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68节

    想到方长这家伙足不出户就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龙远山就忍不住惊叹,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龙远山开怀地笑了起来,拿起手机立马给刘国川去了个电话,接通之后,淡淡地说道:“那小子准备去都城,给你爹通通气,能帮的时候,尽量伸把手。”

    “市长,这小子贼鏡啊,刚才就来短信了,说是去趟都城,洪隆这边的事暂时别找他,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帮他盯着洪隆的地盘,顺道暗示我帮他做点什么事嘛,这小子放心吧,市长,我已经提前给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了。”

    “咦,你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方长对你用什么糖衣炮弹了?”

    听到龙远山调侃的语气时,刘国川却变得格外的重视,认真地说道:“叔,这事我还没来得及通知你,那天方长带着几个企业的老总去巨石的总部转了转,当天冯六等人就返回了自己的公司。现在从海港那边传出来的消息是,原本一直打算将总部迁离海港的风云集团,已经正式将迁移的具体方案放在台面,成行杏非常的大。”

    龙远山听得心头一紧,叫道:“方长那小子说什么没?”

    “没有,一个字都没说!”

    “小混蛋,这么沉得住气?”龙远山猛地吸了一口气,就算他这么稳重的人,嘴角此时也扬了起来,反问道:“国川啊,这事如果说跟方长没关系,你信吗?”

    “我又不是傻子,冯六什么人啊,特立独行,很少听人说他跟谁交朋友,也很少跟我们这一圈子攀交情,他原来是个老师,最不屑的就是这些东西,方长这小子最欣赏的就是冯六,他们俩之间要是擦出火花来,我可一点也不奇怪啊。

    从去年开始,方长这小子做的每一件事情,我知道的不知道的串在一起,这就是洪隆经济的走势图啊,他可是把我这么多年的野心全给调出来了,我现在啊对洪隆城东这一块的想法胆大到做梦都在叫救命。

    市长,好消息远不止这一个,物流跟电子商务现在几乎就是捆绑在一起的产业,风云总部一旦在洪隆成立,国内最大的分捡中心一到之后,风云所投资的极购电商立刻就会在洪隆办厂,光是这两大巨头的到来,就能给洪隆新增一万左右的就业机会,人口落户能达到两万”

    当刘国川将这一切的好消息通通告诉龙远山的时候,连龙远山都开始惊叹了。

    一年,只用了一年的时间,方长就快要把洪隆失去的十年给找回来了,说这小子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实力可是一点都不夸张薄。

    在最后的时间里,龙远山能见识到像方长这样的后辈,那种莫名的满足感很难用言语来表达。

    “国川啊,招商引资的事情你要亲自抓,尽可能减少中间流程,适当的时候,再来一次招商引资的会议,希望社会各界重视洪隆,让他们看到洪隆的诚意与实惠,尽可能地减轻他们的负担,解决好实际的问题。一经发现有我们的人在中间为难添堵,吃拿卡要的,一律就地免职,交由检察机关亲自处理。”

    听到龙远山的话时,刘国川也是一阵提气,这之后的发展,终于不再束手束脚啦!

    第1032章 孟常德的鬼火

    如今龙远山已是大权在握,所有能做的、该做的,他都可以大刀阔斧地去做,卢世海在时伤了洪隆的根,接下来要和投资商、企业等建立信任,洪隆就得拿出足够的诚意。

    而方长在洪隆所走出的每一步,无疑都是在向外面不明情况的人说明,洪隆这个地方是值得大把投入的。

    龙远山很好奇,是这样的力量让方长把这里当成家一样的发展呢,他的老家可不在这儿啊。

    无暇多想,龙远山马上对刘国川说道:“对了,还有件事,方长要办一个补习机构,教育局那边,你去过问一下,没有问题的话,早点发放。”

    “喂龙叔龙叔,你说什么,听不见,信号不好”

    电话挂断了!

    臭小子!龙远山当然知道刘国川害怕什么,因为前几天省里来人亲自宣布肖剑没有问题并且复职了,要要命的是省里来了一份文件,洪隆市教育局工作暂时由肖剑代管。

    让刘国川跟肖剑打交道?还不如杀了他。

    肖剑太死板了!龙远山不知道这次对方长的牵就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因为肖剑再一次逆境翻盘,而且爬得更高。

    这样的结局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正义得到伸张,努力坚持终有回报,很提士气。

    坏处就是,努力坚持的人的办事的变通能力通常是负数,他们往往喜欢一条路走到黑。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方长他,真的算到了吗?

    龙远山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看来下午得亲自去教育局转转了。

    这天早上过了八点半,野外作业公司太湖基地的大门外还有好些个农民工手里拿着大扫把拼命地挥舞。

    “孙老大,昨天晚上最后赢了多少?”

    “哈咔呸!”

    一口脓痰啐在地上,竹扫把一蟼愑将它扫散了去,拿扫把的孙老大头也不抬,骂骂咧咧地说道:“赢尼玛卖批,连着来了三把杠上炮,点了一把极中极(极品再加一番),多余的都输出去了,还赢,手赢哦,特么卖批的!”

    扫把舞出去的时候,几条腿就出现在了扫把前不远的地方,孙老大一抬头,看着一群身着弊銫短袖衬衣,蟼惻西裤,皮鞋蹭亮的人就那么站在他的面前。

    孙老大刚裂嘴一笑的时候,那群人当中为首的孟常德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现在打扫卫生的都开始朝九晚五了吗?”

    说着,带着一群人从基地的大门走了进去,后面才跟着一排甭迪开进了大门。

    满头大汗的男子指着孙老大的鼻子,上气不接下气地骂道:“滚,你给老子滚,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孙老大不服气,叫道:“我犯什么错了,你凭什么让我走啊?”

    满头大汗的男子看孙老大这一副有理走遍天下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冲他叫道:“我草,我草尼个玛的,我特么有没有跟你们说过对你们上班的时间没有具体要求,只要在早上八点钟之前把厂区和四个门口打扫干净就行了?啊?大批员工早上八点半上班,你们特么的杵门扫得灰尘满天飞,你让别人怎么上班?你们特么的再不滚,老子老子”

    “我有心脏病!”

    满头大汗的男子一听,当场立正敬礼道:“哥,我错了,请你慢点走,我们司不敢用你了,理由是你们多违反劳动纪律”

    孟常德早就来了,已经围着太湖基地把东南西北四个大门都转一圈,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