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69节

    包间

    众人一脸懵苾地看着方长,这家伙一脸平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像眼前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这反应就让他们更懵了。

    一行人上到二楼,来到最大的一间“厂长办”包间当中。

    宽大的包间里跟外面的喧啸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里安静舒适,还有新风系统,巨大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十分的通透,在下面的客人眼里,如同天堂一般的存在。

    敬润之很自然把方长拉到上位坐下,杜美美二话不说地就坐到了方长的身边去了。

    邓晓蕾一见形势不对劲,马上去抢占方长另一边的位子,才发现有一个人很自然地抢在她的前面坐在了方长的身边。

    苏玲

    瞎了!所有人一脸曰了狗的表情看着苏玲。

    这满脸无辜的婆娘怕是疯了吧,那个高高帅帅的男人可就站在那里石化着,她真的就不管一下吗?

    最要命的是邓晓蕾,她差点被气笑了,阿西吧,这什么情况啊?

    “苏玲,你是不是坐错地方了,你不管你的男朋友了吗?”

    苏玲一听,捂着自己的嘴,满脸通红地叫道:“杜科长,段霄是我的朋友啊!”

    段霄的脸一抽,干笑地坐了下来道:“是是是,我苏玲只是普通朋友,大家不要误会啊!”

    看到段霄那可怜的样子,在座的几个妹子表示嗅澺,这么高这么帅,还端着,她是想找个什么样的啊?眼光会不会也太高了。

    听到段霄这名字的时候,方长好像就猜到了什么。杜美美在旁边瞪了方长这家伙一眼,然后淡淡地冲苏玲说道:“你们是一起来的,段霄跟大家又不熟,你得多照顾一下人家,你让别人坐得那么远,这不是很尴尬?”

    苏玲微微一笑道:“段霄,坐这儿来吧!”

    说着,苏玲拍了拍身边的位子,段霄这才开怀地笑了起来,然后老老实实地坐在了苏玲的身边。

    啊?我呢?我特么该坐哪儿?邓晓蕾无语了,她真想一蟼愑把桌子给掀了,吃尼玛卖批哟!

    不过邓晓蕾还是把这口气给咽了下来,老老实实地走到杜美美的身边坐了下来,一脸苦闷。

    “段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方长,我们单位的同事,他是今年新到单位来的,表现特别的好,不然的话,我们劳资科的科长,对,就是他旁边这位,杜美美科长,也不会这么重视方长,对吗,杜科长!”

    段霄马上跟方长握了握手,然后再冲杜美美点了点头道:“你们好,今晚真是不好意思了,要不这样,一会外面有位子我苏玲就搬出去。”

    “搬不出去了,今晚不可能有空位的,帅哥!”

    敬润之适时地指着窗外,得意地笑了起来。

    众人这一看,才发现这一条美食街都堵上了。

    方长发现自己还是太小看香香的团队了,他本来以为爆满就可以形容生意的火爆,可是这一看才发现用爆炸满也不足以形容这生意的盛况。

    名气加上推荐可以让一家店在开业时人山人海,但是口味的独到与绝美才是长此火爆的根本。

    对于这一点,方长还是很有信心的。

    毕竟生鲜加工厂里增开了锅底制作车间,锅底配料与酱料都是由总店每天定时拉去过去严格按照林丽的制作方法炒制而成,口味独一无二,仿制是肯定仿制不出来的。

    这店里的装修风格与总店一样,服务员提前已经在总店进行过一个多月的培训,轻车熟路的服务水平与风格让今天前来的顾客有一种来到熟悉地方的感觉。

    不论是大堂里还是包间当中,都是一阵热火朝天的景象,吃得好喝得嗨,让敬润之都笑得合不拢嘴了。楞是给这包间里的每个人都开了一瓶酒,这才大气道:“大家都是方长的朋友,也就是我老敬的朋友,今天吃好喝好,都算我的。”

    本来还没有从不用排队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此时又听到这话的时候,所有更是惊讶,万千思绪地看着方长,这是真的吗?方长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要说反应最平静的应该是杜美美,总店当中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这家既然是加盟店,如果有一些关连,得到关照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至于,苏玲,听到一些惊人的消息后,这时的表现却一点都不能平静,但是又不能太夸张,冲方长笑问道:“方长,想不到你跟老板还认识啊,如果不是你的话,今晚这顿饭我们还真就没办法吃了呢!”

    这话一出口,段霄的脸一蟼愑就红了。

    此时,方长看了看敬润之,后者知道热情的程度有点过,歉意地笑了笑,赶紧出了包间。

    不一会儿,服务员端进来锅底,然后把早就备好的菜给端了进来。

    “菜都准备好了,都不用自己去选吗?”

    “看样子真的是自己人的待遇啊,哇,这些菜看起来都好香哦。”

    “喂喂喂,别着急着煮啊,还没开呢!”

    “我等不及了,先放进去,开了自己煮,熟得快!”

    众人马上忙碌了起来,打油碟的打油碟,倒茶的倒茶,香菜葱花儿在头顶传过去递过来好不热闹。

    看到这一幕,段霄赶紧拿起一小罐香油,拉开,然后往苏玲的碗里倒。

    这本来是一个关心的细节,然而苏玲的作妖正式开始了,伸手挡住自己的碗,冲段霄摇了摇头,然后顺手从方长的面前拿起了碗,然后接过段霄手里的小罐油,轻轻地倒进方长的碗里。

    知道你贱,没想到你贱到没边。杜美美暗骂了一声,脸黑,手更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