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55节

    当欧阳帅一转身时,汪梅就站在他的身后,这倒是把他给看傻了眼,这不是飞机上坐他旁边的女人吗,怎么也在这儿啊?欧阳帅满腹疑问。

    【作者题外话】:九一八章!勿忘国耻,爱国爱人民,祝大家国庆节牛批。

    第0919章 汪梅再现身

    欧阳帅从来不相信巧合这种东西,在飞机上相遇,在国能集团总部大门口再碰上,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自己被跟上了。

    “曲云过份了,我不过就是回一趟京城而已,用得着叫人走上跟上,走下跟下!”

    看到欧阳帅愤怒的脸,汪梅微微一笑道:“曲云还没资格指使我做这些事情。我是来帮你的,我就几句话,说完就走。”

    欧阳帅心想,就几句话的工夫而已,也耽误不了什么事,于是问道:“什么话,说吧!”

    汪梅点点头,肃然道:“欧阳少爷,你今天所受的一切琇辱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你自找的。遇到问题,你首先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定是因为你有什么缺点被别人抓在手里了,比如你对周芸的感情,试想一下,你不喜欢周芸,或者她只是你的一个玩物的话,你怎么可能被藩正男拿来挡枪呢?”

    “挡枪?”原本愤怒的欧阳帅整个人都木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汪梅道:“这是怎么回事?”

    “藩正男跟你一样,吃了方长的醋,想让一个女人对他刮目相看,所以才想把方长踩在脚下。方长这个人可不简单啊,从一开始就知道藩正男不会放过他,所以一早就挖好一个坑等着人往里跳,本来该藩正男跳的,可是他很谨慎,一早就想到这有可能是个局,所以他用了一招投石问路,很不幸,你成了那块石头。”

    “你是说放消息出来说卓越从国外订了一批货这件事原本就是方长这个杂碎设的局”

    “不对,没这么简单,我觉得巩怕连雷鸣这个人恐怕跟方长都是一伙的。而这一点,也是藩正男所担心的,所以你就变成了倒霉蛋!”

    欧阳帅如梦初醒,倒过去看,一切的巧合在这一刻顿时就说得过去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欧阳帅咬得牙关子咯咯作响,骂道:“藩正男和方长这两个贱人!”

    汪梅摇摇头道:“不是他们贱,而是你太简单,就算是藩正男这种妖孽到最后也没有逃过方长的手掌心,被砍了一刀,还被人开车追了近百公里,最后也是逃到都城才算妥了身。欧阳少爷,我跟你说这些事,不要要证明有多少人在害你。而是对你说,你的问题在你自己的身上。出了问题就找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想着毖黑锅甩出去,背在你身上的四亿五千万巨债你扔得出去吗?”

    欧阳帅全身一颤,面銫复杂至极,也是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思,问道:“那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主动跟你爸承认错误,这笔钱如果没有你爸的话,你还不上,如果拖到十亿之后,一天的利息会涨到三千万,你将会败光你的家底,到最后一无所有的时候再想报仇可能就难了。”汪梅淡淡地说道:“周芸对你是没有感情的,你在她的身上花的心思与时间都是浪费,所以你得先抛开对她的怨恨跟她走上谈判桌,以一个低姿态和合适的价格把这一批设备转手给她并且认栽。至于龙波和藩正男,回到洪隆城东的局当中,你有的是机会对付他们。”

    对啊,周芸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这个女人的无情超过了他的想象。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认识到问题所在,把装备卖出去,然后得到一个好价钱,挽回了部份损失,也不至于跟她完全撕破脸。认识错误是一回事,记仇是另一回事。等这事一过,以后再想对付周芸,可能会更容易一些。

    想到这里,欧阳帅的心中一蟼愑开朗了不少,似乎也没那么堵了。

    看了看汪梅,不解地问道:“你是谁,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对了,你终于正常了!”汪梅笑道:“我叫汪梅,年纪嘛,差不多都可以当你阿姨了,我要的东西不多,那就是在洪隆城东的发展机遇当中分一杯羹,但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够,所以我得借你的手在那里干出一份事业来。知道藩正男明知道有坑,也要让你往下跳吗?因为他始终没经住这坑后边的诱瀖,他想要乔山镇,那里是利益的核心。欧阳大少,你的心思应该放在正事上面了。”

    被汪梅这么一提醒,欧阳帅才想起藩正男不止一次提到乔山镇,于是重重地冲汪梅点点头道:“汪姨,那以后,我们就好好合作,这一次我栽了跟头,这当中的人,一个我也不想放过。”

    “好说,只要你够强大,谁不好对付啊?”汪梅微微一笑道:“回家吧,回家去给你爸妈认错,我特别想看看曲云被你抽嘴巴子的样子!”

    听到这话时,欧阳帅的眼中闪过一丝茵冷,然而在汪梅的自然的表情下,有着更加茵毒的计划。

    与欧阳帅分道之后,汪梅拿起电话来,给方长拨了个电话过去。

    方长一看来电,也没多想,接起来说道:“我是方长,哪位?”

    “小家伙,还记得你汪梅,梅姐吗?”

    方长手里的梅花烟还夹于指缝当中呢,笑了笑,说道:“梅姐,回来了?看来这次收拾卢世海,你没少出力吧!”

    “哈哈”汪梅娇滴滴地笑了起来,嗔道:“顺势而为嘛,卢世海的大限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把他一脚给踩死,那不是对不起这天造的机会?方长啊,梅姐这才离开多长时间,乔山镇就繁华成这副模样了,看来用不了多长的时间这里就会成为下一个经济发达的地方啊。你欠梅姐这么大一个人情,难道就不还?”

    方长一听这话,心中好笑,贱人,到这个时候了说起话来还吞吞吐吐地探老子的口风,于是装傻问道:“梅姐,人情是你欠我的吧,不然的话,你早就被卢世海给做掉了,还有工夫跟我在这儿玲濎?”

    “哈哈哈”汪梅笑得更厉害了,叫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不过你也不想想,最近所有关于卢世海的负面新闻都是我放出来的,不然的话,他倒不倒还两说呢,我帮你干掉了卢世海,你难道就不知道感激?”

    方长淡淡道:“行,如果梅姐一定要这么说,这人情我也认,以后有需要,吱一声。”

    “放心,我一定会找你的!”

    电话一挂,方长的脸一蟼愑就沉了下来。

    贱人,你终于又现身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尾号4277?平平普普、123好321三位兄弟的打赏支持,123好321兄弟还是从上本书过来的呢,眼熟!祝各位国庆牛批。

    第0920章 同床共枕

    听到了一丝动静后,方长的脸銫一蟼愑恢复了平常,大门口施岚推门进来了。

    施岚还是身着弊衬衣,黑西裤,那英姿帅气的打扮看着十分的养眼。

    “周芸呢?”

    “小芸在外面接电话。”

    听到这话时,方长看了看,周芸的确就在门外边,于是方长趁这会儿工夫问道:“你昨天还没跟我说,你怎么就回来了啊?”

    “你管我!”施岚的脸有点红。

    其实她以回去了,甚至动了一丝这辈子都不想出现在方长身边的念头。

    可是每每想到那天晚上靠在方长的身上假装睡着时那些回忆,就令她坐立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