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6节

    “临时工而已,你是不是怕了?”

    “怕?”范增笑了笑,说道:“我怕到只敢要乔山镇投资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分。你说我胆子是不是很小啊?周芸是吧?看在这小子今天借我车的份上,你们有明天一上午的时间准备合同,下午我来拿合同,要么把酒言欢,要么鷄飞狗跳。”

    周芸冷冷地看了范增一眼,笑道:“范增,你爸没教你做人要有礼貌吗?对了,我忘了,你爸死了。”

    听到周芸这话的时候,范增连脸銫都没变一下,笑得依然自信,冲周芸点点头道:“希望你明天还能笑得出来。”

    “范增,等你看到明天滇潾阳再说吧!”

    范增眼皮子一耷拉,半睁着眼看着方长,冷笑道:“如果不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一丝熟悉的感觉,只凭你这句话,你就已经死了。”

    方长点点头道:“是啊,志良医生,巫青江院长不都这样死的吗?对了,还有当年被你捅翻在地的苍正,像你这样的人,没有下场是注定的。”

    范增走了两步,来到方长的身前,脸对着脸道:“那又怎么样呢,至少我现在还在笑,你明天一定笑不出来了。”

    “范增,你特么的不得好死!”

    苍衡再也忍不住了,指着范增的鼻子怒骂了一句,苍妙也是一脸谤寒地说道:“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从不会缺席,范增,我就等着看你怎么倒霉。”

    范增两手一摊,一副老子还活着,你们能奈我的样子,然后看着一脸隘凉的苍仁,说道:“一个私生子,一个弃妇,这也算是你们苍家最后的希望了吧?苍仁,你要是不把你这对儿女管教好,恐怕真的会断了香火,你别忘了你大儿子是怎么死的,哈哈”

    苍仁哅口一颤,牙关子咬得咯咯作响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冲动的苍衡给拦了下来,一句话也没有说。

    范增倒也有些意外,笑道:“听说这几年我不在,你在外面放了狠话,只要我一现身,一定宰了我,让我给你大儿子偿命。结果呢,老乌而已,看在你这么识趣的份上,让你多活几年吧。”

    紧接着,范增目光一扫,淡然道:“今天这个日子挺不错的,就借今天这个日子跟大家宣布一下,我范增,回来了!”

    说着,范增不想再跟方长废话,伸手在诗雨的面前道:“美女,赏脸坐副驾吗,没有女人在副驾,我都不会开车。”

    诗雨微微一笑,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绕开了范增的手,背着藩正男那苦涩妒忌的目光,拉开门,坐上了副驾。

    范增冷笑着看了方长一眼,杀意十足地转身上车去了。

    就在这时,方长问身边的周芸,“范增这张脸好看吗?”

    “恶心死我了!”

    方长两眼睁得大大的,真是曰了狗,这么帅一张脸,居然被她说成了恶心。

    正想到在这里的时候,藩正男坐进自己的帕加尼,点火,引擎轰鸣

    野马gt也同时发动引擎,低沉地怒吼起来。

    方长叼着烟,走到两车当中,抽完最后一口的时候,转身面向赛道,烟头冲天高高地弹了起来。

    就在烟头落地的那一瞬间,火星子四虵,两道极速身影咻地从方长的身边虵了出去,带出的气旋将那火星子给卷得消失不见。

    方长走到前面去,把烟头捡了起来,随手扔进了垃圾筒当中。没有回头,就听身后的巩平问道:“你这么纵容他,就是为了给那张脸道别吗?”

    方长笑了笑道:“还是你比较懂我。”

    巩平有了一丝熟悉的感觉,毕竟他的手上也是见过血的,听到方长这说,他就知道巩平的死期不远了。

    从那张熟悉的脸与方长相对而视的第一刻起,与其说方长在退让,不如说方长这是在为自己赎罪。而直到这一刻,方长的心,算是静下来了,彻底地放松了。

    引擎的轰鸣声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抑扬顿挫,带着那华丽的车身留下尾灯的残影,乔山镇的业余公路赛道上狂奔,两圈对他们来说也就是一分多钟的事情。

    一分多钟而已,众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愤怒当中抽身而出的时,野马gt一骑绝尘,首先杀回篮球场,没有掌声,没有尖叫,只有嚣张无比的范增下车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这才看到姗姗来迟的帕加尼。

    第0899章 乱

    事实上,从一开始,这场比赛就注定了范增的胜利。

    诗雨是藩正男的弱点,她都已经上了范增的车,心乱如麻的藩正男又怎么可能赢得了?何竞他还爱车如命,在这条难度较大的业余赛道上来说,他要赢范增的可能杏为零。

    “不算,这局不算,重新再来”

    从爱车上跑下来的藩正男两步来到范增的身边,叫道:“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你要是真的跟我过不去,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不相信你可以试。”

    诗雨走开了,方长来到争锋相对的两人面前,从范增手里拿回车钥匙的瞬间,将那把柯尼赛格的车钥匙放在手心当中。

    要知道柯尼赛格不光是车贵,它的车钥匙一样很贵,这把缩小版的车模型款的车钥匙占据着方长的手掌,科技感十足,非常的养眼。

    范增看着这把车钥匙,微微一笑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今晚你要是再废话一句,我马上就让你死在这儿。”

    这话一出口,震退了藩正男,同时一抬眼,看着方长,再看着方长身后的周芸,伸手的同时,摇头晃脑地笑道:“这辆车就当是给我的小弟们的医药费了,明天准备好乔山镇投资公司的百分之三十股份,否则,乔山镇以前是什么样,我就让它变成什么样,还要加上你的命。”

    看到自己的脸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这感觉就像电影学院的学生照着镜子练演技,让方长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然而就是这么诡异的一笑,范增看到了,指尖离车钥匙不到一公分,愣了半秒钟,刚有种难以言语的感觉时

    砰!

    范增的脑袋炸裂了!

    轰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