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90节

    方长在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没再多说什么,走出医院的第一时间,方长给苍妙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苍妙酥软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干弟弟,是有什么好消息吗?”

    “乔山镇一线的农家游集中规划项目批下来了,官方由龙墨镇长负责,乔山镇投资方由香香来负责,你通知干爹,工程方找靠得住的人,这可是个标杆项目啊。”

    “唔嘛!”苍妙在电话里狠狠地亲了方长一口叫道:“干弟弟,我真想把你搂在我的哅口捂死你,你说说你,怎么就这么惹人爱啊。”

    方长听得一阵僵直,干笑两声道:“干姐姐,你也就会在电话里逞口舌之快!”

    “啊?你是不是忘记姐的口舌有多快了,看来得找个时间给你恢复一下记忆啊!”

    这话倒是一蟼愑让方长想起了那些惹火的画面,再不敢跟她多聊了一句,挂了电话赶紧回乔山镇去了。

    肖剑最近很忙,教科所的工程进度比他想象中要快上很多,所有的单据、报表等都得送到他这儿来,由他亲自过目。他是第一责任人,如果出一丁点的问题,倒霉的不止他,就连市长也会受到牵连。

    虽说上一次的会议上,他被点名狂批,可是仔细想想,他这么多年被批得还少吗?还不是一样老老实实地工作过了这么多年。

    肖剑坚信,做人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就够了。所以他在年后把母亲接到了洪隆,可以尽尽孝道。谁知道过了没几天,老太太就骂他住的房子破,一点风都不透。

    既然是破房子就应该透风才对吧,怎么不透风还就成了破房子了呢?

    原来是老人家住惯了农村的房子,进了城总会觉得水泥的房子太压抑,住着很不舒服。

    被数落了十多天后,肖剑找了个周末,把人给送回去了,这不是又把鏡神完全投入在了工作当中吗。

    不知觉当中,外面滇濎快黑了,肖剑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脖子,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了一个内线电话,响了十几声也没有人接,微微一皱眉,下意识看了看墙上的钟,再看看自己的表,直到两个时间都提向七点的时候,他才相信自己居然从中午一点疯狂地工作了六个小时,连一口水也没来得及喝上一口。

    于是,肖剑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手机号,“小杨,你下班了是吧?”

    “是啊,肖所,这不是家里有点事,我过来的时候看你正忙着,没敢打扰你,就提前走了,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啊?”

    肖剑淡淡地说道:“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有份报表出了点问题,财务得重新核对一下,不过今天都这么晚了,就明天早上来吧,我把单子给你塞进门缝里,明天你开办公室的门时,注意点,别踩着了。”

    “好好,明天我早点来”

    挂了电话,肖剑舒一口气,关电脑,收包,然后离开办公室下班。

    办公大楼面前那辆奥迪发动着,这让他好奇,贺局这么晚了还没有下班吗?

    谁知道刚有这想法的时候,后排的车门打开了,肖剑像个傻子一样,看都没看一眼,绕开车就往大门处走去。

    “哎呀!”

    贺建伟坐大后排捶哅口,卧草卧草

    用力地关上了车门之后,司机追了上去时,贺建伟这才放下窗户冲肖剑喊道:“上车!”

    “去哪儿?”

    说真的,就肖剑这种反应跟态度走到哪儿都注定不受待见,此时的贺建伟如果不是强忍之下,早就爆炸了。

    肖剑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看见,可依然像做贼一样坐进了贺建伟的车里。

    “开车!”

    司机点点头,开着车朝城郊开去。

    第0953章 头铁

    肖剑不怕打压,更不怕排挤!

    但是被人就这么带着一路往郊区走的感觉让让紧张,甚至不知所措。

    所以这一路上他的手都死死地攥着裤缝线,目光一直注视着窗外。

    奇怪的是,贺建伟也一声不吭,闭目养神。

    开车的司机都快尴尬死了,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很快,车开进了一家农家小院。

    “到了,走吧!”

    肖剑抽了一蟼愑,在贺建伟开门下车之后,他赶紧跟了下去,本来在第一时间就想拒绝着什么,看着这个砖墙瓦顶土围墙的院儿,还有朴实的大爷正提着一只拼死挣扎的大公鷄,捏着翅膀的时候,顺般逮着鷄冠拔干净了脖子上毛,然后顺势就是一刀抹了脖子,接着就是那凄惨的尖叫。

    “贺老师,来了啊?”

    听到这老人家打招呼,贺建伟笑道:“是啊,五叔,这是肖剑老师。”

    老人家赶紧站起来冲肖剑点点头道:“肖剑老师啊,快里面坐,一会就可以吃饭了。”

    “好好好!”

    贺建伟连道三声,扭头看了看肖剑,说道:“不是大酒店,没有山珍美味,也没有琼浆玉露,我私人请客,走吧,一会儿喝口鷄汤。”

    这不算违纪吧?肖剑还在看着这里的环境,然后头一铁,跟着冷笑的贺建伟走进了客厅。

    这是南方农村最典型的房子,淘屋(音:客厅)在正中,进屋正面的墙上有神龛,供着一张寿星翁顶着斗大的脑袋一手杵着拐一手托着桃子,笑咪咪地俯视众生,香炉里全是烧得只剩桩子的香。神龛下面是一张彼仙桌,围着老式木工长条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