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86节

    这话一出,吕文君和冉露同是一愣,还没来得及吭声,旁边一张床的病人都快笑抽过去了,哗地一声把隔在两床之间的帘子给拉开了,捂着肚子在床拳打脚踢。

    “哎呀,卧草,你们特么的吹牛批不用打草稿啊,一会几十个亿,一会儿造车,一会儿还要多少钱给你找多少钱,卧曰你先人,这么有钱,你们在普通病房睡个毛啊,搬去vip病房啊!”

    这病人一句话怼得冉露的脸都红了,看着方长道:“我尽力了,就这一间病房还是刚排到的。”

    这话一出旁边的病号笑抽了大叫道:“不行了,不行了,哎呀卧草,绷线了,别逗了好吗?”

    方长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嫫出电话来,拨通一个号码,接通后,客气地说道:“阿姨,又要麻烦你了,我有个朋友刚做了手术需要静养,你看还有vip病房吗?”

    “多少床?”

    “内科六十四床!”

    “等着,马上就来人!”

    电话一挂,方长这才对吕文君说道:“这傻丫头提前也没告诉我,弄得也是手忙脚乱的,你稍等两分钟,马上就会来人把你送到vip病房去的。”

    “救命啊?”隔壁床的病号两眼放空地看着天花板,生无可恋地叫道:“卧草,有没有人把这几个逗苾带走啊,我快死了!”

    一滴清泪从他的眼角流了下来,笑哭了,实在是笑不动了。

    可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几个医生和护士一蟼愑冲进病房当中,确定了床位号之后,带头的医生马上问道:“六十四床,吕文君?不好意思啊,有一间vip病房刚好空出来,走走走,我送你上去。”

    话一说完,几人就前呼后拥地把吕文君给送到楼上vip病房去了。

    方长扭过头看了看旁边病房上那人一脸惨白两眼发直,动了动鼻子,微微一皱眉头,赶紧掀开被子一看。

    “卧草真的绷线了,医生快来看看六十五床的病人,流了好多血啊!”

    等到医生过来把帘子拉上了,方长这才摇摇头叹口气走了出去。

    打电话道过谢之后,方长把吕文君之后的生活安排好了,这才去了vip病房。

    病房很大,采光也很好,跟酒店滇濙件差不多。

    冉露在里面正兴奋着呢,见方长一进来,赶紧拉着方长说道:“你这家伙是怎么办到的,在医院还有熟人啊?”

    最惊讶的应该还是吕文君,他原本一直以为巨石当中唯一能做主的人就是冉露。

    可今天见到冉露对方亲昵和自听计从滇潿度时,才发现方长这个人很不简单啊,最重要的是,他才二十多岁啊。

    要知道吕文君也有年轻的时候,回忆了一下他二十多岁时,大多时间恐怕还是在心里抱怨着世界的不公平吧。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居然看清楚商界许多问题的本质,就这份眼光,就早已经不是同龄人能够相提并论的了。

    本质到底是什么呢?

    钱!

    是钱,正儿八经的现金,攥在自己手里看得见想用就能用的钱,而不是靠加金融杠杆以小博大的数字游戏。

    这么多年来,吕文君反反复复的看到的问题就是层层剥离与资本运作的过程,说到实业加工制造,谁敢提,那么他一定是接下来很多天别人茶余饭后的傻比。

    就算当一个煞比,吕文君还是希望把这件事情给弄清楚,为什么大多数的管理层的想法都会是“既然有现成的,为什么不直接买过来”这样的想法。

    因为这想的想法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在关键技术上被掐了脖子,除了给钱之外可能还要下跪。

    后来吕文君有机会认识一位国内知名地产大亨,他说了一段别人不知道的过去。那就是他挣到的第一桶金是从银行贷款一百万,挣来的。

    而这一百万实际上没有一百万,只有五十万,名为先收取利息减少风险。而实际上,每个月的息是在还的,也就是说,最终连本带利还了两百万。而让这位大亨比较满意的是什么呢,还了这两百万之后,他还挣了两百万。所以,就算他觉得这很黑,但是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当中。

    划重点,有钱赚,就可以容忍黑幕。

    然而这个套路居然在各行各业当中衍生开来,行内叫“抽贷”,银行实际上知道是亏钱的,但是仍然要贷,为什么?有一种说法,贷款方的背景很深,这坑迟早有人填。另一种说法,银行方面本来就允许不良贷款率的存在,只要不超比这个比例,那都在可控的范围当中。

    博奕之间无行让抽贷变得更加泛滥。

    这样的博奕可以视为资本博奕中的一类。这一类当中,最大的受害者就是加工制造业。

    而其中,国企加工制造业就像绞肉机一样,将无数的资本绞得粉碎,尸骨无存。当然,这些资本都是国资,起初不会有民营资本什么事。

    第0949章 问题的本质

    加工制造业真正牛比的地方在于,真的可以改变人类的生活。

    所以这个世界的进展与进步,永远离不开加工制造业。

    实际上,加工制造前面还应该加上“自主研发”四个字,而不是别人有什么,就花钱买过来自己用。

    而在国家最应该搞自主研发的时候却像个爆发户一样地四处去买,要么就仿制,传说中的看一眼就怀孕,多年不创新,以现阶段的技术忽悠着未来的自己,这本来就很可笑。

    在那个阶段出现的问题是,民营资本不够强大,信心不足以让自己得到大量的资本支持;国资集团有钱有背景,但是不干正事,铁打的企业流水的主官,要么只顾着自己挣钱,要么緡保平安,年年吃着巨额的补贴占着垄断的资源报着亏损。

    吕文君的这些感慨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所在的星宇就是这样的情况。

    一个自主研发团队,他挂职主任级工程师,来到办室之后才发现头上一个挂职副科级工程师,另一个挂职科级工程师,与他平级的三个主任级,还有一个副主任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