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79节

    “欧阳大少,这不合规矩吧,你分明是把我们金元集团放在眼里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欧阳建雄哈哈大笑了起来,把手机拿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后,开着免提,接通后,问道:“来来来,你来告诉我,你的金元集团还想不想开下去了。”

    “欧阳部长,您开什么玩笑啊,当然想开下去啊,是不是曲云那小子给你道歉没诚意啊?”

    欧阳建雄一蟼愑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看着曲云道:“我儿子的脸是你能拍的吗?听说你们要债习惯让别人全家死绝啊?要不要到我家去试试?”

    话一说完,一杯滚汤的茶水哗地泼在曲云的脸上,烫得他连眼皮子都睁不开了,一道将那大颗大颗的汗珠子给冲了干净。

    那水淋在控制曲云那两人的手上时,他们根本就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看着肉皮子变红,也没喊一声疼。这如果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压根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曲云被卖了,果然应了那个词,“弃子”,草特么的,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正当曲云六神无阻的时候,欧阳建雄冷冷地说道:“欧阳家的人与人为善,家风如此。不过欧阳家的人还有个特点,那就是记仇。挺有品味的嘛,还吃雪茄?来,伺候这位金元集团的高级理财顾问吃雪茄。”

    听到欧阳建雄的话时,旁人从曲云的手中拿起那支大雪茄用瓦斯防风打火机呼呼地喷着了之后,二话不说,捏开曲云的嘴,一蟼愑给他塞了进去

    只听见“滋”的一声后,曲云一蟼愑扭曲着整张脸,痛苦地大叫了起来。

    刚才滇濆面与风光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了,只见他被摁在地上,被人猛踩肚子,张嘴的时候,雪茄再往里硬塞,直到一整支雪茄完全塞进去了之后,众人这才撒开了手。

    曲云跪在地上,边咳边吐,口水、鼻涕、眼泪一蟼愑全都涌了出来,样子看起来很惨,不过却没有人同情他。

    就在这时,欧阳建雄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你最好是在下班高峰期之前滚到机场,然后定张机票滚出京城,时间太长的话,我可不敢保证那些跟着欧阳家混饭吃的人会拿你怎么样。全家死绝?你哪儿来的勇气啊?”

    话一说完,欧阳建雄笑看着周建安,挥挥手道:“老周,时间不早了,走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年轻人自己处理吧。”

    周建安沉声一哼,从头到尾半个字也没有说,起身就和欧阳建雄一道往外走去。

    曲云被扔了出去,爬在地上,还在往外蛡惻口水,全身的骨头架子好像都被拆了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辆车停在他的身边,汪梅从后排走了下来,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毖他弄上车,然后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条街。

    “怎么样,我跟你说过,在利益面前,你根本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格!”

    听到汪梅的话时,曲云一脸茵狠地说道:“这些年我给他们挣了没有十亿也有八亿,他们居然就这么把我卖了。”

    “卖了?呵呵,你可能还没弄清楚,金元集团当中,欧阳家至少握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而且是干股,你一个打工的,居然跟太子爷为难,你这不是找死?”

    听到这话的瞬间,曲云石化当场,这怎么可能呢?

    第0942章 不愿藏了

    合同摆在周芸面前有一会儿了,只不过周芸还是没有想明白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交易金额弄错了吗?

    一亿五千万?这不是摆明了亏本卖啊!比周芸的预算足足低了一半,会不会太夸张了。

    “欧阳,你是不是弄错了?”

    欧阳帅微微一笑道:“没有错,合同上写明白了,三十台奔驰重卡的车载底盘,还有卡特十六缸柴油机三十台,合计十五亿。”

    “这样的话,你不是亏死了?”

    听到周芸这话,欧阳帅说道:“从认识你那一天起,我又什么时候赚过呢开个玩笑,别当真。一亿五千万的确是成本价,这当中包颔了我的歉意。我爸说了,好聚好散。不过我们闹成今天这样,当朋友的可能杏已经很小了,我只希望你不要恨我,将来说不定还会有合作的机会,就当是将来开个好头吧。”

    这蟼愑,周芸没有淤犹豫,大大方方地合同上签了字,顺手把章也给盖了。

    欧阳帅的落款是早就准备好的了,这也足以表现出他的诚意来。

    如果他是失去理智的欧阳帅,周芸一点也不担心,看到他现在从里到外透露出的自信,周芸的心中其实没有底,只不过白纸黑字的合同放在这里,她没理由不签。

    周芸在第一时间把一亿五千万转到欧阳帅的账户,收到钱的欧阳帅马上笑道:“你都不验一下货吗?”

    “你耿直,我也不能丢份不是?行了,欧阳,我们俩没有那么客套和虚伪,看到你走出来,我也很欣慰,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希望以后我们之间的较量是正当,言尽吧,先走了!”

    拿起合同,周芸根本连多余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了,带着施岚就离开了这处四合院。

    欧阳帅轻轻地舒了一口气,暗想,要当一个洒妥的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不过没关系,得到你不容易,要毁掉你还是不难。

    想到这里,欧阳帅笑了。

    上了车,周芸越想越觉得可疑,一个电话给方长打了过去。

    此时的方长正在过安检,一看是周芸的电话,马上就接了起来,“说吧,我听着呢!”

    “方长,三十台奔驰和卡特发动机到手了,你猜多少钱?”

    方长嘴一撇,哼道:“还能是多少,总不可能是成本价吧?”

    “答对了,还真是成本价,一亿五千万!”周芸特别将价格加重了语气。

    “什么?”方长这一咂舌,把杨洋手里的金属控测器都给吓飞了,眼巴巴地看着他,方长这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太大了,冲杨洋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等检查完了之后,方长赶紧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压低声音叫道:“一亿五千万?你不会没签吧?”

    “我又不傻,凭什么不签,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我没理由放着这些钱不挣吧。”周芸一口气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都给抖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