光禄的身后把衬衣下摆再提拉一下,让柏光禄举手投足间不会感到束手束脚。

    柏光禄也没时间停住,赶紧来到车的另一边迎上一身休闲装的周昊,两人一道朝后面一辆车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车上下来一个身高接近两米银发老外,下车一抬头,看着那爬坡的日头,张口叹道:“好基儿热!”

    这话一出口,把翻译都听傻了,脸皮子抽了抽,冲柏光禄和周昊干瘪瘪地笑了笑,“这句不用翻译了吧?”

    众人当场笑了起来,柏光禄更是说道:“哈里先生这句都城话说得挺地道。”

    听到翻译的话时,哈里哈哈一笑,顺手拿过一顶思维塔克公司订制的黄銫安全头盔,往自己的头上一戴,说道:“时间就是金钱我的朋友,让我们开始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