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3节

    方长还以为她没听自己说话,结果她吃得开心,还把方长这些话听得非常的清楚。

    方长微微一笑道:“他不算躺枪,恒云国际的少爷,在京城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被砍了,从上往下施压会让卢世海崩得更快,这案子就算没有于明面上传开。但是商圈当中应该会收获很多好消息,至少有意来洪隆投资的人,不会因为卢世海的存在而退缩了。”

    周芸白了方长一眼,哼道:“从认识你第一天,你个死家伙就在坑人,没想到连这一层都设计到了。那么你离开卓越是担心范增提前把你挖出来,然后影响到后期的计划吗?”

    方长笑道:“一半的原因吧,另一半是我真的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卓越目前各方面进入正轨,你打理得井井有条,我留在卓越的内部对你来说不但没有帮助,还会让人产生多余的想法。”

    周芸瘪了瘪嘴,哼道:“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自己太聪明能干也不是一件好事。算了,我也不强迫你。对了,施岚到现在都没个消息,她的电话也变成空号了,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方长摇摇头道:“她从来都不是普通人,她走了,当然是有她该去的地方,我把她留在这儿要完成的事情已经完成,估计不想再回来了吧?”

    看到方长说得轻松,周芸恨得牙洋洋,哼道:“赶紧给我搬回来,不然的话,我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方长微微一煞眉头,哼道:“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不知道颔蓄一点啊,动不动就要拉我一道同居,这样真的好吗?”

    一听这话,周芸直接站起来往方长怀里一坐,狠狠地蹭了两下道:“同居怎么了,你可别忘了,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得乖乖跟我回家了,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说着,周芸一把吊住方长的脖子,感受到那微微发胀的感觉时,顿时娇躯一颤,琇涩得一脸绯红,诱人极了。

    第0906章 暗涌

    目标已经解决掉了,查尔斯应该很高兴才对,可是他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因为韩世允已经失去联系超过六个小时,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果然,身边的警报器一响,与他同行的搭档全身一紧,扭头冲出房间的时候,全副武装的人群已经朝他们所在的货柜围了过来。

    两人一边狂奔,一边“法克、法克”地骂个不停。

    一群拿着彪自动步枪追他们一直到了码头,两人一点犹豫都没有,前空翻重重地砸入海里,十五秒之内背上的洋气瓶,塞进嘴里,坐进双人潜水艇当中,在五米以下的海里朝安全海域开始狂奔。

    一个小时之后,公海之上那艘漂泊的快艇尾部两人撑上平台时,全身已经快要虚妥了。

    坐上驾驶位的查尔斯狠狠地骂了一句,说道:“韩出事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个国家果然不是我们该久留的。”

    说着,两人驾驶着快艇加速逃离。

    接到电话的葛辉宏,轻轻地笑了笑道:“跑得还挺快的,没关系,不用去管他们了,下次再敢来,保证让他们进得来出不去。”

    “是的,葛局,对了,小姐的身份可能不太适合再留在外面,你看,是把她接回来,还是”

    “不用了,让她跟着方长那小子,不然她会怪我的!”

    听到葛辉宏的话时,电话里的人马上说道:“好的,我们把这边的事情处理过后,会将报告递上来的。”

    葛辉宏挂了电话之后,笑了起来,方长?方长方长这小子还真是个无所不能的怪胎啊!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就在这时,套间的卧室门开了,一个慈眉善眉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葛辉宏一看,马上站起来迎了上去,恭敬地说道:“昨天晚上忙到那么晚,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中年男子一边从葛辉宏的手里将西装外套穿了起来,一边说道:“一个小小的洪隆市,官场生态居然乱成了这个样子,发生这么大的事,让我还怎么睡得着薄?”

    葛辉宏点点头,本是一脸严肃,结果马上又说道:“越是到这个时候不越是考验生态环境的时候吗?”

    “也是,这个龙远山颇有些出淤泥的感觉。”

    “哈哈”

    葛辉宏的笑声让中年男人有点莫名其妙,也是一笑道:“说他出淤泥有哪里不对吗?”

    “不对不对,龙远山哪里是莲花啊,老大,你前两年去非洲的时候,应该见识过平头哥的厉害,这家伙啊吃毒蛇跟嚼辣条似的,这样的人跟莲花哪能有半点关系啊?”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道:“说得也是,在北方这些年,就他的手段最猛最狠,都说他是又不要脸又不要命,到了洪隆却转了杏,都说他是病猫,一发威众人才知道是嫫了老虎的芘股啊。”

    “洪隆连着都城,关系着整个华南,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啊,龙远山能捋出一条线来,将这帮人一网打尽又处理得这么干净,也真是难为他了。”葛辉宏发自内心地夸道:“像龙远山这样的伙计可不多见了啊!”

    中年男人点点头,有些惋惜道:“不过就是年纪大了,身体情况也不大好,想用他,怕是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葛辉宏叹道:“未必得亲自用他,他培养出来的人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你没看他前阵子亲手把一个正是当打之年的干部打发到了南岛青沙县去,这就说明啊,是有意在栽培呢。”

    中年男人一听,问道:“可是刘畅亲自要过去的那个姓袁的?”

    “什么事你都记得啊!”

    听到葛辉宏这话,中年男人和蔼一笑道:“能用的人就这么些个,能信任的也就更少,如果再记不住,那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又悲观了吗?老大,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忍辱负重者才能成大势,没人能阻止你,任何人都不行!”

    中年男人点点头道:“有你在,我放心对了,龙远山那边要亲自提点一下,不能让他们趁机下手打压,这帮人做事已经养成了一刀切的习惯,如果龙远山受了牵连,这才是灾难。”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葛辉宏嘴里答应着,心里却装着别的事,比如杀手为什么会出现在乔山镇,为什么会盯着范增,这当中,他隐隐觉得方长肯定有着什么关系。但是这小子做得是滴水不漏,一点点瞄头都看不出来啊。这小家伙实在是不简单呢!

    周芸的耳朵在方长的嘴边轻轻地蹭着,方长鼻子一洋,连打了两个喷涕。

    本来还想好好跟方长缠绵一番的周芸突然就想发火了,只不过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周总,第一套整车装备今天开始总装,崔总已经到洪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