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4节

    方长笑了笑,说道:“看到你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我出现不出现都没什么影响啊,合同签了吗?”

    周芸笑中带泪地点点头道:“吓死我了,六亿啊,要是那个狗东西不再叫价,咱们可就亏死了。”

    方长当着所有人的面毫无顾忌朝周芸伸出了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脸庞,将那滴刚刚溢出眼眶的眼泪给拭去,温柔地说道:“傻丫头,现在哪是你哭的时候啊,好戏才刚刚开场呢,看着鄙!”

    说着顺手就将周芸给拉回到身边来。

    要知道周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靠近过方长,他身上的味道还是那么让她心动。而就是咖啡厅四面八方停满的三十辆南方奔驰重卡车载底盘和台上发动机已经让所有的女人顾不得吃周芸的醋。

    虽说文静她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在看到这壮观的场景时,她们依旧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了。

    方长搂着周芸的腰,来到愣在当场的欧阳帅面前时,欧阳帅的脸銫惨白,嘴角不断地抽动着,脖子就像抹过印度神油一样,有些僵硬,机械地转过头来冲周芸问道:“这些车是怎么回蕚惪越不是从海欧丝订购的那批设备吗,为什么你们会有这批新的,为什么?芸芸,不会的,这不是真的吧?”

    周芸深了一口气,果然不想哭了,心情大好地看着欧阳帅道:“我给了你机会,直到走进包间的时候,我还在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

    车,是南奔的!台上发动机上岛城第一发动机制造厂的!

    方长当初在都城手握杀招,一举扶伯光禄上位的同时,并没有将南方奔驰集团给得罪死。

    因为他知道,卓越的发展早晚会用上这家重汽集团,他们知道方长的厉害,当然不敢在装备上动手脚,所以在大量需要的车组装备的情况下,南方奔驰重汽是一家非常值得合作的厂家。

    “三十辆重卡加上三十台台上发动机,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我本来准备用来收拾藩正男的,可是你比藩正男煞比,所以被他当枪使了!”

    方长淡淡地笑了笑道:“不过也无所谓,我不过是挖了个大坑看谁往里跳,谁跳进来效果都一样。”

    欧阳帅看看方长,再看看周芸,然后再看看文静最终目光回到藩正男的脸上时,失魂落魄地颤声道:“你特么的坑我!”

    藩正男面不改銫地说道:“欧阳,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是我坑你吗,我本意就是让你挽回你的女人,谁知道这是方长做的局?你现在生气是没用的,我觉得你还是想想手里那批货怎么办吧?”

    听到这话时,欧阳帅一扭头伸手就来拉周芸,后者退了好几步,钻进方长的怀里躲开了。

    一把抓空,欧阳帅的指尖在空尴尬地定了定,犹犹豫豫地收了回来,咬着牙道:“周芸,看在咱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份上,这批装备,我可以卖回给你。”

    方长冲周芸点了点头,示意她自己做主。

    周芸面銫一定,冷冷地看着欧阳帅道:“一亿五千万,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马上签合同。”

    “不可能,你们最低出价三亿,我俩从小到大的感情才值一亿五千万?”

    欧阳帅慌了,二亿的现金,四亿五千万的高利贷,第六天开始,每天一千万的利息,想到这里,头皮就发麻。

    听到欧阳帅的话时,周芸淡淡一笑道:“你抬我价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们俩的感情归零,所以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俩的感情一分不值,一亿五价你卖就卖,不卖就走,反正这批装备我也有了,你觉得我还缺吗?”

    欧阳帅知道自己完蛋了,那失神的样子看起颓了大半,空然面銫一变,指着周芸的脸骂道:“贱货,你从一开始就伙同方长坑我,你跟段文芳那个老贱人也在演,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的计划,贱人,你这个贱人!”

    啪!

    方长反手就是一耳光,抽在欧阳帅的脸上,笑道:“欧阳帅,冷静点,现在还没到你疯的时候,如果你再骂半个字,我把你打残了,耽搁了你找买家的时间,到时候高利贷压身,你们全家的日子可能都不好受了啊!”

    听到这话的时候,欧阳帅顿时清醒过来,双腿一软,转头就跑,一步踩空,摔个狗啃屎,满身鲜血也顾不上,连滚带爬地朝外跑去。

    “可以啊,方长,知道主动出击,我果然还是小看你了!”

    方长摆摆手道:“不不不,我这么用心了,都没坑到你,还是你厉害。”

    这算什么,商业互吹吗?

    第0897章 坑两个

    能够商业互吹,说明矛盾还没有激发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然而当诗雨欢欣雀跃地来到方长的身边一蟼愑挽着方长的手臂时,藩正男的笑容一蟼愑变得有些苦涩。

    藩正男觉得再不济,诗雨看到他也该跟他打个招呼,然而这只不过是他的想象。

    从前藩正男就入不了诗雨的眼,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诗雨”

    就在藩正男给诗雨打招呼的时候,诗雨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小鸟依人地揽着方长的臂弯,撒娇般地说道:“改得比原来更霸道了,我喜欢啊,谢谢你,方长!”

    藩正男被无视了,窝火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手有些发抖。保持着那依旧绅士的笑容,柔声道:“诗雨,晚上一起吃饭吧,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

    诗雨脸上一寒,哼道:“你连的你的爱车都输掉了,还吃什么饭啊。”

    “爱车?对了!”方长指了指那辆崭新的柯尼赛格笑道:“我觉得砸了太浪费了,于是又花了将近一千万把它修复了。嘿,你想要回去吗,五千万我卖给你”

    听到这价格的时候,所有人禁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辆车在市面上的价格是两千八百万,全国只有两辆,而当藩正男将这辆车弄到手的第二个月,市场价就已经飚到了三千五百万。贵是挺贵,可就算是修了一千万,也不至于卖到五千万去,这实在是太夸张了。这也就难怪能把在场所有的人惊得两眼发直,呼吸都不畅了。

    要说最郁闷的还是要数藩正男,那天夜里本是要在诗雨的面前鳋一把,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然而这样就算了,这辆爱车居然被人当着他的面给砸了,砸车的人正在那边抽人巴掌,啪啪啪

    这帮狗东西天生就这么会打脸?

    藩正男已经无法淡定,呼吸颤抖,正想开口将这辆爱车买回来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等等,这辆车,我看上了,不知道藩少能否割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