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31节

    “半小时前,她和他爱人贺建伟一同被带走,人,现在就扣在洪隆的。”

    “什么?”白恩培的脸一下了就黑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叫道:“谁胆子这么大,李小溪可是省内监厅的正局级科长,就算是洪隆市的市长也得小心应付着鄙,抓我的人,他们弄明白情况没有。”

    “当然弄明白了啊!”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白恩培抬眼朝门口看去,立马堆起一脸客气的笑容,伸手就朝那个年纪稍长,但是鏡神头很旺的男人伸手过去,双手紧握,上下用力地晃动着叫道:“刘部长,你怎么有空亲自到华南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副省长,怎么刘部来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啊,不会是搞我的突击检查吧?”

    郎士宁的脸銫很不正常,一脸铁青的样子让白恩培也是脑子一懵,再看这位刘部长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心中咯噔一声,完了,大事不好,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刘畅今年六十有二,按照规定,到了他这个级别,可以干了六十五岁再退休。

    这两年上头的动作变大了,刘畅一直在国内各大城市到处跑,几乎没怎么闲过,圈内一句话叫,“刘畅一到,鷄飞狗跳。”

    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因为刘畅所到过的几个地方,总有一些实权大佬落马。

    而且,他身居副部,所在的部门是没有太大实权的,但是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监察巡视组的组长,这就厉害了,随便到哪个省份一坐下,从上到下的官员莫不是芘股夹得紧紧的。

    所以当白恩培看到刘畅脸銫不带的时候,他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样的预感也就在三秒钟之后就应验了。

    刘畅直勾勾地看着弊恩培说道:“人说你白恩培公正严明,刚正不阿,是队伍里难得一见的傍样。我本来很欣慰,要知道你当年到学校深造的时候,是我亲自给你们上的课,你是我的弟子,我也拿你当朋友,当初你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多么的正派,可是再看看你这两年干的这些事情,跟当年哪里还有一点点的干系啊?白恩培,即日起,暂停手中的工作,监视居住,等你的问题交待清楚了,再等候处理。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对你的处理不会太轻的。”

    白恩培身子一晃,整个人都颓了,他看了冷冰冰的郎士宁一眼,在他的脸上得到的答案是“没救了”。

    不过白恩培还是不甘心,眼巴巴地看着刘畅,问道:“我到底哪儿做错了?”

    刘畅摇了摇头道:“死不悔改!你想通过自己的关系把你儿子弄到体制当中来对吧?别人不服从,无法顺你的心,你就强行抹黑,随意执行内监权力,对人进行控制提审,就光一条滥用职权就够你受的了。再说这贺建伟,就他那种种行为,祸害国家未来的希望的行为,拖出去枪毙一百回都够了。白恩培,我说的这些都算轻的了。都城南郊的济宏寺,是你疏通的关系吧?这香油钱添得实在啊,隔三岔五地就去许愿,然后再去还愿,这五年以来,每年大年初一的头柱香可都被你白厅长给承包了啊,有的人承包鱼塘,有的人承包果园,还有的人在风景区里圈地。你倒好,承包座寺庙,怎么的,还准备在我们这一行混不下去了遁入空门吗?”

    白恩培的一脸正直在此刻显得无比的可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瘫坐在椅子上,过了好长的时间,才缓过劲来,像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一般,慢吞吞地朝外走去,身旁紧紧地跟着两人,寸步不离。

    白恩培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就连拉屎撒尿都会被人盯着了,自由什么的,与他再不相干。

    等白恩培一走,郎士宁马上凑刘畅跟前,问道:“老伙计,你给我交个底,这是个什么意思啊,说动就动,半点风声都没有?”

    “怎么以前要动谁的时候还会吹风吗?”刘畅笑问了一句。

    只不过这笑容却把郎士宁着实吓了一大跳,刘畅这人他可是最了解的,俗称笑面虎,见谁都笑嘻嘻的,刚才数落白恩培罪状的时候,不也笑咪咪的吗?

    刘畅看到郎士宁出神的样子,马上说道:“士宁啊,前阵子华南省方面已经清算过了,我这次过来,也就算是检查一下成果,白恩培这些年放肆了,他这么招眼的一个位置,居然干出这么出格的事情,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上苾吗?我受上头委派,暂时任省内监厅厅长职务,指导你们肃清一些余留问题,下一步,重点打造洪隆城东,多重矛盾问题也得兼顾,尽快完成规划和建设任务啊,所有与商业行为无关的动作都是一律禁止的,知道吗?”

    “是是是,有刘副部亲自监督,洪隆的发展计划一定会顺利进行的。”郎士宁的牙关子都快咬碎了,看似一局好棋,怎么特么的被搅成这个比样了。

    看到郎士宁眼角抽搐的样子,刘畅又露出了招牌的笑容道:“士宁啊,去忙吧,对了,前阵子,洪隆市教科所所长肖剑的案子,如果没什么问题,就让检查院的人亲自过去宣布一下,别总人顶着帽子,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安抚一下,千万不能让他背包袱啊,教育系统这一块所有干部的资料,明天之前,全部送交内监厅,我们要掌握一下情况。”

    郎士宁一听,脚趾头把袜子都快给抠破底了,暗自咬咬牙,转身就走了。

    看到这位副省长一走,刘畅冲外面喊道:“都进来吧!”

    一行七八人走进办公室之后,刘畅笑道:“本来想给你们放个假的,看样子是不行了,马上着手工作,尽快把华南省教育系统的问题清理出来,明天我要去一趟洪隆,行踪保密,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是,刘部长”

    “副部,记住了,再乱,自己走人!”

    就算是此时,刘畅依然是笑容不减!

    第0993章 皆大欢喜

    工作安排下去,刘畅也差不多该汇报一下工作了,于是赶紧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我是刘畅。”

    “华南情况怎么样啊?”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刘畅赶紧说道:“没有兴起什么波澜,顺手把白恩培拿掉之后,把监管华南干部这个位子暂时拿在手里,等洪隆的发展平稳过渡之后,再委派合适人选。龙远山那边。”

    “让他自由发挥吧,我们能力有限,能帮的也有就只有这么多,嗨,想想拿他一个人去对抗那么大一个集体,也真是太委屈他了,如果他能撑得住,将来也得好好地待他才行!”

    刘畅听后,点点头道:“我们家那臭小子整天都在说他的好话,我这个当爹的都自愧不如啊!”

    “你儿子啊,就是你额外长的一双眼睛,替你盯着洪隆这方热土呢。行了,你在洪隆短暂地逗留就行了,别把问题搞得太复杂,有的事,表面上能过得去也就行了,凡事等到定了大局,再来慢慢处理吧。”

    听到这话,刘畅心里也有数了,这次过来顶多算是个敲山震虎,要把华南的问题弄清楚,还早得很。

    另一边,中年人挂了电话,顺手递给了身边的葛辉宏道:“我们暂时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葛辉宏笑道:“做的不少啦,老刘下手狠,在华南待几天也就差不多了,他要是待的时间太长,高压下反倒不合适,如今的洪隆清静了不少,龙远山做起事来也就不再束手束脚,完全可以放开脚来干了。”

    中年男人听得长舒了一口气,叹道:“这一帮你人做事全然不顾后果,只顾一己之私就让洪隆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停滞将近十五年之久,曾经都城的工业后花园,摇身一变,成为小拉斯维加斯,心痛、可笑!”

    “那都是过去的事,现在属于它的发展机遇又来了,这一次让它把这十五年都给补回来。”葛辉宏叹道:“龙远山心里有数,不把这帮子余毒给清理了,他不会倒下的。”

    听到这话,中年男人重重地点了点头,很是期待将来洪隆全新的模样。

    刘国川接到他爸的电话后,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龙远山。

    难得的,龙远山觉得神清气爽,觉得今天可以下个早班,一个电话打给方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