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87节

    一个团队七个人,有五个人都是一杯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一天的生活。剩下其中一个添茶倒水四处跑腿,还有一个画图,就是他吕文君。

    像他这样的科室在整个集团就有二十个,一年的研发经费是十四个亿!

    还有更恐怖的,每年花出去购买专利的费用是三十亿左右,还有十二个亿的推广费用。

    吕文君记得去产的财报是亏损三十个亿!不要误会,那赚的二十多个亿,把零头抹了,剩下的是财政补贴。

    更搞笑的时,公布年报亏损之后,星宇汽车当日涨幅百分之四。

    还有更好的消息是,银行于七个工作日里批下了一笔数额为四十亿的贷款,很不好意思的是,星宇已经累积负债超过二百六十个亿。

    然后所有管理层,将负债二百六十个亿当成是,产能不足所造成的。

    这逻辑强大到让人无力吐槽。

    而在吕文君看来,这问题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简单罍鞑,就是利润太博而导致的恶杏循环。

    因为技术专利不是自己的,所以提高了成本,不敢卖得太贵,因为技术粗糙,一方面要把大量利润分给银行,另一方面还得养着那么多的员工(员工说,我们不背锅!)最要命的是,还有那么多贪心的人怎么都喂不饱。

    这条线基本上可以定意为:买(抽成)、装(抽成)、卖(抽成)、还贷(抽成)、亏损(抽成)、补贴(抽成)、贷款(抽成),再回到买周而复始,永无休止。

    这当中,其实有一条线头,只要牵住这条线头,也许就不再是死循环,这条线头的名称叫作“自主研发设计”。

    自主研发设计并没有于许多人的眼中消失,因为他们还得用这个口号来圈钱,而在他们看来,这也只能用来圈钱。因为要自主研发,所投入的钱太多,见效太慢,也许一年十年甚至几十年都出不了成果。

    功利主义之下,分成两派,一派觉得继续走老路,人傻钱多,买买买。第二派觉得,现在投入,还不晚,搞自主研发,趁着时代正好。

    于是,第二大体系开始牛批了,它们就是民营企业。

    民营企业的出现让原本觉得自己很牛批的国企大佬们慌了手脚,因为人家真刀真枪地开始干了,不但干了,而且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最重要的是,民营企业有钱又有想法,所以在自主研发上舍得下本钱,很快就在这条路上偿到了甜头。然而没过多久,问题又出现了,研发这条路始终会遇到屏颈,这是又需要大量的资金。这时有人告诉民营企业,放心,银行全力帮助你,不过该抽贷的还是得抽。

    有的人觉得这是机会,有的人觉得这是坑,事实证明这不算坑,却比坑更可怕。

    这一批民营企业就算有拿得出手的专利时,似乎也不够钱来还银行,那就这么欠着呗。

    他们成天都在担心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银行不贷给他们钱了该怎么办?

    那么就回到了本质上的问题,钱!

    钱,这个钱不能是借来的偷来的抢来的,只能是实打实自己的,才能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所以,当方长明确提出,只玩现金流的时候,吕文君就知道,这个年轻人,非常的靠谱!

    “谢谢你,方长!”吕文君发自内心地说道:“你让我感觉到生活下去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方长微微一笑道:“既然期待,那就得好好活着!从今天开始,你的一日三餐有专人负责,当然,都是为你的健康所考虑而制定的食谱,每个星期医院都会有一次检查,医生说你的身体状况没问题了,你就可以出院,但是你每天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五小时,别说什么时间不够用,我要的是一个健康的行政总裁,你的责任是将能胜任各部门工作的人给找出来,这段时间你正好可以在病房里好好筹划一下。”

    吕文君一把年纪了,却被一个年轻小伙弄得这么感动,苦笑道:“我前妻知道我患癌的时候,只对我关心地说了一句,多喝点热水!”

    方长听到这话时,与冉露相视一笑,道:“行,那你多喝点热水,我们就先走了!”

    吕文君顿时就笑了起来,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劫后重生啊?

    “好好休息!”冉露冲吕文君点了点头,跟着方长就走出了病房。

    吕文君坐在床上,按了按有软硬适中的病床,微笑着看了看窗外,感觉很不错。

    第一时间拿出电话来拨通一个电话道:“卫倫,我到洪隆了,你看什么时候把手续办好了之后,就可以直接过来了!”

    这个电话挂了,吕文君马上又给一家猎头公司打了个电话,通了以后说道:“接一下你们范总的办公室,我姓吕范总,我文君啊,这次要麻烦你了,有几个人你得尽最大的力气帮我挖过来,待遇让他们放心华南省洪隆市,巨石集团对,就是这个号码,再联系”

    方长知道吕文君是个敬业的人,这样的人你让他闲着是不可能的,所以让他有节制地工作,才能让他的身体状况保持到最佳状态。

    第0950章 真病还是假病

    出了吕文君的病房,刚往前走了几步,就在隔壁的病房当中,有几个人正在探视着病人,方长一听这声音,马上就对冉露说道:“你先去吧,过几天我再找你。”

    “讨厌,我还说让你跟我一起回家呢,我爸那边”

    “照实说,一把年纪的人了,总不能像个孩子一样还得哄着哄着地告诉他吧?”方长坏坏地一笑,一惊一乍地叫道:“对了,提醒他,别忘记赌约哦。”

    冉露脸一黑,冲方长喊道:“你这个魔鬼!”

    目送冉露离开,方长转头推开安全出口的门,然后点了支烟抽了起来。

    不一会儿,方长就在门缝当中看到龙墨一脸伤神地从对面的病房当中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盒。

    方长动作很快,拉开门,伸手就把龙墨牵进了安全出口的楼梯当中。

    “啊!”龙墨跌跌撞撞地冲进方长的怀中,禁不信地轻呼了一声,抬头一看是方长的那张脸时,小脸蛋儿陡然躁热,柔声道:“方长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特地在这里等我吗?”

    香躯在怀,方长难免心荡荡的,微微一笑道:“龙叔住院,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他说只是小问题,让我别跟你讲,谁知道你神通广大,这样都知道了!”

    方长脸皮子一红,暗想,如果不是把吕文君挪到这儿来,恐怕还碰不上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