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8节

    瘫两个!

    “等等,我自己来,不要电我!”酒都被吓醒的油渣倒在地上,双手背在身后,老实地认怂。

    看到他这样子,小地主走了过去,扎带将背在身后的手先束上,再把脚也束上,电击器再往脖子上一杵,嗒嗒嗒唐冞个。

    加上那像疯犬病发的花蛇,一共凑齐八人,方长特地准备的这阵容也算得上强大了。

    天亮了!

    当阳光从贺建伟家的阳台上照进来的时候,满满的都是喜庆。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贺建伟照着镜子,把自己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眼睛里还满是血丝地唱着歌,突然扯着嗓子喊道:“老李,老李,你看看我怎么样,鏡神头旺不旺,快啊!”

    李小溪从里屋歪着头一边戴着耳环一边走了出来,没好气地叫道:“催什么催啊,人家招生办的来找儿子,不知道你激动个什么劲。”

    贺建伟哼冲李小溪嘴一瘪,哼道:“哟哟哟,你就知道说我,你看看你,连旗袍这种战袍都穿上了,不说的话,还以为咱俩今天办婚礼呢!”

    “去你的!”李小溪笑着啐了一口,白了贺建伟一眼,顺手把一条项链递到贺建伟的手里道:“帮我戴上。”

    “好好好!”贺建伟站在李小溪的身后,温柔地替她戴上项链道:“想不到我们结婚都二十年啦。”

    第0989章 招生上门

    镜子里的李小溪光彩照人,即便四十好几,那身段也是傲人,上了些年纪的风腴一般的男人很难理解。自信如她,很明白,到了她这个年纪的韵味只有懂生活和品味的男人才会欣赏。

    “二十年了,我爸当年说什么也不让我嫁给你,说你这人面堅,怎么看都是大堅之辈!”李小溪在镜子面前左右偏了偏腮,那脖子昂得跟鹅似的,哼道:“事实证明我爸的眼光还是挺毒的嘛!”

    贺建伟搂着李小溪的腰,将头放在李小溪的肩上,连体婴一般贴得紧紧地说道:“是啊,不过你最后还不是嫁给我了吗?”

    李小溪微微一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权、钱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个不叫堅,这叫适者生存。如果听我爸的,当一个本分的人,我们儿子还有今天这种出人头地的时候?”

    李小溪靠在贺建伟的怀里轻轻地摇晃着身子,满是幸福!

    贺建伟嘿嘿一笑,道:“全市第二,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全市第二,以后啊,也不会有人再说我建伟不会教儿子了。”

    李小溪在镜子里白了贺建伟一眼道:“我就喜欢你这么臭不要脸!”

    “还记得小时候,我经常求菩萨给我送辆自行车,可是菩萨怎么也不回答我。突然有一天,我看到了一辆没上锁的自行车,于是我就把这骑走了。后来我才明白,菩萨送了我一辆自行车的同时,也是告诉我一个道理,那就是懂得好好把握机会!”

    李小溪一蟼愑就笑了,笑道:“我觉得菩萨是告诉了你正确打开方式,你看看你现在隔三岔五的就要去添点香油什么的,是不是经常求菩萨原谅你啊。”

    “嘿嘿,所以说还是老婆最懂我嘛,当初我就提议这个上区里弄一些菩萨的浮雕什么的,那帮子煞比说破坏小区美观,他们知道个芘。”

    “行了行了,别大清早的就芘芘芘的,说正经的,全市第二,会不会太高调了?”李小溪眼珠子一挑,斜着眼看着贺建伟,问道。

    贺建伟摇摇头道:“高调什么高调,就是一个分数,老老实实地跟京航签了协议,这也就算是了啦一桩子事,稳当了!”

    “老贺啊,咱儿子什么水平你我心里有数,毕竟是以搞研究为主的大学,研究的又都是上天的玩意儿,这有底没底一进校门不就穿了吗?”

    “怕什么?”贺建伟哼道:“京卫教育局里我的老同学多的是,儿子开学,我正好送送,请老同学一道去学校里面转转,跟他的班主任、系主任都打打招呼,顺顺利利地把四年混过去,到时候再安排个体制内工作,还走他老子这条路,这不是一路妥妥的吗?”

    听到贺建伟这话,李小溪可是高兴坏了,她很清楚,国内的大学只要进去了,毕业什么的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加上贺建伟这关系,能出什么问题呢?

    想到这儿,李小溪贴着贺建伟的身体转过身子来,双手捏着贺建伟的脸叫道:“老贺啊,你这辈子啊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管做什么,都能让我满意,也不枉我动用了一切的关系保住了你,要是你真倒了,我们家啊,那就真的完了。”

    贺建伟紧紧地搂住李小溪的腰道:“这个世界上啊,不管是哪个阶层的斗争,说到底都是为了一个利字。我能留在这个位子上,说明还有价值。”

    李小溪听得微微一笑,拍了拍贺建伟的脸,笑道:“赶紧看看儿子起来没有,也没个节制,喝到那么晚才回来,这不是耽误正事吗?”李小溪双手推着贺建伟往她儿子的卧室里走,自己却美美地照着镜子,左右看看还有哪儿不够漂亮。

    完美!

    李小溪一拍手时,贺佳年一蟼愑就从被窝里被贺建伟给拖了出来。

    “爸,你干什么啊,这么早就把我弄起来?”

    贺建伟二话不说,硬生生地把贺佳年推进浴室当中,拿着莲蓬头也不管水有多冷照着他的身上就是一阵乱喷。

    顿时,传出贺佳年鬼喊鬼叫的声音,“妈,救命啊,杀人啦噗呸好冷啊!”

    “贺建伟,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你”

    “叮咚!”

    李小溪刚要冲进房间里去救自己的儿子,门铃却响了起来,一时情急,也顾不过来,只能扯着嗓子大喊:“来啦贺建伟,对我儿子温柔一点。”

    话音刚落,李小溪来到门口,双手往自己的脸上扇了扇风,再把这件绷得又翘又挺的旗袍往蟼惂了拽,顺手拉开家门。

    只见昨天出现在柳冰家中的几个老师走了进来,自我介绍道:“贺妈妈吧?我们是京航大学招生办的老师,我姓倪,这是我的同事,小林和小刘。”

    李小溪还是习惯杏地先看工作证,一看职务,马上笑脸相迎道:“原来是倪主任亲自大驾,林老师、刘老师,里面请。”

    引三人到客厅坐下之后,马上动手泡茶,忙前忙后地将茶水往三面前一递,说道:“这是今年的刚上的雨前龙井,前几天有人给我们厅长送了些过来,我们厅长顺手就给我了,三位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倪老师浅浅一笑,笑得头晃了晃,端起杯子来往鼻子前一凑,也闻不出个好来,偏偏脸上还是摆出一副享受的样子,然后把茶往桌子上一放,说道:“贺妈妈,贺佳年呢,我们主要也是为了这孩子来的,一切都以孩子的前程为重啊!”

    “嗨,瞧我,怎么就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于是李小溪走到卧室门边,喊道:“佳年,京航招办的倪主任亲自来了,动作快一点,磨磨蹭蹭的!”

    “马上马上,别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