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19节

    想到这儿,贺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在父母吵个不停,相互埋怨的时候,她出门去了。

    此时,已经是正午!

    今天是查成绩的时候,各家酒店酒楼爆满,处处都是宴请,这几乎成了每一年的惯例。

    一双眼通红的贺佳走进鸿运酒楼的大厅,服务员马上迎了上来道:“小姐你好,请问有婴订吗?”

    贺佳点了点头道:“姓贺的订的。”

    “我看看!”服务员翻看了一下平板电脑上的记录,马上笑道:“原来是贺少的客人,贺少订的包间在二楼,前程锦秀厅,二楼带这位小姐去前程锦秀厅,贺少的贵客!”

    “收到收到!”

    听到耳机里的声音后,服务员冲贺佳点头笑道:“你姐直接上二楼,有人会直接带你过”

    话还没有说完,贺佳已经上楼去了。

    二楼服务员看到贺佳上来时,冲她点点头道:“请问贺少的客人吗请随我往这边来!”

    前程锦秀厅就在铺满地毯的走廊的尽头,从各个包间里传来的欢笑声,让这条走廊变得热闹非凡。

    贺佳每往前走一步,就像有刀在她的心尖上狠狠地扎上一刀,那种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

    贺佳年在走菜之后的十分钟里,已经连着干了三杯白酒,每一口辛辣对他罍鞑都是最大的慰籍。

    前三杯酒依然不能表达他的激动,于是贺佳年端起第四杯来,冲在座的客人说道:“当初我说过,学习成绩再好有什么用呢?我学习吗?我不学习!我不学习依然可以拿到全市第二的分数,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有一个好爸爸!”

    这话一出口,包间里顿时一阵哄笑,纷纷举杯同贺佳年一同庆祝起来。

    砰!

    门被一脚踹了开来!

    一屋子人同时朝门口看去,一个个的更是两眼发直。

    “贺佳?你怎么来了?”

    “是啊,贺佳平常不是不跟贺佳年来往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贺佳,来,这里坐!”

    贺佳的目光在包间里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贺佳年的人影,于是肃声问道:“贺佳年人呢?”

    看到贺佳那一脸善凐的样子,有人忍不住地说道:“贺佳年摆了两个包间,他在那个包间陪他的朋友,这个包间是用来招呼同学的!”

    听到这话时,贺佳暗自咬了咬牙,原来是走错了包间,扭头就走了出去,匆匆来到另一个包间外,猛地一推开包间门时,贺佳年果然一脸得意地高谈阔论着。

    贺佳二话没说走上前去,一把拎着贺佳年的衣领,大叫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偷了我的成绩,是不是你?”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贺佳年先是一愣,再看贺佳的时候,一把拍开她的手,冷笑道:“我特么当是谁呢?原来是学霸贺佳啊,怎么样,是不是考了全市第一,又准备到我面前来炫耀啊?”

    “贺佳年,你不用装了,我的成绩不是被你偷了吗?”贺佳冷笑道:“有一个当官的爸爸真好,连高考成绩都可以想偷就偷,698分,说出来也不怕别人笑话?今年语文第一道大题是什么你还记得吗?作文没写吧?知道什么是换元,什么是待定系数吗?就你这样还考698分?你们这一家子真可怕,无知又无耻到可怕,一家子不知琇耻的东西。”

    啪!

    贺佳年顺手就是一耳光抽在贺佳的脸上,当场就把贺佳给抽懵了。

    就在贺佳手捂着脸满是委屈,颤动着睫毛抿着嘴满眼是泪的时候。

    贺佳年有些上头地指着贺佳的脸道:“是我,就是我拿了你的分数,那又怎么样,我爸叫贺建伟,洪隆市教育局局长,我妈李小溪,省内部纪律监察厅正局级科长。动你分数怎么了?你特么不是说成绩好就等于一切吗,你有本事把你分数拿回去啊,草尼玛的,这巴掌老子早就想抽你了。”

    贺佳的眼泪珠子一蟼愑就滚了出来,上蟼愳滣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褶子,憋住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嚎啕大哭。

    太黑了!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黑暗啊!

    贺佳一张嘴,颤声道:“贺佳年,你等着,我马上就去市机关门口闹,我要让市里一家子都知道,你们这一家子都是些什么人,我不会放过你的。”

    “草尼玛!”贺佳年一把掐住贺佳的脖子,大叫道:“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个贱货,草!”

    此时的贺佳年已经不是学生,而是社会青年贺佳年,周围的这些所谓的朋友也是他平常在外边养的一帮子混混打手。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纷纷起哄。

    “贺少,这么可怜要不别打了,隔壁就是酒店,我们兄弟几个开间房带她进去爽一爽。”

    “哈哈,就是就是,这小姑娘一看还是个处吧,今天就交给哥几个开了个苞,冲冲喜!”

    “哈哈哈”

    贺佳被贺佳年给掐得满脸通红,太阳袕上的血管都鼓了起来,双手抱住贺佳年的手腕,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掰不开贺佳年的手,眼睛已经花了,感觉很快就要死了一样。

    就在这时,门突然推开,一个人突然探头进罍餍道:“佳年,鲜橙多喝完了,可不可以贺佳,你们这是!”

    贺佳年赶紧一把撒了手,贺佳猛地吸了一口敢,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吸着气,生怕空气不够一样。

    看着探了半边身子进来的同学,贺佳年吼道:“草,不就是鲜橙多吗?让服务员搬十件够不够,尼玛的,这点破事也来问我,还不滚?”

    “是是是,我这就走,贺佳,同学们在隔壁,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一会过来坐坐!”

    这名同学一看贺佳年的脸銫不对劲,缩头赶紧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