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14节

    看到刘国川惊得合不拢嘴的样子,方长笑道:“这个技术半年多以前就已经应用上了,南博会的时候不还展示过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刘国川嘿嘿一笑道:“不瞒你说啊,我今天过来啊,还真就是冲着你这些东西来的。”

    听到刘国川的话时,方长摇摇头道:“这东西你带不走了,有人每年花十亿来当研究经费,所有成果都归他们所有,如果要使用,不但得经过别人的首肯,还得给一部分专利费用,这可不便宜。”

    刘国川拿起一串牛蛙来,狠狠地咬了一口,油脂香浓,那味道好吃得差点让刘国川把舌头给咬下来,实在太美味了。

    方长拿起瓶啤酒用打火机给撬开了,顺手把啤酒递给了刘国川,问道:“是不是龙叔那边遇到什么事了啊?”

    “没有,就是我自己要来的,想问问你,贺建伟,就这么放过他了?”

    方长眉梢一挑,道:“你跟我说这些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看看洪隆的教育系统这么些年,从幼儿园到高中,哪一个阶段的教育是成功发展的?如果只是不做为,也就罢了,贺建伟这么些年从教育经费当中剥了多少出来,我比你心中有数。”刘国川笑了笑,说道:“他现在安然无恙地坐在教育局局长的位子上,就是公开打龙市长的脸,打国家的脸,这样的人不办他,天理不容。”

    方长一脸平静地说道:“天理不容,你找天理,找我干啥,我叫方长,不叫天理。”

    “滚,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个!”刘国川严肃地说道:“人家搞学校都是为当成地产业的配套,只有我知道你是为了这片土地,别怪我没提醒你,贺建伟的事情一旦过了这阵风坐稳了,一中工业镇校区可就没你们卓越什么事了。你们成立的助学基金,他是铁定要掺合的,再苾着你们搞什脺魈育合作,一点一点地掏你们腰包里的钱,如果不给,哼,校外的补习机构,一中私立中学都会受到很大的制约,你的初衷你的心血很可能就这么打水漂了,你信不?”

    “行了行了,你也就别吓我了,你们不是经常说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滚,少扯犊子,天网再强,不也有死角吗!”刘国川把最后一口咬了下去,然后对方长说道:“谢谢!”

    “谢谢?你谢谢个鬼啊?”

    “这声谢谢我是替袁伟说的,行了,我要说的话都说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袁伟笑道:“这两天,从全国各地的投资商来了很多到洪隆参观投资环境,其中巨石科技和乔山镇周边都在他们参观的范围当中,你啊,也算是乔山镇发展建设的发起者,再加上巨石大老板的身份,无论如何,你也得全程陪同才行,不要推辞,就当是老哥我欠你一个人情。”

    “你也别动不动就拿什么责任啊人情什么的来绑架我,把这些投资商的名单发一份给我,我也得选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人吧。”

    刘国川嘿嘿一笑,顺手就把一份资料发给了方。

    方长大致看了一眼,眼熟的还不止一个两个,岳爱华这级别的也在当中,还有老熟人藩正男、龙波。但是最让方长咸兴趣的还是冯六这个人啊。

    见方长看得神,刘国川叫道:“我不管啊,你龙叔下了任务,无论如何也得留下几个有用的。”

    也不管方长同意不同意,刘国川起身就走,只不过刚往前走了两步,马上倒了回来,一把烧烤串儿全攥手里,嘿嘿笑道:“打包带走!”

    方长见状,顿时哭笑不得。

    能替龙远山出头,能帮袁伟说谢谢,这个刘国川的身份肯定不止表面看来那么简单。

    看他的年纪,不会超过四十岁,一个不到四十岁的人就坐在了正局级的位子上,而且又是招商局这样的肥缺,首先他是一个值得人信任的人,其次,没有一定的关系背景,他不可能这么顺风顺水。

    方长在刘国川的眼睛里看到了同道中人的味道,不过从多年生存法则当中总结出的经验,有些事能做,但不能说出来的。

    投资考察团终于是来了,拿掉卢世海的好处已经慢慢开始突显出来,方长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已经开始逐步产生化学反应,越来越值得期待了!

    第0976章 柳冰的分数

    刘国川刚坐上回市区的车,就迫不及待地给袁伟打他个电话过去。

    “怎么样,国川?问题解决了吗?”

    听到袁伟的话时,刘国川重重地叹道:“解决个芘薄,这小子还真是滴水不漏,你问他什么,他都跟你打马虎眼儿,这可怎么办啊?”

    “行了,你把话带到就行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方长他心里有数,贺建伟这是兔子的尾巴,它长不了啦!”

    “真的假的,有这么邪门吗?”

    袁伟在电话里笑道:“你还指望他拍在哅口跟你保证什么吗?看看卢世海,如果没有方长的话,就靠龙市长,别说时间耗掉多少,能不能把他拉下来都还两说呢,放宽心,方长这小子比你我想象中要厉害很多啊。”

    “成,有你老哥这句,我的心也就踏实了,你也知道洪隆如今肩负的使命,如果不把老虎和苍蝇一同给收拾了,很难让它担得起这样的重责,所以我们眼睛能看到的,一个不小都得解决掉才行。”

    袁伟听到刘国川这话时,不禁好奇地说道:“你小子最近好像这方面的事情很上心啊,是不是动了什么念头啦。”

    “得得得,别来旁敲侧击,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再见!”

    刘国川顺手就把电话给挂了,安安静静地吃一会烧烤,这味道的确太好吃了,难怪自己每次来的时候都得排队。以后可以让方长多给自己弄点来吃吃了。想着,马上又灌了一大口啤酒下去,真是过瘾啊。

    方长从天台上直接跳了下来,然后朝坟山上走去,柳冰这丫头果然在她老爸的坟前守着。

    “你这是准备睡这儿了?”看着坟前点的两盘蚊香,方长笑道:“你说你是个什么丫头啊,这大晚上的躲坟山里,你不怕鬼啊?”

    柳冰摇摇头道:“要是有鬼的话,那我不是该笑死了,我爸三天两头来陪我,不知道得多高兴,哼!”

    “紧张了吧?”

    听到方长这么一问,柳冰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点点头道:“是有点紧张,不过不是怕考不好,我是怕学校的领导啊记者到我家来问东问西,我该对他们说什么,说我小学的时候老爸就死了?说我妈再嫁还给我生了个弟弟?说他们举家搬到都城,然后把我遗弃了?”

    方长听得微微一笑,嫫了嫫柳冰的脑袋

    “把你的脏手拿开,你把我当小丫头啦?还嫫我脑袋!”柳冰没好气地说道:“你明天可得把我看好了,千万别让我被抢走了。”

    方长轻松地笑了笑,他明白,这丫头终于到了不得不离开这儿的时候。

    说白了,柳冰很想留在这儿,一直就守着她爸的坟,但是她明白,按照如今乔山镇的发展,她一旦离开乔山镇,也许再回来的时候,坟山说不定都盖成房子了,一堆人在坟头蹦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可是,方长的话在柳冰的脑海里不断地回荡时也让她想明白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如果留在这里的话,她的未来,他的子女将来真的就被困在这里了,短暂的离开,就是为了更好地留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