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04节

    许文一转身,从旁边的桌子的纸盒子里顺手扯出一张纸巾,边往方长面前走,边抹着嘴,然后把纸巾直接扔在方长的脚边,直勾勾地看着方长道:“还记得吗,我说了,一个月的试用期,是你过不去的槛,自己收拾你的东西,滚。”

    方长看了繙髋边的纸,弯腰把纸捡了起来,扔进了桌子下面的垃圾筒里,嘿嘿一笑道:“我不走,我又没犯错,为什么要走。”

    看到方长这死皮赖脸的傻样,许文就觉得好笑,哼道:“这个厂的人事归我管,我想用谁就用谁,你一个临时工都不算的东西,还想跟我耍无赖,我告诉你,你赖在这里没关系,一分钱都没有,车间你也进不去,如果影响到厂里的正常运转,直接让人把你抓起来。你爱走不走。”

    看到许文那得意的笑容时,方长很是平静,就像没有听懂他的话一样。

    “许科长,你这么做没道理的,你的权力来自于经理,用什么人怎么样也不是你说了算,而是要送交经理签字的,如果经理问起来,为什么方长没有通过试用,你该怎么说?”

    许文没想到连他手底下的杜美美都站出来反对他,咬了咬牙,点点头,“好,好,好,杜美美,你翅膀硬了,现在居然连我的话都敢质疑了,既然你这么护着他,那我现在就正式通知你,你的岗位从劳资科转到一线车间,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名生产线上的普通员工。一会儿就”

    “一会儿就什么?”

    简芳沉着脸,叫道:“许文,你的岚位职责是什么能背出来吗?背不出来,我教你,但凡管理级用人包括办公室人员的任用,都得通过经理的把关,包括免职在内。杜美美是办公室人员,又是主任级科员,你说任就任,你说免就免吗?看来你不是仅仅是想当科长啊,而是想当经理。”

    这话一出,食堂里顿时哗然一片。

    “原来许科长想当厂长啊!”

    “平时当老大习惯了,没想到今天被怼了,这老脸往哪儿放薄!”

    “就看不惯这种人,平时经常占女工便宜,今天算是倒霉了。”

    一听到众人的话,许文震得满脸通红,手指一扫,大叫道:“闹什么闹,闹什么闹,都不想干了是不是啊?”

    简芳冷笑一声,说道:“许文,干什么,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开了啊?”

    有了简芳这话,和方长一同进来的员工全都站了起来,来到方长的身边。

    “许科长,你要开,就把我们都开了。”

    “就是,方长又没犯错,你凭什么开他!”

    “这特么的简直就没道理可讲了嘛,你要是不把理由讲清楚,我们就一起去就苗经理那里,请她给我们大伙儿评评理。”

    许文一看这场面有点失控,脑门心上都开始冒冷汗了。

    另一边,李天顺正在接电话,“许文跟员工闹起来了好的这个小子人傻,留着有用,晚些时候,我就让他把东西带出来好好,放心,我把他保下来,晚些时候还要麻烦你亲自跟他解释一下,不然的话,他还以为我是跟他对着干的呢好好,我先挂了。”

    电话一挂,李天顺赶紧来到人群当中,皱着眉头一脸德高望重地看着以方长为首的一群人,然后再扭头看着许文道:“许科长,这事我可就得说你两句了,人家方长又没犯什么错,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势凐话就把人开了,你这样怎么能服众呢?”

    李天顺跟许文是一伙的,至少许文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听到这话的时候,许文有种被小伙伴抛弃的感觉,暴跳如雷道:“李天顺,尼玛个比的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李天顺盎骂得也是老脸一红,当时就来了脾气一把揽住方长的肩,叫道:“方长是我徒弟,你开一个试试,我告诉你,影响了生产进度,谁都保不了你。”

    许文眼角狂抽,老脸通红,这尼玛下不来台了啊!

    第0867章 救驾

    这特么跟预先准备滇澴路不太一样啊!

    许文昨晚上喝酒的时候还在在和曾碧华说这件事情,把方长给开了,杀鷄警猴,让剩下十九个新进员工被他的威杏所震慑,这样一来的话,以后管理起来会方便很多。最重要的是,员工只听他的,而不是听经理的。

    在某个方面来说,这种存在感与权力在手的感觉会让他非常的满足。

    可是

    许文被怼了,而且是局势一边倒地帮着方长来怼他,此时食堂当中已经围满了人,车间主任来了,办公室的主任也来了,平常这些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马芘拍得飞起,关键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个站出来替他说话,而且大有看他笑话的意思。

    这种被人架在火上烤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许文双眼死死地瞪着方长,这货一脸憨傻的样子,看着就让他难受,恨不得两巴掌抽死他。

    就在许文咬雅切齿的时候,食堂大门口,朱集带着杨洋走了进来。

    “都在闹什么啊,食堂不是给人吃饭的地方吗?”

    朱集嗓门稍大地吼了一句,扭头一看馊水桶当上那白花花的馒头,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看着许文,笑道:“许科长,又在训人啊,要不要到厂长那儿去训啊,你把食堂都弄成了战场,这让我们保卫科很难办啊,这要是发生点什么安全事故的话,是你去给苗总解释,还是我去给苗总解释啊?”

    朱集不好惹,这是孚能厂所有人公认的,因为他取代了原来的保卫科科长,成为这个厂里跟苗娜最亲近的人,因为他只听苗娜的,走到哪儿都点头哈腰,看得出来他对苗娜十分恭敬。有人背地里说朱集是苗娜养的狗,这个评价不对,应该说朱集是狼,有他在,没人敢跟苗娜正面冲突,原来的保卫科科长就是因为对苗娜出言不逊,当场就被朱集打得满地找牙,最后包得跟具木乃伊似的还到苗娜的办公室给她道歉。

    从那之后,基本没人敢再冒犯苗娜,而且奇怪的是,孚能厂里允许反对的声音,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见,甚至可以不听苗娜的,也可以骂朱集,很死里骂都可以,唯一不可以的就是不能冒犯苗娜。

    这也让朱集这个保卫科的科长孚能厂里狠狠地圈了一波粉。

    此刻,许文看到朱集的时候,抹了一把额头上冷汗,咽了一口道:“朱集,这里有你什么事啊,我劳资科不能决定用不用一个普通员工?”

    “以前可以,现在不可以,以后可能也不可以,因为孚能厂将来的生产任务越来越重,任何一个有价值的员工,任何一个不愿意离开孚能厂的员工,在没有苗经理的批准下,都不可以离职,上次开会的时候,苗总应该特地提过这个事情,许科长贵人事忙,应该把这件事给忘了,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提醒一下你。”

    许文老脸一红,瞪大了双眼盯着朱集道:“上次开会的时候,你可不在”

    这话一出,所有人才知道这位从来不曾参与管理的保卫科科长已经从朱集这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这也让所有人都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劳动工资人事科的权力已经全面被限制,你许文可以开,我经理可以不批准。

    想明白这当中的关键之后,许文的脸都憋成了猪肝的颜銫,伸着手指指着朱集,大叫道:“你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苗经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