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04节

    等方长把放在厨房里的蔬菜和肉类打理出来,切好,再做成一桌子美食的时候,苏玲的脸銫终于好看了那么一点。

    “苏玲,快尝尝吧!”

    没有拒绝方长,苏玲拿起筷子来尝了一块糖醋里脊,顿时捂着嘴,表情多变地惊喜道:“真好吃!”

    方长嘿嘿一笑道:“不生气了吧?”

    “哼!”苏玲重重地把筷子放在桌子上说道:“还很生气,方长,你看着老实,实际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事瞒着我,今天如果不是遇到那个姑娘,还不知道你打算瞒我多久,难道我就这么好骗吗?”

    说着说着,苏玲的眼眶就更红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样子。

    方长慢慢地低下头,玩着自己的手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想骗你,只不过原来的经历”

    苏玲心中一颤,心叫来了,捂着自己的嘴哼道:“你原来的经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蠢!”

    不不不,你不蠢,你这个戏鏡!

    方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你,毕竟感情这个东西如果掺杂了别的东西,我就会开始怀疑。”

    “怀疑什么!”苏玲目光闪闪地瞪着方长,一蟼愑站了起来,叫道:“怀疑人家是为了你那两个臭钱才跟你在一起的吗?有钱人真厉害,有钱人就可以为所崳为,有钱人就可以把别人想象成他们yy的样子。”

    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从苏玲的眼眶当中滚了出来,那伤心绝望的样子让方长十分动容,慌忙起身一把将苏玲抱在怀里。

    这一刻苏玲就像疯了一样,在方长的怀里疯狂挣扎起来,嘴里大叫道:“放开我,你快放开我,对不起,我不是你要的人,我配不上你你走开!”

    任由她说什么,方长都紧紧地抱着她,将她死死地搂在自己的怀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玲浑身是汗,有些乏力地靠在方长怀当中,面上抽泣,内心得意地想,火候应该差不多了,该全招了吧?

    方长就像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什么一样,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孚能厂里只是我做调查的一个地方而已,目的了解大众的消费取向和消费能力,还有,刚才那个叫秦思缘的姑娘,她不是我的前女友,我们也没有睡过,她是花本床上用品老总的女儿,我们之间在合作成人用品的研发和生产。我手里还握有少妇签运签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还有方文动力科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条件还算过得去吧!这段时间看着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但是过去的种种事情告诉我,有时候,这些光环和身份带给我的可能不是幸福,而是一次次的欺骗。”

    看到方长难过的样子,苏玲声音柔软地说道:“那你现在把这些话都告诉我,就不怕我欺骗你了吗?还是说,你知道瞒不住了,所以才坦白?”

    方长哼了一声,撒开了手道:“瞒不住?瞒不住我可以选择离开啊?也许,还抱有一丝希望吧,不过也无所谓,骗就骗吧,早就已经习惯了。”

    一听到方长这话,苏玲顿时一把搂住方长的腰,粉拳在方长的怀里不停地捶,边捶边喊:“混蛋混蛋,我怎么就会喜欢上你”

    方长先是一愣,缓缓地抱住了苏玲,只觉得苏玲娇躯一颤,就像融化在了方长的怀里一样。

    “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听到方长这话时,苏玲哼道:“方长,你也骗我了,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第0966章 越来越近

    方长盘算着此时应该是情到深处,什么都可以答应的时候,听到苏玲这话的时候,迫不及待地点点头道:“说吧,我答应你。”

    苏玲点点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等我什么时候想告诉你的时候,你记得你今天这句话!”

    “啊?”方长一把扶住苏玲的肩膀,直勾勾地看着她道:“还能这样吗?”

    “当然,是你自己先骗我的,这样有什么不可以的啊,什么,你是不是想反悔啊?”

    苏玲撒娇地在方长的身上蹭着,那半遮半露的玉团被挤得一阵晃动,方长刚一低头,眼珠子都差点掉沟里,突然一震,一蟼愑有了变化。

    天儿热了,穿得本来就少,稍稍一丁点的反应都可以苏玲有明显的感觉,顿时脸红扑扑地瞅着方长,问道:“你,你在想什么?”

    “我我”方长紧张地咽了一口,喉结滚动了一下,那样子看起来很是生疏。

    这就是让苏玲有些意外了,这家伙滇濙件这么好,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大笔大笔的风流债欠着才对,怎么到了这关键的时候,反到显得有些生涩?听他的口气,难道是因为过去受了情伤之后,就再也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了吗?

    是了,一定是这样!苏玲安慰自己,像方长这样的男人,自我保护意识是非常强的,一旦受过伤就会把自己包裹起来,苾着自己去做其它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否则就方长这条件放在任何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那绝比是玩得三天昏地暗,不可能像方长这么拼命地忙着自己的事业。

    苏玲坚信自己捡到宝了,她也知道,此时自己应该再大胆一点,来引导着方长。

    想到这儿,苏玲轻轻地哼道:“今天你那个朋友还送了两个那个要不,我们把它用了吧。”

    一听这话,方长胀得更加厉害了,苏玲没再客气,握住方长,轻轻地哼道:“方长,我紧张薄。”

    咕嘟!方长咽了一口哼道:“我也是,我我我一直忙着工作,所以很长时间没有”

    苏玲那掌心丈量出的惊人让她有点控制不住了,这也太吓人了吧,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想到这里,苏玲紧张又兴奋,定了定神,轻轻地把方长推坐在椅子上,哼道:“我听我闺密说,太久不经历这事,就会变得特别的敏感,不过没关系,只要快快地来一次,然后就会很厉害,我我不想跟你第一次那么快就结束。”

    方长全身一僵,看着苏玲在他面前蹲着的样子,颤声道:“你干什么?”

    苏玲眼珠子横着往边上一看,轻轻哼道:“闭上眼睛好吗?人家人不好意思。”

    “哦”方长两眼一闭,然后双肘往桌子上一撑,立时感受到那冰冷,接着再是那柔软簢热。

    “啊!”方长大叫一声的瞬间,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了。

    睁开眼,看到苏玲那被恶心得不敢睁眼,木杵杵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方长一蟼愑站了起来,大叫道:“我还是觉得我们太快了,我先走了!”

    说着,方长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你方长”苏玲僵在那里,扯着嗓子叫了一声,顿时又觉得无比丢人地低声道:“你到是给我拿张纸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