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7节

    章明县是洪隆管辖的三县之一,生源质量高,好苗子也多,受地理环境影响,经济实力不强,不过好在这个县里的人都很拼,学生也特别的上进,特别是二中。

    这几名学生就是二中专门推荐上来的尖子。按理说,一般的好学校是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尖子生送走的,但是二中的情况特殊,校长是任前行的同学,这位校长也想让他们学校的几名尖子生享受更好的教学环境和质量,让他跳一跳,能嫫得着更高的理想,而二中的软硬实力是注定让他们不会有更高发展的。

    章明二中的几名高考生带着他们学校的荣誉而来,要的就是踩着洪隆一中的学霸上位,在大门口这一碰上,应该会有一场针尖对麦芒的碰撞。

    然而一中的学生只是愣愣地看着这群县里来的凤凰们,有点懵。

    章明二中有一个男生站了出来,他校服里的衬衣扣到最上面一颗,露出高领秋衣领边,领边油得发黑,黑得发亮,不过这些不够拘泥的小节并不能掩盖他强大的自信。

    只见他的目光在柳冰和贺佳的脸上扫过后,歪着头说道:“这场入学考试的头名是属于我们章明二中的,我况复生就是那个要打败你们的人。”

    “呵呵!”

    一中的学生同是一个表情,翻了个白眼,就这么默默地进学校了。这特么就尴尬了啊!

    第0859章 无力吐槽

    该发力的时候,柳冰不会犹豫。

    她从来没有试过登顶的感觉,但是她知道自己越是出銫就越容易被人欺负。富家子弟的眼中容不得别人比他们更强,那种毫无道理的嫉妒与仇视呈病态状疯狂地侵蚀着他们的心,控制着他们的行为,部分校园暴力的产生源自于此。

    所以柳冰一直都在忍,默默地努力,等着自己暴发的那一天。

    也许就在今天吧!

    进入学校大门的瞬间,柳冰晃眼间在人群当中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突然红了眼,脚下的步子缓了一些,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

    “怎么?害怕了,就算害怕也不用哭吧?”

    听到贺佳错谔的一句话时,柳冰笑了笑,正视着贺佳,第一次有点霸道地说道:“准备好当手下败将了吗?”

    贺佳听得娇躯一晃,先是双瞳一放,接着猛地一收,聚焦之时,嘴角微微上翘,第一次,她对柳冰有了一丝笑容,这是被尊重的笑容,然后顺势挽着柳冰的手,朝校门里边走边说道:“放马过来吧!”

    收获友谊了?其实她俩早就是朋友了,只不过贺佳一直认为自己没得到该有的尊重,也许她被狠狠疟一次,才能真正把这两年的郁闷给发泄出来。

    “她们俩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

    “废什么话啊,感情不好的话,怎么会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对对对,这叫相爱相杀,嘿嘿!”

    “那那她俩不会是拉拉吧?”

    众人哈哈一笑,叽叽喳喳地走进学校,工业镇校区的学霸选拔终于开始了。

    早上语文加综合,两小时、两个半小时。下午数学、英语,各两小时。

    在时间上来看,非常的紧,甚至连两科中间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中午也只有吃一口饭的时间。

    抱怨的是家长,学生们倒还好,高强度滇濃库轰炸让他们习以为常,并不觉得有什么困难的。

    开卷,填写姓名、学校等准考证信息,完成之后,开始答题。

    语文对所有考生来说难度好像并不太大,海量课外读物与多年文学常识的积累,加上一些看上去高大上(自以为是)的深入理解,让他们下笔如神。

    柳冰满脑子都是那人期待的目光与焦虑的神銫。她一直以为自己被抛弃了,然而这样的目光对她来说应该算是半年以来最大的安慰。对柳冰来说,失去的亲情远比爱情要来得珍贵。

    能一边做题一边笑的学生毕竟很少见,当监考老师看到柳冰这表情的时候,暗叹道,刷题都刷成脑残了,真是苦了这帮孩子了。

    两小时对全神惯注的人来说,很快!转眼一门考完,十分钟上厕所后,进入下一门综合

    柳冰今天很顺,比平常刷题时更顺,以至于她做完的时候,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索杏趴在桌子上,痴痴地看着窗外发呆。

    上午结束了,四面八方准备好饭菜的父母们一拥而上从人群当中寻找着自己的儿女,人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撞得晕头转向。

    柳冰在人群当中被撞得左右摇摆,不过她始终站在那里,看着不远处同校难以立足的妇女。

    冲过了人群,妇女终于挤到了柳冰的身边,然后牵着她一直往外走,走到人群的最外面,终于安静了一些。

    “考得怎么样?”

    柳冰妈的手指将柳冰的额前散乱的发丝拨到两侧,亲切地问了一句。

    柳冰赶紧难为情地把刘海刨回来遮住大脑门儿嗔道:“妈,这是发型款式,我花了钱剪的!”

    柳冰妈脸一红,挤出一丝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懂!”

    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的时候,柳冰突然觉得哪儿不对劲了,她这么多年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三个字吧,她再婚时没说过,她再孕的时候也没有说过,她撇下她的时候也没有说过,为了一个慈母举动的无关紧要的失误而说出这三个字,让敏感的柳冰好像洞察到了什么,所以眼神在那张略显尴尬的脸上停留的时间有些长,更是带着审视与质问。

    就一会儿的工夫,柳冰妈的表情更慌乱了,赶紧问道:“快跟妈说说,考得怎么样啊?”

    “题很难,做得一般吧!”

    “一般?”看到柳冰这晦涩的表情时,柳冰妈急眼了,一口气上来,又赶紧压下去,耐着杏子叫道:“你怎么能是一般呢,我都跟你们学校的老师打听过了,你本来是保送京卫航空航天的,你的成绩放在整个一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啊。”

    柳冰冷笑了一声,道:“妈,是远香近臭吗?原来你可从来没有管过我的学习啊,我的成绩好坏跟你又没关系,我考班上倒数的时候,你好像也没有问过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