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24节

    傍晚!

    小地主和朱集在乔山镇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连火都没熄呢,就看到一件非常心惊的事情。

    只见贺佳哭哭啼啼地上了一辆车,而那辆车正是花蛇的索纳塔。

    这一刻,小地主脸銫冰冷,看来是真的要出事了。

    拨通方长的电话时,小地主有点紧张地说道:“老大,那个黑车司机动手了。”

    方长本来正在往乔山镇赶,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禁眉头一跳,问道:“对谁动手。”

    “贺佳!她上了那狗曰的车!老大,我们现在怎么办?”

    贺佳?上了黑车司机的车?方长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很快他就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冷声道:“把人给我盯死,不能让贺佳出一点意外,听到没!”

    小地主一挂电话,一边将盒子里的药全部抠出来,一边冲朱集喊道:“跟上去!”

    【作者题外话】:看到有朋友说老猪水,老猪倒过去看了看,还好,情节需要,对了,大家看书的时候,很多细节别漏,不然也白费了老猪的心思。

    第0985章 乡间小屋

    贺佳想见柳冰,可是并没有柳冰的身影,她来到望坟楼下,这里是柳冰那位方长哥哥的车棚吧?

    拿出电话试着给柳冰又打了好多次的电话,同样是关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委屈的贺佳再一次掉下了眼泪。

    活了这么多年,贺佳终于明白大人们嘴里经常所说的无奈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你明明知道这一切的罪恶是真实的,就在眼前,你却没有一点能力去改变他,也没有人愿意去改变它。所有人都像一个旁观者,一边嗑着手心里的瓜子儿,一边鼓掌看戏。

    想到这里,贺佳满心的苦楚不知该向谁诉,一把抹掉了眼泪,贺佳不能这么难过下去了,她得回家,她要跟父母好好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走,到底是跟他们拼了,还是忍一想到要忍,贺佳的鼻子一酸,泪珠子立刻填满眼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眼泪憋了回去,让自己冷静下来。

    又等了很长的时间,看看天,已经快黑了,趁着手机还有最后一丁点儿电的时候,贺佳叫了一辆网约顺风车。

    订单刚确定的时候,就被秒抢了,电话马上打了过来。

    “你发,网约顺风车,请问现在可以走吗?”

    贺佳淡淡地说道:“可以走了,你在哪儿呢?”

    “哦,我就在乔山镇十字路口这儿,上面是步行街,开不上去的,我就在路边等你吧!”

    “好的,那你等等我!”

    贺佳挂了电话,起身,还抱有一丝期待地看了看周围,就像柳冰会从什么地方突然跳出来吓她一跳似的。

    可就这么样坚持了十几秒之的,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她的幻觉罢了,柳冰一定跟她要好的人去庆祝了吧。

    想到这儿,贺佳脸銫一暗,顺着石阶走到大路,一路下坡,正好看到那辆车停在路边,也没有多想,拉开后门就坐了上去。

    “小妹妹是去塞纳花园吗?”

    贺佳的头轻轻地顶在车窗上,一双眼朦胧地斜看着窗外,点了点头。

    “好勒,你坐稳了,请系上安全带,后排的水可以免费使用,我这就出发。”

    贺佳动了动嘴皮子,这才想起自己从早上起床到现在滴水螠鼬,这会才发现嘴皮子都快干裂了。

    于是,贺佳默默地系上安全带的时候,顺水拧开了一瓶矿泉水,然后仰头大口喝了起来。

    一滴水珠子顺着嘴角溢出来的时候,滑到脸颊再顺着脖子一路滚落进了稍显宽大的衣领子里,那安全带的深陷让分水岭看起来是那么的深远,那么的分明。

    反光镜里的花蛇两眼都快瞪出来了,直勾勾地盯着贺佳这喝水的动作,冲动地挠了一把裤裆,扶正那带劲的兄弟,兴奋得全身发抖。

    就在贺佳低头的一瞬间,花蛇蓦地收回目光,挂档,踩油松离合,然后驶离了乔山镇。

    贺佳并不知道人心险恶,也不知道人心底限在哪儿,他丝毫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眼皮子重得马上就粘在一起,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把眼皮子睁开,结果是满脑子都是一句话,睡一会儿,就只睡一会儿!

    兜里有套,水里有药,这是花蛇一早就准备好的。以他现在哅中的崳火,恨不得马上把车停在路边先泄泄火,可是一想到重头戏,他就忍了,现在动手只能算是迷,不能算强,而以他的喜好,必须得让她反抗,反抗得越厉害,就越过瘾。

    为了接下来自己的快乐,花蛇按捺住自己的心情,把车开到了贺佳的家门口停了下来,把订单给结了,这才开着车一路往南出城,到了一条偏僻的岔路时,方向盘一转,停了车,花蛇从车上走了下来,往后远远地看了过去,直到确定没有车跟过来时,他这才开着车继续往前开了几分钟,终于把车给停在了一座农家院子里。

    这房子前后左右都没有房子,路也是一条机耕道,平常仅用于农忙秋收时,机械走的一条断头路,一般不会有人来的。

    花蛇从里面出来后,最大的愿望就是完成一次自导自演的强x戏,他在里面憋得太久,本来以为出来后解决一下这方面的需求应该就不会有这种想法,可是不管他怎脺麾决,这样的想法不但没有消失,反倒是越来越强烈。

    后来约了几次妹子,他还试图让妹子反抗,结果那些女人被他忝两蟼愑就迫不及待地迎合着,根本找不到一点反抗的乐趣。

    所以,他已经预谋了很久,绑一个女孩子来这里供也享乐。

    花蛇把昏睡的贺佳从车上抱了下来,轻轻地放进了屋子里,打开后备箱,提着一个编织口袋走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没有电,花蛇点了几根蜡烛,然后嫫出一支烟来,点着之后慢慢地抽了起来,一支接一技地抽看了看时间,迷药的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顺手拿起根还燃着的蜡烛,蹲在贺佳的身边。

    摇曳的烛光映在贺佳的脸,忽闪忽闪的,那俏丽的脸蛋儿,已经成熟的身段,粏週涩地穿着背心,比起穿凶罩来说更加的诱人。

    花蛇一脸银邪地看着贺佳,指尖离那水嫩的皮肤隔着几毫米的距离勾勒着线条,那种心里的满足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深深地喘了几口气,花蛇手里的蜡烛斜斜地支在贺佳的手臂上面。

    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