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65节

    于是热搜榜三甲,分别是奥米定时炸弹、安琪小姐受伤入院,极乐tv接一个会炸的广告。

    这么爆炸的新闻的热度是彻底降不了温的。

    当香香一边吃着方长做的早餐时,一边问方长道:“我现在这么做,不是在给我的东家极乐tv找麻烦吗?”

    “不是找麻烦!”方长啃了一口全麦面包,颔糊不清地说道:“你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什么?”香香脸銫一变,惊道:“你是说我这么做会彻底把极乐tv搞垮吗?那我不是成了罪人?”

    方长微微一笑道:“罪人谈不上,真正的罪人是极乐tv的老板贾阳,他这几年太狂了,狂得不知道多少人想一刀把他给料理了,你知不知道把所有转播权独揽之后的后果是什么啊?”

    “看电视花钱呗,充会员啊,版权付费这是趋势,免费那是不存在的。”

    方长点点头道:“对嘛,这就是老外的思维啊,在老外的眼中,版权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们国家这方面发展起步较晚,正在往这条路上靠,老贾就是典型嘛,老子花钱买来的东西凭什么让你免费用啊,这特么不是做梦吗?”

    香香红着脸瞪了方长一眼,笑道:“贾老板才不会像你这样说话呢。”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嘛!”方长认真地说道:“有产权意识是好事,不过他却忽略了一个最严得的事实,谁愿意突然花钱看以前本来应该免费滇濆育节目呢?首先,贾老板犯众怒了。接着才是更关键的矛盾,财大气粗的贾大板买了下版权抢了电视台的生意,直接让一群传统企业放弃电视广告的投放,从而导致电视台的收益大打折扣,断人财路等于掘人祖坟啊,这可是深仇大恨啊,一群主流媒体的大佬于家里磨刀准备把贾阳这个杀千刀的给剁了,你以为没有这档子事情,贾阳就能躲得了?”

    香香猛地一吸气道:“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拿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怎么挣就怎么挣,碍着谁了?”

    “碍的人多了,老贾忽略了两个国人最看重的东西,面子和人情!老贾眼里只看得到钱,就把那帮平常鼻孔朝天的大佬们给无视了,这帮人什么德行别人不清楚,我可太清楚了,把别人的巴结跟奉承都当打卡一样,好处自己得占着,面子也得要着,还得让人给捧着,遇上贾阳这么个认钱不认人的主,能把他们的屎给气出来。”

    香香听得咯咯直笑,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眉头一皱,最后一口早餐怎么也吃不下去了,冲方长撅嘴叫道:“讨厌,吃饭能不能别讲这么恶心啊?”

    方长也不讲究,顺手就把香香盘子里最后一口吃食给拿过来扔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嚼烂咽了下去,一本正经地说道:“实话告诉你,老贾这两年太顺了,顺得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所以他在等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起飞的机会?”香香不敢相信地看着方长问道。

    方长摇头笑道:“不是要起飞,而是准备跑路了。”

    “跑路?”香香听得心头一颤,惊道:“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跑啊?”

    “看透这个地方了,所以趁着极乐这块金字招牌得把钱给圈够了,扭头就跑,再也不想回来了!”

    这蟼愑连香香都彻底无话可说了,因为方长说的是事实。

    第1029章 水鬼

    贾阳的步子迈得很大,扯着蛋了。

    在表面上来看,是一群人推着他在走,而实际上,他刻意地引导着极乐集团发展得火热。

    最大的目的当然是圈钱。

    圈钱来干什么?当然是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造车。

    如果花自己的钱,当然没问题。可问题这家伙拿着股东们的钱发展自己的产业,而且以各种法律的漏洞来损害股东的利益。

    因为极乐发展得非常顺利,有人可劲儿地捧他,所以他可以把那些投资者的钱通通拿在自己的手里。

    现在,钱足够多了,他觉得差不多可以跑了,而且要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逃出去。

    事实上,他已经成功了一半,剩下这一半估计就难产了。

    什么意思呢?老贾一部份资已经通过离岸公司给转移了,而剩下的资产呢,跑不掉。

    为什么呢?因为方长利用这一次极乐tv接了个炸弹广告引燃了导火索。

    也正式向那些磨刀的大老爷们宣布,羊(阳)肥了,再不宰,就要跑了。

    等香香缓过劲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一石三鸟啊?有些缓不过劲来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把极乐算计进去的?”

    方长淡淡地说道:“动心思,是在你出事的时候,就算在你困难的时候不帮忙,我也不会怪他们,可是抢头条地声明撇清跟你的关系,就让我有点生气了。所以这一次也就是顺道给他一点教训,那些仇家能从他身上撕扯下多少肉来,就得看他们的本事了,搞不好到最后,还能捞着什么处呢。”

    听到方长的话时,香香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明明是暖心的笑,眼泪却大把大把地往外涌,颤声道:“你讨厌死了,总是把人家弄得又哭又笑。”

    “我还把你弄得一会要一会儿不要呢!”

    香香挂着眼泪,噗地笑出声来,朝方长扑了过去,粉拳在方长的哅口那是捶个没完没了,嘴里娇嗔大叫道:“死鬼死鬼,你讨厌死了。”

    这一磨蹭挤弄,大清早的方长这身阳气本来就旺,一蟼愑来反应,让香香清晰地感受到的瞬间全身一麻,手上半分力气都没有了,一蟼愑酥软地倒在方长的怀里,嗔喘连连道:“你是不是喝印度神油了啊?”

    “那玩意儿是用来擦的,不是用来喝的,不过就算是擦,也没什么卵用,还不如多看你几眼,比什么都管用。”

    方长的话比蜜汁还甜,比药更猛,早就已经喘得不行的香香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一样,直到方长腰杆子一挺,那一刻,香香把一切都找到了,坏在方长的颈窝里,娇滴滴地哼着,腰枝儿摇摇晃晃地像坐船似的,她也不着急,就随着这种节奏将浪头带得越来越高,朝着自己希望的地方就去了

    好长时间没有跟方长在一起了,抓住机会,那还不折腾个够本儿?

    就这样,又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方长洗完澡换了衣服,香香套着方长那件带着汗味儿的宽大t恤刚刚将芘股盖住,从后面抱住方长的脸,跟只多脚臭虫似的一直粘到大门口,问道:“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个星期吧,都城的事情不少,我走的这段时间你抓紧时间跟苍衡把最终的方案定下来,如果拿不定主意,就跟龙墨一起商量,集中开发案一定在一个月内完成,按照现在工程队的进度,也就是个把月就能把房农家游所需要的建筑给完全建好,赶一波大假的节奏,宣传跟上的话,乔山镇的人气会更旺的。”

    听到方长的交待,香香认真地点点头道:“那奥米这边还跟不跟?”

    “不用管他,马上就会有人再使劲推他一把的!”

    香香听不明白方长的意思,不过方长既然说不用管了,那也就不用管了,团队有人运作之下,香香也开始从优秀的主播当中培养年轻的新人,成立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在自己团队的运作下,在多家直播平台都有着较高的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