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20节

    “哟,不错啊,今晚得让你爷爷好好夸夸你了!”方长冲唐淼一笑道:“谢谢唐老师,那我们就先走了。”

    “等等”唐淼叫了一声,目光顿时一转,看到苗娜时,马上干笑了两声道:“上次不是说要约我们校长吗,她说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出来坐坐。”

    方长点点头道:“好的,我把手里的事情忙过了,到时候还得麻烦唐老师帮着辈排一下。”

    “不麻烦,对了,我表妹让我跟你说声谢谢,她在工业镇中学的工作非常顺利。”

    方长笑道:“这有什么好谢的呢,她是通过自己的实力进入工业镇中学教书的,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说着,方长就和苗娜一同上了车。

    居功不傲,为人虚和,实力强悍!哎,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不是我的呢?

    想到这里,唐淼心中有点小失落,不过一想到将来跟他可能有更多的接触时,唐淼的嘴角微微一翘,很是期待。

    第0883章 一方土地一方风气

    周五晚去苍家吃晚饭,几乎成了苗娜的固定的模式,因为她亲爹不待见她啊。这样也好,省得听他事非不分的唠叨。

    苗娜决定当一个孝顺的女儿,绝不要当一个愚孝的人。

    “唐老师好像喜欢你!”

    憋了一路,苗娜终于说出口了。在苍宇寰飞快冲进家门的时候,苗娜直勾勾地看着方长将这判断说了出来。

    方长淡淡地问道:“你吃醋了吗?”

    苗娜摇摇头,甜蜜地笑道:“方长,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你用宇寰的用心我都看着的,你对我杏格的帮助我也是明白的,所以我得让你过得舒服,你要是对唐老师有意思,跟她约着吃吃饭什么的,也可以啊!”

    方长一把苗娜搂了过来,问道:“真心话吗?”

    苗娜点点头道:“方长,我有孩子了,孩子姓苍!不管将来是哪个幸运的女人跟你走下去,我都会祝福你们,我只享受现在,抓紧时间享受现在。”

    方长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蟼愑,小声地说道:“那一会儿,我们早点回去,抓紧时间”

    苗娜脸一红,轻轻咬着嘴滣地点了点头,温顺得让方长抓狂。

    “你们俩打算腻到什么时候啊?”苍妙叉着腰站在大门口冲方长他们喊道:“一大家子都等着你回来做饭呢,你这是想把我们都饿死是吧?”

    听到这话后,方长一脸无奈地笑了笑,赶紧进屋做饭去了。

    方长如今和苍家这一家子就像是亲人似的,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饭后,众人得知苗娜在孚能厂的表现时,无不惊叹,苍妙更是对苍妙竖起了大姆指,叫道:“大嫂,这次你真是干得漂亮,你那个后妈再不敲打一下,以后还指不定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听到苍妙的话时,苗娜总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地说道:“曾碧华太安静了,安静得让我都不敢相信,我免了许文的职,把经济大权重新拿回来,成立新的班组,更是改变了劳动所得分配制度,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没有问过一句。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忍住。”

    换作是原来,只怕曾碧华早就躺在她的车轮子面前了,不过这两天下来,曾碧华安静得可怕,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方长心想,她闷声发大财,憋着大招随时暴发,这个时候选择不声不响是理所应当的。

    不过方长并没有将原因说出来,而是说道:“你只要负责厂里的生产就行了,至于曾碧华,不管她在想什么,她在做什么,都希望她善良,不然的话,她的下场可能比张莲芝还要惨。”

    方长的手段,苗娜是见识过的,他处处给人留着改过自新的机会,但是只要是一念之差,转身就是万丈悬崖,一点翻身的机会也没有。

    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苗娜基本可以断定,他这是已经准备好了要收拾曾碧华了。

    如果是放在以前的话,苗娜肯定会劝一劝,现在还是别劝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将产能最大化,全力赶工,羽天那边的压力现在很大,孚能厂只要抗住这一波,过了八月,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挡住孚能厂的发展。”

    听到方长的话时,苗娜也是一阵热血沸腾。

    这一边,苍仁叹了一口气,看着方长道:“听说你把卓越的工作辞了,最近乔山镇似乎不太平啊。”

    “叔,你是想问范增吧?”

    苍仁点点头,顺手把烟盒子打开,散了支烟给方长,说道:“谢家的动作最近很大,又开始重騲旧业了。范增露了面,虽然换了一张脸,但是我还是一眼就把他认出来了,那张脸实在是太丑恶了!”

    噗

    方长翻了个白眼,暗想,那明明是一张完美无暇的脸,怎么就丑恶了呢?

    “苍叔,范增这次回来就没打算消停,他这是拿着他爸的死当筹码跟卢世海谈条件呢。换张脸,只不过是让大家脸面上过得而已。”

    “过得去?”苍仁重重地哼了一声道:“对不起,这道坎,我过不去!”

    一说到苍正的死,苗娜的脸一沉,柔声道:“我去看看孩子,你们先聊着!”

    苗娜把苍衡给换了过来时,苍仁这才问道:“方长,范增这一趟回来,我原本就没打算放过他,可是没想到人家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在洪隆横行着,跟当年没有半点区别。”

    方长笑道:“区别大了,苍叔,我得跟你捋捋,有时候一个人的行事风格就向征着一片土地独特的行事风格。范增杀了人跑了路换张脸回来可以继续狂,这说明什么呢?黑,洪隆是真的黑,这么些年赶走了多少家有生机的企业啊?但是只靠老百姓,这种风气是改变不了的,得有人重视。在洪隆这个层面上重视是不够的,得让省里重视起来,甚至可以从国家的层面上重视起来。”

    “怎么可能,如果重视起来的话,当年他范增还跑得了?”苍仁越想越气。

    方长微微一笑,说道:“今时不同往日,龙市长的心没有一刻不是放在整治洪隆的风气上的。只不过大家都在等而已,等一个炸点,只有足够大的威力才能让所有的目光聚焦洪隆,到那时,有很多人要跟着倒霉。而范增,他可能是导火索,也有可能是半卖半送的赠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