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91节

    李小溪坐在桌前,一看到肖剑进来的时候,果断站了起来,迎了上去,双手握着肖剑的手,神銫激动地说道:“肖所长你好啊,经常听我们家老贺提到你,今天总算是见着活人了。”

    肖剑有些懵,因为他不认识李小溪,看到他这这个样子时,李小溪撒了手,双手一拍大腿,干练老道地叫道:“嗨,你看看我,都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建伟的爱人,我叫李小溪!”

    “哦,原来是嫂子,嫂子你好!”

    肖剑生硬地挤出一丝笑容来,李小溪给他的感觉并不好,或者是这样的自来熟都不招他喜欢,看起来就像拉客的老保子!

    想到这儿,肖剑的神銫看起来更是僵硬。

    “坐坐坐,别愣着了,快快”

    肖剑被拉坐在了桌子前,李小溪顺势就给肖剑递了杯茶水过来,热情地说道:“这个点才下班,大兄弟你对国家对工作的这份热忱真是让人钦佩啊,我们家老贺经常都说古有海瑞,今有你肖剑啊!”

    我

    肖剑想骂脏话,这么恶心的话,李小溪怎么就说得出口,不过再转念一想,贺建伟当初人前人后恭维奉承的话也没有少说,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薄!”

    把自己拿来跟海青天比?肖剑先是觉得恶心,不过又有些恼怒,海瑞这是被抓了典型的,典型的不识时务,而且是干不了大事!

    肖剑的眼角刚一抽,李小溪当即话音一转,软声道:“我倒是觉得肖老师就是肖老师,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谁也比不得的。肖老师啊,有时候单打独斗可以张显气节,但是也容易暴露一个人的缺点,蛮干不会有人欣赏,反而会让人觉得难以亲近和相处。”

    肖剑的脸一抽抽,看了看喝茶养神的贺建伟,又把目光转向李小溪,沉声道:“嫂子就明说我不合群不就完事了吗,铺垫什么的,完全没必要的。”

    “你看你看,怎么就先急上了!”李小溪娇笑一声道:“我啊,时常跟老贺在家里就说到你的事,两人一合计,你啊,不是不合群,而是有自己的坚持,看待事物也有独特的眼光。这一点上,我老贺啊,对你也是异常的欣赏。所以啊,我们手里有一件事,还真就得托你办一下。”

    来了!肖剑心叫了一声!不过转而又想,贺建伟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有什么事是他们办不了还得托他来办的呢?

    琢磨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于是肖剑点点头道:“嫂子请讲!”

    听到这话时,李小溪白了贺建伟一眼,暗道,装什么死啊,不说这个肖剑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吗,怎脺黢天一见完全跟你们说的不是一类人啊?

    看到李小溪的眼神进,贺建伟回了她一个眼神就像在说,别高兴得太早,当心身子。

    李小溪瞪了瞪贺建伟,一转脸,立时灿烂地说道:“大兄弟,有你这句话我的心里可就踏实了。是这样,我总结了一下,人的三观总是不太一致,说不上谁对谁错,跟同级跟上级相处不好,这些都是小事。所以,我想啊,看看你是不是能带个学生。”

    “带学生?”肖剑的眉头一皱,不太明白李小溪的意思。

    “我也就跟你直说了吧,我领导家的孩子今年大学毕业,学的是教育学,专业也对口,这不是今年洪隆市教育系统里就只有教科所分到了两个名额,所以我们就想让这孩子提前跟着你,多学习学习,熟悉一下教科所的工作也是好的啊!”

    “不行!”

    噗

    对肖剑这干脆的回答,贺建伟差点笑出猪叫声来,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无法直视一脸懵比的老婆。

    李小溪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回过神来(黑人脸)问道:“什么?我没听清!”

    没听清没关系,肖剑这人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于是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说,不行,也不可能。贺局是我们系统洪隆市的最大领导,嫂子,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吗?编制内人员有严格的招聘程序,首先得考试,考到前五才有面试资格。不考也可以,教科所今年两个名额是名确规定海外引进型人才准入,什脺餍引进型人才?名牌大学硕士研究生起。这都是名文规定的,我怎么能破这个例呢?”

    李小溪的脸抽了一下,笑容慢慢消失了,声音也变得有些低沉,肃然道:“规矩即是人定的,当然也得有个破例的时候,肖剑啊,别这么死板,这孩子成绩很优异,交给你来带,也是结个缘,对你以后的前程也是个帮助,你看,这也就是咱们私下了朋友三四之间的话,就没必要弄得这么认真了。”

    肖剑一摆手,坚决摇头道:“不可能,永远不可能!”

    这特么的,好尴尬啊!

    第0954章 打击报复的速度

    李小溪沉默了。

    在她看来,肖剑早就不是什么不识实务,最贴切的一个词,应该叫丧心病狂。

    不过好在李小溪和贺建伟出现在这里,打从心底就没有提点肖剑的意思。

    这一步应该叫做让肖剑进退两难。

    具体的騲作嘛,还在后面。

    李小溪的脸銫有些难看,目光在肖剑那张石头脸上看了好长时间,这才说道:“肖所长可能不太清楚,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呢,就职于省内纪厅,我的老板是白恩培。这次想到你们单位来的那位,正是白厅长的公子,白华!”

    一听这话,肖剑哗地站了起来,怒视着贺建伟,再瞪着李小溪,叫道:“贺局,嫂子,我这人没情商,不过你们夫妻二人,一人就职于教育局,一位就职内纪厅,难道不懂什么是纪律吗?一个监管内部纪律的干部,居然带头违反纪律,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还公子?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公子少爷小姐,你们当现在是封建主义的旧社会吗?如果这是你们自己的主义,那这是给白厅长抹黑,须臾奉承,风气极其不端,如果这是白厅长的意思,内纪厅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可真是让我长见识了。”

    房间里的空气凝固了,气压压得人有些透不过气,按理说,贺建伟和李小溪应该生气才对,然而在肖剑的脸上却有着更为明显的愤怒。

    肖剑是真的动怒了,他可以忍受打压,也可以忍受排挤,他无法接受的是这些人滇澝而皇之簢耻不自知滇潿度。

    气氛失了控,话题不知如何继续,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

    “来咯!”

    听声闻香,一大盆面上漂着黄黄的鷄油的鷄汤被端了上来,放在了桌子的正当中,厨房里的老太太端着托盘,上面放了好几个碗,里面盛了几片看不出品种的菌子,然后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李小溪冷冷一笑,连看也不看肖剑一眼了,淡淡地说道:“我想肖所长应该是没什么胃口了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肖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连最后的场面话都懒得再说一句,扭头就出了门。

    走出这农家小院,四周一片潦黑,偶有几点灯火,这也无法成为指路的明灯。

    天上蟼惻雨,路不算浉滑,但是不见反光,只能轻一脚重一脚地沿着来时的路往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