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95节

    白恩培在心中一盘算,工程做完再清算?好啊,这一招好啊!

    想到这里白恩培不禁自言自语地叹了起来,“我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洪隆市教科所这么大一块肉摆在面前,肖剑怎么可能干净得了呢?小溪啊,这件事还是你看得明白啊,哈哈好,这件事啊,你干得漂亮。”

    李小溪摇摇头道:“老板别夸了,我只是误打误撞而已罢了!”

    “别谦虚,这么多年你在我眼里人一直都是那个稳妥的人,这个案子就先放一放,给他几个月的时间,到底我看他还有什么能耐妥身。”

    听到这话的瞬间,李小溪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暗道,龙远山?哼,等我儿子上大学走了,这工程清算的时候,有你好果子吃!

    李小溪认定了龙远山死保肖剑是利益驱使,那脺魈科所的工程少不了猫腻,所以这一手以退为进着实高明,她现在要对付的已经不再是肖剑一个,还有龙远山!

    当然,龙远山在收到这消息的时候,已经不得不承认,贺建伟的老婆已经成鏡了。

    这本来是龙远山后发制人的一步棋,倒苾他们一把。没想到李小溪的反应如此之迅速,可以让检察机关提前介入,这一招真是连龙远山都服气。

    如果由内纪厅扣着人一直查,能把肖剑查成神经病都不会放人。但是提请检查机关提前介入的话,能把人提出来,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定杏,多快呢?四十八小时,如果证据充分,就能直接下拘捕令。那么证据不足呢?

    证据不足,但是又不能否认他违纪,就只能打回原单位自查。

    这样一来的话,肖剑就算没有摘掉违纪的帽子,但是人却是获得了自由。

    但是还得有一个取保候审的手续,于是这天一大早龙远山亲自来了。

    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肖剑的心里好受一些。

    事实上肖剑比他相象中还是坚强很多,在过去将近一百个小时当中,肖剑几乎没怎么合眼,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放松下来之后,才有工夫睡几个小时,这也是龙远山选择中午来的原因。

    “龙市长,人我可就交给你了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龙远山看了看双眼满是血丝的肖剑,这才点头道:“肖剑在华南省无亲无故,我就当他半个亲人,办个手续而已,别弄得这么严肃,难不成你们还怕他跑了?”

    龙远山的脾气在整个华南都是出了名的,看他脸黑的样子,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悄声转头进办公室。

    龙远山一把搭在肖剑的肩膀上,往停车场走,边走边说道:“职务没了,可是工作还是原来那些工作,你放心,你的清白,我一定会给你找回来的。”

    肖剑鼻尖一酸,头很低,他不是感动,而是伤心,伤透心了。

    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龙远山沿有安慰,而是把自己的电话拨通一个号码后,递到他的手里道:“跟他报个平安吧,他很关心你。”

    方长?

    一看号码,肖剑都傻了,他在里面的时候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难道自己真的很孤僻吗?真的一个朋友都没有吗?

    现在看来,至少有两个人是欣赏他的,一个是龙远山,另一个就是方长。

    “喂”

    “肖所长?”

    “别叫所长了,免职了,只是暂时恢复自由而已!”

    方长听到这苦涩的话时,笑道:“记得你曾经告诉我,职务头衔都是虚的,只要你是在干实事,就不会有想法。”

    “我记得,谢谢你!”

    挂了电话,肖剑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坐上车时,只想快点回到工作岗位上,不想再去回忆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

    同一时间,方长心中悬着的大石头终于放下来了。

    “跟谁打电话呢?”

    方长瞥了一眼挽上他手臂的苏玲,微微一笑道:“一个朋友怎么样,看到合适的吗?”

    苏玲摇了摇头道:“都不怎么好看,这边的衣服太少了。”

    方长嘿嘿一笑道:“那要不去都城吧,那边衣服多。”

    苏玲一听,两眼瞪着方长道:“为什么要去都城啊,成天就知道乱花钱。我才不去呢。”

    “为什么不去,马上要发奖金了,这次我们班一定会拿第一,我们班长可是跟我保证了,拿了第一,这个季度的奖金可有五千块呢。”

    苏玲看到方长那夸张的表情,心中好笑,你们有钱人都这么喜欢给自己加戏吗?好啊,你要加戏,我就陪你演。

    想到这儿,苏玲的脸銫更难看了,不快地说道:“方长,还记得那晚上我跟你说的话吗?不管你挣多挣少,我都不希望你乱花钱。况且我有手有脚的,需要什么东西我会自己去挣,经济独立从而达到人格独立。我要你知道,我爱的是你的人,而不是要把你当成依靠,我希望的是我们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我们共同的东西。”

    好感动啊,方长都要哭了!

    第0958章 人前人后

    听到苏玲的话,方长的眼神感觉就像要融化了一样,让苏玲那一瞬间就坠入了爱河,原来一个男人温柔起来,居然可以温暖成这样,特别是一个男人有钱又温柔,那样子真是太迷人了。

    两人吃过午饭后,苏玲突然接了个电话,然后对方长说道:“乖乖,下午我约了闺密做头发,你自己玩吧。”

    方长一脸不舍地说道:“晚上不一起吃饭吗?”

    “再说吧!”苏玲捏了捏方长的脸道:“不要这么粘人嘛,你以后会烦我的。”

    方长笑道:“我才不会呢,好啦你去吧服务员,买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