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7节

    方长终于从花蛇的嘴里得到了证实。证实他并没有猜错,贺佳年这是不打算让贺佳翻身了,所以才想到这种毒计。

    于是,方长耐着杏子看着花蛇道:“你是怎么跟上贺佳的?”

    “我去鸿运的时候,她就坐在门口,她叫了车,我看到她的单子,就知道她去乔山镇了,所以我就直接去乔山镇堵她了。”

    方长听后,点点头道:“你应该知道强女干判得很重吧?”

    “贺佳年告诉我,他妈会保我没事,谁敢问我的罪,他妈就查谁,所以这顶多是被迫发生关系,赔几万块钱就可以私了。”花蛇得意地说道:“如果她家不私了,贺佳年说可以让她父母都丢了工作,然后断了他们家的生计,所以他们只得接受庭外和解这一条路!”

    方长笑了,一边笑一边点头,可以,可以,这一家子真是够厉害的啊!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方长说道:“贺佳年遇上你这么个坑货,注定他们全家都是要跟着倒霉的,你压根就没想让贺佳活着离开这里。”

    小地主看了方长一眼,双目凶光大作,叫道:“老大,问完没有啊,我可以把他宰了吗?”

    “不要,不要,杀人是犯法的,你们不能这样!”

    方长冲小地主点点头道:“他说得不错,杀人是犯法的,我们不能做犯法的事,先喂他把药吃了,留一半,给另外一个人留着。”

    小地主点了点头,学着方长的样子,拿着刀顺势撬了花蛇的嘴,只听花蛇颔糊不清地大叫道:“你们不讲信用,不是说好我交待了,就,噗呕”

    夜深了,深到连夜生活都已经结束!

    贺佳年被几个江湖上的朋友给扶到小区外,顺手敲开了保安室的窗户。

    有人大叫道:“这是贺局长家的公子,好生照顾着,关到家门口去,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杀你全家。”

    保安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但是一听到贺局长家的公子,不敢有半点待慢。赶紧扶着贺佳年往他家走去。

    而贺佳年的几个小弟扭头站在马路边吆喝道:“走吧,咱哥儿几个找个地方洗个澡,让妹子给好好拿捏拿捏!”

    “好啊,油渣哥,谢谢油渣哥!”

    油渣拍了拍身边的小弟道:“谢我干什么啊,这都贺大少大方,今天贺大少心情好,吃喝玩乐他全包,今晚哥几个可劲地玩,能玩几个就玩几个。”

    “好!”

    一群人在马路边上兴奋地大叫了起来,有的人已经在打算着一会儿叫几个了。

    他们刚想拦车,就来了一排的出租车,把他们给拉着就往南郊走。

    油渣虽然喝得多,不过脑子还算清醒,这特么不是去洗澡按摩吗,怎么四周黑灯瞎火的?

    “喂喂,你特么把车往哪儿开啊?”

    开车的朱集看了看油渣,笑道:“哥,这两天严打,你说那儿都关门了,我带你去个隐蔽的地方,所有极品货銫都到那儿去了,地方虽然偏了一点,不过服务真不错。”

    “哟,老司机啊?”

    朱集嘿嘿一笑道:“肯定老司机啊,不然的话不会这么晚还出来晃,老板打了招呼,让我们出来捡客,知道客人找不到地方心里急,所以才辈排我们这些摆渡人出来给你们指路,拉一个过去,有二十块滇濁成呢。”

    油渣一听,哈哈大笑道:“兄弟可以,别说二十块,你把我拉过去,我直接给你两百块。”

    “谢谢,谢谢老板大方!”

    朱集一副捡便宜的感恩样令油渣很是满足啊。

    才闭上眼,没有一会儿工夫,朱集就在旁边叫道:“大哥,到了!”

    “啊?啊?到啦?”油渣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带着七八个弟兄在黑灯瞎火的农家院子里跟着朱集他们往屋子里走。

    等到所有人埋头进去一看,第一时间就想往后退。

    门一关,刚才还客客气的朱集亮出手里的刀来,笑道:“大哥,就是这里了,希望你们这一趟玩得高兴。”

    “玩尼玛,你谁啊,划下道来,知不知道我谁啊,弄死你!”

    话音刚落,小地主冲上去就是一大嘴巴抽在油渣的脸上,叫道:“你特么还嘴硬,草你玛的,来来来,见见你的好兄弟。”

    小地主一把将油渣拎起来扔在那被绑得跟大匣蟹一样的花蛇身边。

    “卧草,卧草”油渣连滚带爬地往边上猛滚,看着花蛇那双血红的眼睛,还有那顶得老高的裤裆,这完全就是一头发了狂的畜牲啊,于是惊叫道:“你们把他怎么了,不不不,大哥,我不认识他,你们放过我吧!”

    方长从桌子边站了起来,问道:“让你买的药买了吗?”

    朱集拿了个大袋子往桌子上一放,说道:“所有的催情圣药都弄来了,老板关了门,我把门给撬了弄来的,留了钱,修门应该都够。”

    方长点点头道:“天快亮了,把他们全都捆起来,隔一个小时喂一次药,让他们保持杏致,药不能停。”

    朱集心头一颤,这么玩的话,不知道会玩出什么画面来,这应该是一幅恶心到不能恶心的画面,不过很值得期待。

    只看到朱集嫫出电击器来,照着身边的一个混混的脖子上就是一杵。

    嗒嗒嗒

    瘫一个!

    啪啪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