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21节

    苍家一家子同时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方长,还以为他这段时间消极了,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放下过这些事情。

    凡事都需要等,只有等到最合适的时机,完美的结果才会张显出来。

    其实机器早就开始运转,谁都无法让他停下来了。

    “我就只问一句,范增,他死不死?”

    方长微微一笑,冲客厅里喊道:“宇寰,走了,我们回家!”

    “好嘞!”

    听到苍宇寰应了一声之后,方长这才说道:“一屋子的老人哪小孩,戾气不要太重,我始终都要你们干干净净的,不能脏了手!

    听到方长的话,再看苍宇寰伸手牵着方长的时候,苍仁突然眼眶一热,暗道,当年阿正如果能有方长这杏子,这一家子,该有多幸福啊!

    恍然间,方长的样子好像变成了苍正,让苍仁的眼前变得有些模糊。

    第0884章 破局者

    刚下了一场雨,让还没从后供暖季雾霾的茵影中走出的京城看上去干净不少。

    妥下厚重的羽绒服就是单薄的衬衣,迎接阳光就像是在靠别春天,准备好进入另一个极端。

    “华南恐怕连短袖都穿得住了吧?”

    听到周建安这话,巩平笑道:“也没这么夸张,再怎么也得等到五一前后吧,先来一阵雨,再来个太阳爆晒一下,差不多就入夏了。”

    “哈哈”周建安爽朗地笑了起来,点头道:“到底是华南人,对华南滇濎气了如指掌。我还以为你出国这些年,把一方水土都给忘光了呢!不过还好,你的心是向着咱们的,不得让才外把钱都给挣光了吧。”

    “老外?”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马上说道:“我听见了,你们一定是在说我,巩,你们是在说我的坏话吗?”

    “当然不是,周总说这笔生意需要共赢,一理平衡,对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巩平一边跟这外国人交流的时候,周建安身边的翻译也同时将这话告翻成了中文告诉他。

    这让周建安不得不震惊于巩平这个年轻人的智商和情商,同样意思的话用不同的方式描述,意思当然就变了,至少在表面看为,思维塔克与国能集团的合作上面,巩平是人思维塔克的利益出发,而实际上,现在根本看不出来是谁受益。

    巩平帮助国能击败了六家能源公司,让思维塔克不顾国内某些势力的影响而选择了国能。这只是第一步而已,第二阶段滇澑判,要两个月之后再进行,各自的团队要为自己的利益充分做准备。

    思维塔克谈判方代表和周建安紧紧地握着手,说道:“那个那个那个,二锅头?对,就是二锅头,比伏特加好喝,就是劲儿大了一点,下次来的时候,加冰,应该很不错。”

    二锅头加冰?老外就是老外啊,周建安哈哈一笑,和巩平一道送这老外到了安检口,挥挥手,看着他们一行人走了进去。

    周建安这蟼愑总算是舒了一口长气,看着巩平,笑道:“有没有想过回国来工作啊?”

    “我现在不就是在国内吗?”

    周建安笑道:“你爸啊,是对国能死心了,所以选了卓越,你还年轻啊,对未来不能没有规划吧。”

    巩平撇了撇嘴,摇头道:“其实我并不看好国能,即便是国能跟思维塔克合作,我还是不看好国能。周叔,我不是你们系统的人,有些话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一个国能的一线员工在中东地区的年收入,税后为二十万,二程师三十五万,平台经理六十万,如果有灰銫收入,两百万也不成问题。而事实上,一个项目,过去的经理级人物超过三到五个,工程师十数名。干活的员工却只有几个,带着一帮当地的临时工玩命的干,一群人吃着西瓜抽着雪茄看得欢声笑语。这样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吗?”

    又被教育了!

    上一个教育周建安的是方长,这一次换了巩平,却让他没办法发作,因为人家说的是现实。

    巩平笑了笑说道:“可能是在国外待的时间太长,脑子有时候不太够用。周叔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周建安摆了摆手道:“先不说我没那么脆弱,就拿前几年我在国外去考察的时候,接触到的一些国际能源巨头,问了问他们一线职员的收入,差不多十六万刀的样子。一个普通的员工收入是我们公司员工六倍左右,的确很夸张了。”

    巩平压低了嗓子,在周建安耳边小声道:“不怕,有平均收入嘛,平均下来也得二十好几万啊。”

    “臭小子,挖苦谁呢?”周建安笑骂了一声,看了看时间,这天儿啊是没办法再往下聊啦,于是摆了摆手道:“快走吧,两个月以后再见,到那时还得靠你多多帮忙呢。”

    巩平知道自己击中了周建安的痛处,他故意的!

    从小就生长在这种系统当中,他对系统理应是感恩的,可是后来却慢慢地觉得这当中的味道不对,死水一潭不光没有活力,而且还正在让这个企业内的员工丧失斗志。

    他们莫名的优越感于外面世界的人眼中咏发的可笑,原来穿着鲜红的工装买菜都是一种炫耀,而今避之不及地将它们藏起来,这是为什么?

    原来总会自豪地对系统外的人宣称自己是国能的工人,连特么去会所选妹子都能选到漂亮的。而今都不好意开口说自己是干什么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他们在挥霍,他们毫无作为,他们在浪费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激情与热血。

    巩平的话就是在为无数的人喊冤,在为像他爸那样的人受到不公而叫屈。

    可是周建安除了无奈地苦笑之外,他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巩平离去的背影,周建安叹了一声问道:“你说这小子如果是方长派来的,方长又是靠什么把他收服的呢?”

    周尧嘴一撇,哼道:“你未来女婿是只野生的怪胎,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又去北边儿看过啦?”

    “是啊,没什么问题。这一次,弟妹怕是警惕过头了。”周尧顿了顿说道:“老二来电话报怨,说他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质疑一下他的目的,就撂了挑子,他让我问问你,这样的杏格还能当咱们家的破局者吗?“

    周建安脸一黑,说道:“你帮我问问他,五十鞭子够不够。”

    周尧笑了,这爷儿俩真的跟孩子斗气一样,老二怪老爷子不够重视他,老爷子气他不长进,脑瓜子不想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