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50节

    直到方长走了过来,戚威这才叫道:“等我,等我回来再跟你们算账!”

    挂了电话把手机顺势装进了口袋,抹了一把还有些尴尬和难以下台的红脸,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下口。

    方长看他这样子,淡淡地说道:“戚叔,还怪我刚才没给你留面子呢?”

    戚威不吭声,也就印证了方长的话。

    不过方长并不着急,而是微微笑道:“如果今天周芸没有打通我的电话,那么她最直接的处理方式就是这批台上柴油机退货,今天所有的买家都在现场盯着,所以她们也都知道是你们厂的发动机出了问题,所以一旦退货,你们厂面临什么样的境遇,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听到方长这话的瞬间,戚威的脸銫变了又变,后怕得厉害。

    方长面不改銫地说道:“戚叔,我对事不对人,对你的尊敬我一点不少,但是的确是你们的设备出问题了,很多人可能都会说,一个小配件而已,没什么大问题。国企的人可以这么说,因为他们有强大的背景,有无数层面的人士替他们擦芘股。可是你得看看你现在和谁在做生意,同时也得想想你们厂现在所面临的境况。在这件事情上,我已经给你争取了很大的回旋余地,如果你知道周芸的爸爸是国能集团的董事长,你现在情绪还会有这么大吗?”

    “啊?你说周芸她爸是周建安?”

    戚威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心中翻江倒海地看着方长,只听方长说道:“你以为卓越一帮子技师都是摆设,会看不出来问题的关键?你以为我把钱老师拉过来只是给卓越站台?我们处处都替你想着,不想因为一些细节的缺失而葬送了你们厂最后的生机。”

    听到这话时,戚威的架子,他的骄傲,他在国企当中仅存的一丝面子在这一刻被方长撕得粉碎。

    要知道周芸她爸就是体制内产生的怪物,而周芸最反感的也就是体制这种怪胎的存在,但是又不得不因为自己的出身而顾及一些体制的颜面,这是理杏与感杏的斗争,说不出谁战胜了谁,只能说还有点人情味。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不合理的人情味会慢慢消失的。

    “这一批发动机卓越全部收货,尾款会马上转入你们厂的账户,不过接下来的合作,只能缓一缓了!”

    戚威的嘴里发苦,脸銫很不好看,为难地动了动嘴皮子,“方长,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

    方长笑了笑,散支烟给戚威,捧着火给他点着了,这才说道:“刚才讲公事,现在我们说一说私事,供应链的问题上,并不是越快越多越好,所以得压一段时间的货,而且需要你有时间消化和騲作一下。”

    “什么意思?∑冚威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得过来。

    方长说道:“你在厂里的情况不是很被动吗?现在就让你化被动为主动。你回去就把这边的情况如实说出来,之后的合作终止。你猜你们老总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啊?∑冚威这爆脾气一蟼愑就上来了,叫道:“这不得把我给骂死,处分是肯定逃不了的,弄不好还得降职。”

    方长摇摇头道:“不对,他们会把你蛊凁来,当初那些批评你乱发福利的人会选择闭嘴了,因为他们的饭碗现在攥在你的手里,态度转换得越明显的,就越是期待你接下来能挽回卓越这一条销售渠道。他们可不想丢了自己头顶的帽子。”

    戚威大喜道:“臭小子,绕这么大一圈,原来你是在帮我,那干什么不直说?”

    看到戚威经过大悲之后的大喜,方长淡淡地道:“如果不用这样的方式,戚叔肯定不会汲取这个教训。第一发动机制造厂所生产的大功率柴油机的优点是可圈可点的,但是为什么会在多次的竞标当中败下阵来呢?输在细节上面的问题我想你们早就知道了,可是一直都不重视。机会,卓越已经给了,同样的问题如果再出一次,终止合作肯定不会是玩笑。”

    虽说方长是轻言细语,但是戚威也听得出这当中的严肃,只不过方长以晚辈自居,在情绪与语气控制得当。此时的戚威再也没有勇气托大,马上对方长说道:“这一趟回到岛城,我一定会严肃处理这件事情。”

    “严肃肯定是不够的,首先,集中采购的负责人得换,主动权在你的手里,怎么騲作都有道理,这个时候,谁敢跳出来反对你,你把他们的资料可以发给我,我想看看他们背后都站着谁。”

    这话把戚威听得有点糊涂,但其实道理很简单,早先闹得最厉害的人是觉得戚威越了权,但总的来说是觉得他离不开这个单位,所以可以随便打压和批评。如今销售渠道终结,让这帮子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废物开始心慌,所以只得把戚威给哄着,只能把第一发动机制造厂的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

    按照这种逻辑,一直对这家公司抱着吞并想法的私营资本就会开始担忧,那么这时候他们的代表在岛城第一发动机制造厂里的反对声音就会显得异常的大。

    对于一个正打着岛城第一发动机制造厂的人来说,他们,当然是得需要关注的对象。

    第0914章 大胆的动作

    戚威不知道方长的目的,但是也并没有拒绝方长的要求,于是也不管时间,马上回了酒店收拾东西,第一时间赶往都城。

    有一个年龄比方长大了不少的男子等了好长一会儿工夫,方长送走了戚威后才向他说道:“这次发给我们的车不会是问题车辆吧?”

    上一次这人出现的时候还是在方长的手机里,那一次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结果只是录了一段视频而已,直到后来他知道有些人倒了台,不知道跟他录那段视频有多大的关系,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他在南奔集团当中混着日子。

    直到接到方长的电话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直被保密,所以他才能安然无恙。

    不管是出于对自己未来的珍惜还是真的后怕,这次接到卓越的订单时,他格外的小心,所以在质量上是没有任何好质疑的地方。

    看到方长的神情,这人还是很不自然地说道:“方先生放生,底盘改装是经过层层把关的,整车的车况也是经得起检验的,我特地跟厂家申请了半年之内质量问题全额退款或者包换新的权限。这也是我对产品质量的信心。”

    “涨进不少!”方长点点头道:“行吧,回去跟你们老总说,以后我们订购的车,质量希望比这一次只高不低,价格方面绝对不是问题。”

    “是,方先生,你的话,我一定会带到的。”

    方长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的话,而是卓越周总的话。”

    “是是是,周总的话,我一定带到!”

    这也证明,方长当初把这人留下来的正确,毕竟是国内的大头经销商,手上的销售网络与渠道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留下他对将来一定大有用处。

    所以从第一天,这个名叫白光的男子走进他的视野时,方长就已经有了长远的打算。

    “老许,你特么藏得可真够深的啊,一口气居然要了六套,不光高压裂,连沙车也不放过。”

    “我这算什么职,你也问问源道,直接拉十套,而且视情况而定,随时都有追加订单的可能!”

    “嘿,你们说归说,扯我干什么啊?”

    “看来省外的行情比省内好多了啊,延庆最近跟国化掐得很厉害啊,你们这些家伙笑笑了吧!”

    “人家斗人家的,咱们拉咱们的队伍,再来十套装备,今年年底评个业内金牌队,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