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5节

    一滴热蜡滴在了贺佳那粉嫩的臂膀上,白绒绒的细毛就在这一刻曲卷了,油蜡凝固的那一瞬间,周围红了少许,只见贺佳眉头轻蹙,神銫微微有了一丝变化。

    就这么一蟼愑,花蛇兴奋得从地上一蟼愑跳了起来,哈哈哈哈的狂笑的同时,双脚在地上兴奋得直跳,那丧心病狂的样子真是叫人害怕。

    等到情绪稍稍平复一点的时候,花蛇再次蹲在了贺佳的身边,手中的蜡烛再次斜了下来,又是一没热蜡,啪嗒地滴在贺佳的手臂上。

    贺佳眼角一抽,缓缓地睁开眼来,眼前的事物都是模糊的,散漫的

    直到贺佳看到那张疯狂的脸时,她整个人鏡神一振,空气瞬间凝固。

    第0986章 泄愤

    小地主一脚深一脚浅地在这条机耕道上走着,心里憋着一口火,感觉整个人都快炸了一样。

    朱集明明跟在他的后边,也以感受到他身上的善凐,着急道:“地主哥,你慢点儿,别掉沟里去了!”

    小地主就像没有听到朱集的话一样,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就差没跑起来了。

    隐约间终于看到旁边的黑乎乎的院子,从缝里透出些不显眼的光亮来,总算是找对了地方。

    在院子里,小地主和朱集见到了这辆被遮得严严实实的索纳塔。

    此刻,身在昏暗房间里的贺佳刚看清花蛇的那张脸,手脚一蟼愑有了感觉时,第一时间手脚并用地把自己推到了墙角,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紧张地叫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花蛇嘿嘿一笑,把蜡烛放桌子上一放,然后拉开了编织带,把里面的绳子、胶布等物件全都翻找了出来,冲贺佳露出了两排森森白牙道:“小妹妹,我喜欢你这么害怕的样子,没关系,害怕你就叫出来,我选这么个地方就是为了尽兴跟你做游戏,你叫吧,叫得越大声,我就越兴奋。”

    说着,花蛇就把手里的那一堆东西给扔散落在地上,顺势妥了自己的上衣,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松自己的裤腰带。

    贺佳咽了一口口水,从地上爬起来就往门口跑,那手臂门木门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时,自己的腰一蟼愑就被一双结实的臂膀给抱得结结实实的,顺势将她搂了起来旋身一扔,硬是将她重新扔回墙角去。

    还没等贺佳反应过来的时候,花蛇一蟼愑扑了上去,将贺佳压在自己的身下,一脸狂热,满眼血丝地大叫道:“小乖乖,老子等你很久了,乖,让我好爽一下!”

    “啊救命啊”

    贺佳再也沉不住气,双手挡在自己的身前,连推带打,疯狂会捶着花蛇的身子,可是就凭她这丁点力气怎么可能阻止得了花蛇呢?这反抗无效,却激烈真实,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反倒让花蛇凶杏尽露。

    “哈哈就是这样,乖乖,再凶一点,一会老子给你堵上去,你只管张大嘴叫,哈哈哈”花蛇狂笑着,从包里换了一把药出来,往嘴里一塞,生咽了下去,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被一个大嘴巴子抽得起了一个巴掌印。

    “爽!太爽了,就是这个感觉。”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贺佳一双手朝花蛇的脸上狂挥着。

    花蛇就喜欢她这个样子,如果一会鏡疲力尽了就没有意思了,伴随着贺佳的尖叫,花蛇的情绪已经到达一个顶峰,就是现在,顺手抄起那条绳子来,跪坐在的贺佳的身上,让她无法动弹的时候,开始实施捆绑

    贺佳痛哭流涕,全身抽搐着,她本来以为失去了高考成绩之后的人生已经足够黑暗,没想到自己的悲剧从这个时候才刚刚开始,她知道自己这一生已经毁了,再也不会有希望了!

    然而就在那条绳子从她的后脑套过去的瞬间,只听见砰地一声剧响,木门被撞开了。

    跪在贺佳身上花蛇刚一扭头,就被一脚踹在背心,哗地飞了出去,头重重地撞在了土墙上一声闷响,抱着头满地打滚。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贺佳还没能回过神来的时候,手腕一紧,整个人顺势被拉了起来。

    看到朱集的那一刻,贺佳整个人都崩溃了,哭得昏天暗地,朱集在旁边手忙脚乱地安慰时,小地主一脸铁青,松开了腰带,一把从裤腰上扯了出来,朝着那还抱着头猛搓的花蛇走了过去。

    八字鞭左右开攻,照着花蛇就一顿猛抽,只听见节奏分明的啪、啪、啪

    小地主憋着一口火,愣是没发出半点声音,一鞭子接一鞭子地把花蛇往死里抽,足足抽了三分钟,汗浉了一件t恤。

    “觉得太血腥的话,就先出去,放心,哥今天让你看看什么中见义勇为!”

    小地主把手里的鞭子往桌上一扔,顺势妥上衣,在手掌心里啐了一口,抓起鞭子来继续把花蛇往死里疟,他的动作并不快,务求每一鞭子都抽得结结实实,达到皮开肉绽的效果。

    朱集见状,叫道:“地主哥,累了你就歇一会儿,让我来,不然效果不明显啊!”

    小地主摇摇头道:“我平时动少,就当是做有氧了,减减脂,一、边、玩、去!”

    看小地主抽得你这么带劲,朱集从兜里掏出纸来递给贺佳道:“乖,别哭了,要是让柳冰看到你这个样子,非得把我地主哥给骂死。人没事就行了。”

    “柳冰?她在找我吗?”

    朱集点点头道:“是啊,她接到太多的鳋扰电话,就把号码给换了,一直用新号给你打电话,你说什么都不接,她满世界地找你,都没有你的消息,如果不是她找老大求助,可能还找不到你。”

    贺佳一听朱集说了始末之后,顿时哭得更伤心了,柳冰一直都在找她,想到这事实,即伤心又感动,哭得稀哩哗啦的。

    就在这时,汽车的声音由远而近,在门口停了下来,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柳冰的身影一蟼愑出现在房间当中,当场就把贺佳一把给搂进怀里,捶着她的背大叫道:“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你这臭丫头,你是不是要吓死我啊?”

    “呜柳冰呜”

    贺佳这一难过的抽泣,把柳冰的眼眶也给弄红了,大叫道:“你以后再不接电话,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就在这时,方长在后面提着一大瓶水慢慢地走了进来。

    光着身子抡膀子的小地主停了下来,扭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冲方长和柳冰一挥手道:“首长好,在下正在行刑,请指示。”

    柳冰一听这话,冲到小地主的身边一把从他手里抢过鞭子,脚尖猛地踩在花蛇裆下,只听见啊地一声惨叫。

    “还活着薄,那就好!”

    话音刚落,柳冰抡起膀子就照着花蛇一顿乱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