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8节

    砰!

    韩世允掌刀一劈,荡开这一拳的同时,抬脚就是一记低扫,不过却扫空了,施岚的反应极为迅猛,旋身一转,正巧绕到了韩世允的身后,右臂绕颈,左臂夹手,正准备锁死的时候,韩世允的手一下穿过的由施岚固定的环状手臂当中,为自己的颈脖留得一丝喘息的空隙。

    见状,施岚也并没有放弃,双腿一跃,绞在韩世允的腰腹上,双臂同时发力,顿时勒得韩世允满脸青筋爆起。

    韩世允反应并不慢,顺势朝后一倒,重重地砸在施岚的身上。

    有土有草,算是松软,虽说这一蟼愑砸得难受,施岚也没有放松半分,而是死死地缠住韩世允让他无法还手。

    就在这时,方长上来了,先在自己的爷爷坟头磕了几个头之后,然后在他们的身边坐了下来,点了支烟抽起来。

    “方长,你个王八蛋,还不快来帮忙!”

    听到施岚的大叫时,方长摇了摇头道:“我才不帮呢,要么就是我被误伤,我活该,要么就是我把他弄死了,然后防卫过当。”

    “方长,你要死啊这时候哪里还有什么防卫过当啊,这时候有无限防卫权。”

    方长还是摇着头,大叫道:“我不来,坚决不参与,你现在占着优势呢,一会儿要是我把他弄出个好歹来,我不但要负法律责任,还要垫付医药费,说不定还要坐牢呢。”

    方长的话音刚落,韩世允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艰难地从地上背着施岚爬了起来,朝后一仰再次砸了下去。

    唔!

    施岚被砸得闷哼一声,手上自然也松了一些,施岚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绞在一起了闷哼道:“方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这个世界上的正义得靠自己的双手来维护,有的人他就不该活着。”

    方长点点头道:“是这么个意思,你这段时间进步挺大的,不错不错。”

    不错,然后呢?看着方长没有了反应,施岚当场吼道:“方长,你个王八蛋,你是想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死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快帮忙,快点”

    方长笑了笑,没管她是谁,走到那皮箱边上,然后把皮箱打开,将那把刚拆掉的狙给重袀愰装起来,每当他安装一个部件的时候,韩世允的心就紧了一分。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选的狙击阵地这么容易应当被人发现了,为什么随便来个女人出手就是杀招,为什么随便来个年轻男人就会组装枪,这里是农村吗?

    韩世允的嗅潿快山崩了,用尽全身力气,再次起身之时,高高地跃起,一记后仰重重倒地。

    这一下,施岚再也没有挺住,双手松开那一瞬间,韩世允鲤鱼打挺,弹了起来,正准备给施岚来上致命一击的时候,只听见“咔哧”一声。

    这是枪栓拉开紧合的声音,对于介韩世允来说就是催命的钟声一般,令他心中一紧,回身就是一记侧蹬,直接就朝方长的怀里蹬了上去。

    方长似乎算准了这一切,不紧不慢地把手里的那把狙直挺挺地抛了出去。

    韩世允侧蹬出一脚的同时,仰头伸手想去抓枪,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入了刚刚起身的施岚手中,然而他再想借力回身去抢枪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腿已经被方长端在怀里。

    方长嘿嘿一笑,“查尔斯还好吗?”

    听到方长这细不可闻的声音时,韩世允全身一颤,方长手肘一扬,猛地一击肘击,轰在韩世允的膝上,将他的小腿与大腿砸成九十度外翻,还没来得及喊出口时,枪口顶头

    砰!

    近距离一枪爆头,韩世允应声倒地,身体还在抽搐当中。

    “混蛋!”

    施岚顺手就是一巴掌朝方长的脸上抽去,只不过方长把她的手给抓住了。

    “你让我救你,有什么比自救更有效的啊,我要是出了手,到时候真的会有麻烦的!”

    直到这一刻,施岚才知道方长鏡得有多可怕,不过她也知道,方长的话没有半点的毛病,如果是他今天下的杀手,接下来可能就有得受了。

    施岚计凁急伏的哅口慢慢地变得平静下来,生气地从方长的手里把手挣妥出来,哼道:“方长,你是个贱人,从一开始你就利用我,利用我留在乔山镇当你的打手,做你不敢做的事情,你等着,这事要是查清楚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施岚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接通之后,说道:“我是施岚安全编号441606,我在洪隆市乔山镇有点麻烦,请求支援!”

    挂了电话之后,施岚全身一软倒在了坟头上,方长也坐在她的身边。

    施岚没有客气,倒在方长的身上,放松地大喘着气,不管怎么样,方长还是以最安全的方式救了她,挑不出毛病,但是能把她气得够呛。

    也许是太累了,两人就这样慢慢地睡了过去。

    第0901章 票友

    洪隆市区的东海洗浴中心迎来一波有史以来最严的扫黄。

    大批大批的男女被围堵在这栋大楼当中,外面停着六辆大巴车,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其实最初的行动不是扫黄,而是抓人,一部份的打砸份子钻进了这栋楼当中,抓人的进不去,这不是一气之下报了上去。

    龙远山亲自坐阵,一个字,扫!

    小地主进了房间,在这间灯光桃的房间当中,跪在床上,那手速惊人地活动着,旁边一丝不挂的女人满是怨气地嗔道:“哥,你干什么啊。”

    “别烦我!”小地方低喝一声道:“古有黛玉葬花惹人生怜,今有我小地主葬子舍身成仁,啧快把衣裳穿上,不然老子就不纯洁了。”

    “你特么是有病吧,你打飞机你跑这儿来打,你还整这么高尚,你叫我来干啥,你说!”

    小地主根本没工夫听她说什么,大叫道:“出来啊,卧草,出来啊,平常十秒就解决了,关键时候装什么犊子,出来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