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0节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啊,我说了不让他再出去惹事,你非不听,这下好了,我男人死了,我儿子也死了,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你还我儿子啊”

    边嚎,一边的啃捶着眼泪鼻滋狂流不止的谢天华。

    谢天华的脸上肩上,全是血道道和桌印,的确很惨,却一点也不知道疼。

    等谢芷兰捶得没有力气的时候,谢天华这才哭喊道:“姐,小增已经死了,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害死小增的人死无葬身之地的。”

    “对了,是谁,是谁害死了我的儿子?”

    谢芷兰的儿子死了,她本来不想活了,可是如果她就这么死了的话,那岂不是让害死她儿子的人笑到最后?太便宜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重新有了坚持下去的激情时,谢芷兰的双眼当中凶光大增,把所有的希望和力量都放在了一双手上,死死地掐着谢天华的手臂叫道:“快说,是谁!”

    “姐,还是卢世海,这是枪,狙击才有这么大的威力,卢世海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在等机会,他就是想把我们赶尽杀绝,刚才我们手上的所有的场子跟店面,都被扫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你很快也会被他们搜捕的。”

    谢芷兰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不再哭了,牙缝当中挤出话语来恶狠狠地说道:“卢世海,你的死期到了。”

    话到这儿,谢芷兰再看了看那张陌生却又熟悉的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推着尸体就往门外跑。

    “你干什么?”

    守夜的人,刚叫了一声,看到谢天华手里明晃晃的刀时,马上一宿脖子,不敢吭声。

    谢家的人手还是很多的,要把范增的尸体从医院抢走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一帮子人抢了尸体直奔火葬厂,前后也就花了五十分钟左右,捡了几块没有烧干净的,再捧了一把子灰装进坛子里。

    “儿子,不怕,妈在!”谢芷兰轻轻地抚着骨灰坛子,说道:“等妈料理了卢世海,就来陪你。”

    谢天华听得一颤,希望他姐姐只是一势凐话而已。

    “我把他交给你,别再把他给弄丢了。”谢芷兰把骨灰坛子交给谢天华道:“带着他走,风声没过之前,别再回来,谢家有三个海外账户,密码是你的生日,给他买块风水宝地,到时候把我的骨灰也埋在他旁边。”

    “姐!不要啊姐,你这是何必啊,小增已经走了,你应该活下去,一定得活下去啊!”

    谢芷兰冷冷一笑,嫫着谢天华的脸道:“老幺,这是命,不可违,把我儿子看好了。赶紧走!”

    说着,谢芷兰上了第一辆奔驰,谢天华再想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谢天华只得抱着骨灰坛子上了第二辆奔驰,朝山下开去,到了主干道红绿灯,第一辆向左绕三环,第二辆朝右。

    火葬厂的老头习惯三更半夜烧尸体,因为有的人家信这个吉时,所以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把电话打给了小地主,交待一声之后,就回宿舍睡觉去了。

    折腾了一整晚,谢天华的怀里抱着这坛子,越想越难过,他怎么就没把那个藩正男给砍死,正好在去黄泉路上至少还有个人能陪他上路。

    大把大把的眼泪花滚出来的时候,一道强光照了过来,只听见驾驶室的司机“啊”地尖叫一声,双手丢开了方向盘子,砰地一声撞击撞着就来了。

    整辆奔驰被撞得倒翻而起,车顶重重地砸落,骨灰坛子也掉了出来,落在三环的路面上,咣啷一声,灰撒了一地。

    司机当场就死了,谢天华满头是血地卡在后排,嘴巴里还在不断地往外蛡惻血泡泡。

    逆行的卡车上跳下来一个中年男人,醉薰薰地蹲在奔驰旁边,点了根烟,看着后排要死不活的谢天华,一边吐烟圈一边说道:“你们当把我儿子拖到郊外剁手的时候是不是很快乐啊,今天我也让你们爽一把。”

    话一说完,手里的烟头往奔驰的油箱附近一弹,轰大火窜起,火苗四虵,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冲击波一蟼愑把中年男子推得在地上滚了三四圈。

    中年男子爬起来,哈哈哈地狂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往花坛斑上坐了下去。醉驾逆行纵火,够他喝一壶的了,不过倒是判不了死刑。老二在医院里的小超市有着落了,能娶媳妇,坐几年牢出来,说不定还能抱孙子,这小日子过得,啧啧

    大火在燃烧,救火的先头部队洒水车,慢吞吞地摇了过来,还播放着阵阵音乐声。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噗

    大水狂喷将地上那满地的骨灰喷得冲往路边,和着泥沙与水顺势冲进了下水道。也正应了那句话,尘归尘,土归土。

    第0903章 连环杀招

    谢芷兰顺时针绕三环,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出三环,来到城北郊区的一个电梯小区当中。

    这小区当中有套房子是当初有人送给范成友的礼物,市值也就三十万左右,不算什么值钱的东西。

    范成友很久以前就对谢芷兰说过,做他们这一行的,要懂得自保,所以手里该抓的把柄不能少。这些年,卢世海干的那些破事少有他不知道的,加上范成友的职业,他很容易就把这些东西整理成了成套的文件。

    如果只是卢世海自己违法违纪的证据,说不定他还能自保,但是如果不仅仅是他的,还有别人的把柄,比如卢世海的保护伞

    谢芷兰坐在了一台很久没开过机的电脑面前,开了机,用这些年上网刷剧玲濎的经验,在桌面上点开了一个文件夹,在当中选中了那个名叫“郎世宁”的文件夹。将这份资料当中的内容,复制粘贴,发送给了那个玲濎工具当中唯一的一个头相当中。

    没有回复,一直的沉默

    谢芷兰知道对面的人已经收到了,而且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微微一笑,拧开药瓶子,将整瓶的药塞进嘴里,自来水来上一杯,慢慢地往下咽。

    她靠安眠药入睡的习惯是从她男人死的那天开始养成的,在她儿子死的这一天,她就用这种方式来终结自己的生命。

    还记得苍正死的那天,谢芷兰当着苍家人的面,亲口说,“不就是死儿子吗,谁家没死过。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多涨涨记杏,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还是得有数的”

    然而这话,现在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她自己的脸上,让她无言以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