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24节

    “简主任,找一家修车店,把车胎补了,再让他们给换回来就可以了。”方长把衣服塞进了背包,说道:“简主任早点回去吧,开车慢点,我先走了。”

    看到方长又去沟里捡石头,简芳感觉自己都快被气死了,咬着牙暗骂道,这破沟里,哪儿来这么多石头?难道我一个如花般的美少妇还比不过几块破石头。

    想到这里,简芳就是一阵头晕目眩。

    简芳她成熟,她也美丽,她更有一般青涩女孩没有的情趣,要是能跟方长在床上滚一遭,只怕方长很难自拔!

    这是简芳的自信,只怪方长太不解风情。

    这几个月以来,她已经好多次开车慢慢地跟在方长的身后,一路开到乔山镇,也把乔山镇的一切都嫫得很清楚。只怪这小子太后知后觉,都这么长时间,他难道看不出自己都是刻意地与他碰面,各种暗示?

    没办法,周末的夜晚总是太长,床总是太大,而自己总是太想要。想到这儿,简芳不甘地看了看方长的背影,喃喃道:“我还就相信搞不定你!”

    方长当然知道简芳一直相睡他,不过近来的事情有点多,暂时没心思。

    隔三岔五一个长跑训练,让方长的身体状态保持得非常的好,临近乔山镇的时候,方长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边跑边接起来道:“pg,你回来了吗?”

    “嘿,回来了,刚到洪隆,什么时间有空啊?”

    方长笑道:“明天吧,来乔山镇找我。”

    “好的,明天见,这次我帮了你的大忙,你得好好的感谢我,请我吃饭!”

    方长边喘边跑,说道:“没没问题”

    “你特么这才几点,你就这么急?卧草,太恶心了!”

    第0887章 高手拆招

    恶心?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方长知道巩平这货肯定是又想多了。

    当初他跟萨拉玛在房间里搞得昏天暗地的时候可从来没有顾及过方长的感受,虽然只是那一两个夜晚,对方长这种听力极强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种折磨。

    挂了电话,方长跑到了乔山镇,一个电话打给诗雨,接通后问道:“美女,在哪儿呢?”

    “你这坏蛋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吗?”诗雨已经等了好久的电话,接到方长的电话时,那种兴奋根本没法控制。

    方长笑了笑,淡淡地说道:“你的车修好了,明天过来取车吧。”

    “好啊!明天乔山镇见!”

    方长把电话一挂,顺手给谭斯贵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当谭斯贵看到方长发来的短信的内容时,第一时间给范增打了个电话过去。

    “阿贵,怎么样,是不是有好消息啊?”

    谭斯贵点点头道:“老板,车已经弄好了,不过可能有点麻烦。”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是麻烦的,阿贵啊,明天陪我去乔山镇转转吧,这辆车是我的,谁挡路,我弄死谁!”

    谭斯贵点了点头道:“好的,老板,明天我罍饔你。”

    挂了电话后,范增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心情格外好。

    就在这时,家门大开,谢天华叼着烟吹着口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心情很是不错。

    这爷儿俩相对一看,顿时大笑了起来。

    “看罍黢天的标很顺利啊!”

    听到范增的话,谢天华哈哈一笑道:“十家公司九家都是我们请的人,有人围标,又有人给我们家透底,等于是明标了,这项目拿下来,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那舅舅现在应该跟卢世海在外面庆祝才对啊,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谢天华哼了一声,道:“跟他在一起有什么好庆祝的,他现在为我们家做的这一切,只不过是欠我们的。你当我真会拿他当朋友,这老不要脸的东西,不过是在安抚我们家而已,指不定尼濎就要对我们家动刀子啦。”

    范增满意地笑了笑,他这个舅舅会澠了这么多年,现在总算是带着脑子在活了。

    “给我看看这个项目吧!”

    谢天华顺手把今天拿到的这个项目交到了范增的手里,趁他一边看,一边解释道:“卢世海这次没有骗我们,城东的发展状况如今全看乔山镇。原本乔山镇没有这么重要,后来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叫卓越的公司,这个你已经知道了。如今卓越、方文动力科技、玩创意三家公司合股成立的投资公司再次出手把乔山镇、七板桥、莲花庄三个镇五百余户的集中安置规划的项目拿到手,然而围绕乔山工业特銫镇打造农家特銫旅游村落,你看看这项目,预计投资六千万,还外加了一条乡镇公路,咱们把这个工程拿到手,保守估计能有个两三千万进账,大外甥,这次咱们家又要狠赚一笔了啊。”

    “哼!”范增冷笑一声道:“要不说卢世海这人贪归贪,这么多年一直都没人拿他有办法呢?”

    谢天华听得一愣,挠头问道:“小增,你这话啥意思啊?”

    “意思就是卢世海,又拿咱们当枪使啦!”范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乔山镇的镇长叫龙墨,龙远山的亲侄女,我爸当年亲眼目睹龙远山的弟弟与弟媳被人砍死,卢世海功不可没啊,龙远山现在回来了,你觉得他会放过卢世海?当年带头闹事滇濤说死得很惨,当场就被捅了,接着又是我爸,要说这是巧合,我不信,可是我又的确没打听出龙远山在这当中起了多大的作用。我爸都死了,我们没什么好怕的,怕的是卢世海,如果他不先下手为强,说不定下一个巧合就该是他倒霉了。”

    “那为什么我们就被当成枪了呢?”

    范增淡淡地说道:“很简单啊,我们拿工程,肯定是以赚钱为目的,既然要赚钱,工程质量上一定会有纰漏的,到时候一旦开始追责,第一责任人,龙墨,没跑了,再一查,她大伯是龙远山,嘿,那不就一窝端了吗?我们挣钱,卢世海铲除对头,这一来一回啊,满满都是套路。”

    “这特么的卢世海又拿我们当枪使,我这就找他去!”

    看到谢天华那怒愤的样子,范增叫道:“舅,别去了,这活,我还真就得我们来做,你知道龙远山原来在北方是干吗的?”

    “他是干吗的,我怎么知道啊?种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